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有形之手”保障廉價藥供應

  保障廉價藥供應,一方面,有關部門應抓緊建立“國家短缺藥品資訊平臺”,及時匯集藥品供求資訊,包括産量、預産量、流通量和需求量等;另一方面,應將醫保政策與短缺藥物管理體系接軌,醫保管理部門通過價格談判等手段與藥廠溝通,確定一個患者和藥廠均能接受的價格並實施動態調整,鼓勵藥廠維持生産

  紅黴素眼膏、復方甘草片是很多家庭的必備良藥,過去,低廉的價格也給很多人留下美好回憶。然而,這些家庭常用藥最近開始漲價了。據報道,在部分地方,廉價藥的價格甚至翻倍上漲,有的藥品在短短一年內價格上漲20倍,即便如此仍然一藥難求。

  有關廉價藥頻頻告急、價格不斷翻倍的報道已經算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了,每過一段時間,都會被拿來熱炒。事實上,之所以沒有企業願意生産這些藥,關鍵就在於不賺錢。一些常用藥招標價格過低,導致藥品企業利潤微薄,更無法讓利給醫院、醫生、銷售人員等中間流通環節;有些藥品原材料價格逐年上漲,生産成本增加,廉價藥價格卻並非同比例上調,導致“生産越多虧損越多”。況且,將一些老藥通過改變藥物劑型、規格、包裝,搖身一變成為“新藥”,就能規避降價政策、使價格翻倍,一些藥企也就懶得在研發新藥上投入時間和精力了。

  與此同時,現行的藥品招標方式,也産生了廉價藥消失的“副作用”,過分強調價格,卻沒有綜合考慮藥品效果和市場情況。每次招標,都要將藥價壓低一次。很多國産基本藥物最後變成了“白菜價”“地板價”。而以超低價中標的品種,要麼“有價無市”,要麼“中標即死”。

  廉價藥藥荒帶來的影響不可低估,不僅無形中推高了百姓的看病成本,還催生了黑市交易。一些人趁機發病人財,救命的廉價藥反而成了“要命”的高價藥。“一盒僅售7.8元的注射用促皮質素在黑市要價達4000元”,就是例證。針對上述情況,相關部門近年來開出了建立生産供應資訊系統、取消絕大部分藥品政府定價、變“以藥養醫”為“以技養醫”等諸多良方。但讓“良方”取得“良效”,還有很多工作要做,還必須借助政府的“有形之手”加以調節,以此糾正市場失靈,保證合理供應。

  一方面,有關部門應抓緊建立“國家短缺藥品資訊平臺”,及時匯集藥品供求資訊,包括産量、預産量、流通量和需求量等,供企業與公眾查詢,幫患者免除奔波求藥之苦,也讓生産廠商心裏有數;另一方面,應將醫保政策與短缺藥物管理體系接軌,醫保管理部門通過價格談判等手段與藥廠溝通,確定一個患者和藥廠均能接受的價格並實施動態調整,鼓勵藥廠維持生産。同時,國家可以對短缺藥品實行定點生産,或是對其庫存予以一定額度的補貼,讓藥企有一定的利潤空間。

  需要強調的是,面對廉價藥的市場需求,政府也可適當放開定價管制,在激活藥品生産市場競爭的基礎上,採取定價限制,讓藥品生産商不再冷落廉價好藥,讓藥品價格在百姓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內。或者,在不放開定價的情況下,對需求不確定的藥品實行儲備制度,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標 簽:
  • 藥養,需求不確定,藥廠,良方,新藥
( 網站編輯:師榕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