創新發展民族地區城市社會治理

2018年05月15日 11:54:06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 吳文明 張志忠

  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是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國家長治久安的重要保障。黨的十八大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出了一系列新要求,社會建設發展、社會和諧穩定、加強社會管理是其中的重要內容;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創新社會治理,必須著眼于維護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最大限度增加和諧因素,增強社會發展活力,提高社會治理水準;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準,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打造共建共治共用的社會治理格局。隨著我國城鎮化步伐加快,加強和創新城市社會治理成為提升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方面。近年來,黨和國家針對我國城市發展現狀,對城市治理工作作出了一系列重要部署,促進城市發展轉型。創新城市社會治理,實現城市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是新時代應對城市發展變化的重大任務,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惠及全體人民的內在要求。面對新時代的新目標和新任務,把握民族地區城市特點和發揮城市對農牧區的輻射和帶動作用,切實有效推進社會治理創新,增強社會治理能力,構建參與城市社會治理的多元機制,成為民族地區城市社會治理創新過程中的一項重大工程。當前,加強民族地區城市社會治理創新,就是要在加強和改善民生中,重點解決好城市社會治理體制機制、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社會保障制度、社會矛盾預警和化解機制、管理服務體制機制等方面的建設和創新問題。

  第一,創新社會治理體制機制。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為自治地方行使自治權提供了根本制度保障,給予自治地方特殊支援,有利於自治地方解決好自身的特殊問題。這充分體現了我國照顧各少數民族的特點和需要、幫助各少數民族地區加快經濟社會發展的精神。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對發揮各族人民當家作主的積極性,發展平等團結互助和諧的社會主義民族關係,促進民族自治地方發展,發揮了巨大作用。民族地區地方政府承擔了經濟、政治、民族發展和社會穩定等多種功能。當前,創新民族地區城市社會治理機制,我們要在構建多元主體之間的合作機制與利益分配協調機制、治理行為的管理與監督機制、社會服務的供給與遞送機制、社會矛盾化解與糾紛協調機制等方面不斷探索新的實踐方式,推動社會治理方式的轉變,形成政府、市場、社會相互補充的城市治理機制,共同發揮作用。

  第二,創新民族地區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加強民族地區城市社會治理的重要任務是為人民群眾創造一個平安穩定的社會環境,切實增強群眾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因此,創新民族地區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要持之以恒,常抓不懈。一是創新社會治安聯動機制。整合群防力量,加強治安防範體系隊伍建設,將社區“小網格”和公安“大網格”有機整合,通過兩級巡控模式,及時有效防控街區違法犯罪行為。二是創新智慧化監控機制。全面採用“平安互助”救助報警系統,通過加強企事業單位、臨街商戶、住宅小區監控平台建設,使社會動態監控能力和大數據智慧化水準顯著提升。三是創新流動人口社會管理與服務機制。將流動人口分類、分層管理,逐步由“街道、社區”管理過渡到以“居住小區”為管理單元的流動人口資訊互聯與資源共用機制,建立“重點監控、跟蹤管理、一般掌握、了解情況”四級治安管理機制。

  第三,創新民族地區城市社會保障制度。創新社會治理最根本的是要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為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一要創新就業服務機制。提高各級政府的責任意識,將就業作為民生之本和最大的惠民工程,認真落實擴大少數民族就業等各項就業政策,通過創業扶持和就業援助,鼓勵高校畢業生到基層組織和中小企業、民營企業就業;依託城市社區和企事業單位等渠道,積極開發公益性就業崗位,妥善解決城鎮就業困難群體和零就業家庭成員的就業問題。二要加大醫療衛生投入,提高人民健康水準。要進一步完善覆蓋城鄉的三級公共衛生服務網路,全面普及公共衛生服務項目,提高城鄉居民的社會醫療保障服務水準和待遇水準。三要擴大社會保險與社會救助覆蓋面和受益面,優化社會保障制度體系,構建起基本民生保障的長效機制和可持續發展機制。

  第四,創新民族地區城市社會矛盾預警和化解機制。城市社會矛盾預警和化解機制的完善有利於預防矛盾糾紛的發生和激化,有利於把矛盾糾紛消除在源頭、解決在萌芽狀態,從而促進社會的和諧穩定。一要創新社會矛盾調解平台。建立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服務平台,發揮糾紛調處、矛盾分流、法律諮詢、治安聯防、社會保障等多項治理功能,能夠對矛盾糾紛做到統一受理、集中梳理、歸口管理、依法處理、限期辦理,有效化解社會矛盾,維護社會穩定。二要建立出台重大決策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機制。積極建立和完善相關風險評估機制的方案和細則,探索組建常態化的由專家學者、居民代表和工程建設方為主要成員的“重大項目風險評估專家組”,對城市擬開工的重大項目和民生工程進行風險評估,將矛盾隱患消除在源頭。各盟市、旗縣市區也要因地制宜制定相應的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工作機制,將社會風險和公共危機發生概率降到最低。

  第五,創新民族地區城市管理服務體制機制。民族地區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按照“五位一體”總體佈局和“四個全面”戰略佈局的要求,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順應城市發展規律,著力提升城市環境品質,積極探索適合民族地區城市特色的發展道路。一是創新城市管理服務體制。城市管理逐步轉向“市、區、街道、社區、居住小區”的一體化管理服務,建立並完善市、區、社區三級公共服務體系,通過政務服務中心、市民服務中心和社區服務中心三級一站式公共服務機構,有效解決群眾辦事難的問題,提高行政審批和公共服務效率;不斷完善市民綜合服務中心的硬體設備,搭建城市網格化管理平台和數字化服務平台;加強城管執法體制機制改革,完善隊伍建設以及監督、考評和獎懲機制,探索輪崗交流和分區段管理,提高城管隊伍的執法能力和業務水準。二是創新社區服務機制。堅持“惠民、利民、便民”的基本工作原則,探索多種形式的社區服務機制,與社區內商家合作組建“社區服務聯盟”,將商家的服務項目和價格資訊製作成便民服務卡,方便社區居民購買物品,得到優質服務。此外,還要積極組建小區業主委員會,打造由社區黨組織、社區居委會、社區服務站、物業服務公司、居民業主委員會組成的基層社會管理與社區治理工作新模式。

  總之,著眼于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的新任務,民族地區城市社會治理要在更高起點和更高層次上,推進平安建設、法治建設、和諧社會建設配套工作,提高城市治理水準,不斷推進民族地區城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進程。

  (作者單位:內蒙古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標簽 - 民族地區,城市社會,零就業,治理機制
網站編輯 - 師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