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患都有獲得感

(砥礪奮進的五年·全面深化改革)

  醫改,一道世界性難題。5年來,我國深化醫改在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取得重大進展,從尋徑探路轉向有徑可尋,創造了獨具特色的“中國解法”。

  醫改,一道重大民生課題。5年來,我國深化醫改堅持以增進人民福祉為出發點,普惠型、兜底型民生建設相繼推開,醫患雙方的獲得感逐步增強。

  世界衛生組織認為,中國在實現全民健康覆蓋等方面迅速邁進,改革成就舉世矚目。

  讓老百姓得實惠

  ——基本醫保覆蓋全民,家庭醫生遍佈城鄉,基層看病省錢省心

  2015年底,在福建省龍海市榜山鎮榜山村,周惠玲的父親不幸腦出血,被緊急送往醫院接受開顱手術,醫療費花了35萬多元。根據新農合報銷政策,他首先獲得10萬元報銷封頂線的補償,之後又獲得12萬元的大病保險補償。在向民政部門申請救濟後,再獲得2萬元救濟金。三重保障制度疊加,總共分擔了24萬元醫療費,大大緩解了這個普通家庭的經濟壓力。目前,周惠玲父親已無生命危險,但落下了偏癱的後遺症,需要持續的藥物治療,一年累計花費超過12萬元。按照龍海市的政策,這部分費用被納入特殊病種報銷目錄,一年可獲6000多元的補償。周惠玲説:“新農合製度就是一個家庭的頂梁柱,如果沒有這個制度,不知多少家庭要垮掉。”

  新一輪醫改啟動以來,我國在較短時間內織起了世界上最大的全民基本醫保網,為實現人人病有所醫提供了制度保障。目前,基本醫療保險參保率穩定在95%以上,覆蓋城鄉居民超過13億人。2016年,城鎮居民醫保和新農合實現整合,醫保制度向實現人人公平享有的目標邁進了一大步。

  自2012年起,我國開始試點城鄉居民大病醫療保險制度,大病保險從無到有,2015年實現全覆蓋。重特大疾病醫療救助對象從低保對象、特困人員拓展到低收入救助對象和因病致貧家庭重病患者。截至2016年9月,政府醫療救助支出達189億元,共救助5145萬人次。

  建設分級診療制度,是緩解群眾看病難的治本之策。我國以家庭醫生制度建設為突破口,積極探索“基層首診、雙向轉診、急慢分治、上下聯動”的分級診療制度,增強了群眾的獲得感。2016年,200個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城市開展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家庭醫生簽約率達22%,重點人群簽約率達38.8%。

  75歲的王時香家住上海市閔行區龍柏小區,因患有多種慢性病,常年往返于大醫院掛號配藥。兩年前,上海市開始推行“1+1+1”醫療機構組合簽約,即居民在選擇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家庭醫生的基礎上,再選擇一家區級醫療機構、一家市級醫療機構簽約,60歲以上老人、慢性病居民有優先簽約權。延伸處方是“1+1+1”簽約的重點配套服務之一,凡是由社區醫生轉到上級醫院就醫的簽約居民,在大醫院得到的處方即使不在基層藥物目錄之內,也可由社區醫生直接開方,由物流配送到社區或居民家中。截至目前,上海市共有191家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可開具延伸處方,藥品目錄已達517個品規,涵蓋高血壓、糖尿病、帕金森、骨質疏鬆、腦梗死等老年患者常用藥,使患者逐步從大醫院“回流”到社區。王時香感慨:“在社區看病的最大好處就是省錢省力,有病隨時找家庭醫生,不用每次都去大醫院排隊掛號了!”

  2012年10月,安徽滁州天長市作為全國首批試點縣,率先啟動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確立了“以縣級醫院為龍頭,上聯三甲,下聯鄉村,組建醫共體”的改革思路,探索出一條符合國情的農村分級診療模式。改革以來,群眾看病負擔不斷下降。2016年,新農合實際補償比達70%,高於全國平均水準20個百分點,患者自付醫療費用下降到30%。由於縣級和基層醫療機構服務能力“雙提升”,縣域內就診率達90%以上,初步形成了“小病在基層、大病在縣內、康復回基層”的良性就醫格局。

  54歲的天長市某學校教師紀士貴不幸患上食道癌。起初,他去南京做化療,但一個週期1萬多元的費用以及不足50%的報銷額度,讓他不堪重負。後來,他決定回家治療。在天長中醫院,同樣的化療方案只花4000多元。按照有關教師的優惠政策,他還可以享受80%的醫保報銷比例,家庭經濟負擔大大減輕。

  讓醫務人員受鼓舞

  ——技術勞務價值提升,醫生回歸看病角色,藥品回歸治病功能

  醫務人員是醫改的主力軍。醫務人員的參與度,決定著醫改成敗。5年來,我國著力突破制度壁壘和利益藩籬,積極探索符合醫療衛生行業特點的人事薪酬制度,努力提升醫務人員的勞動技術價值,體現多勞多得、優質優酬的導向,有效調動了醫務人員的積極性。

  公立醫院改革是醫改的一塊“硬骨頭”。5年來,各地圍繞運作機制、醫保支付、薪酬制度等關鍵環節,深化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讓更多人分享改革發展的成果。截至2016年年底,城市公立醫院改革綜合改革試點城市達200個。今年9月30日之前,城市公立醫院將全部取消藥品加成。

  今年4月8日,北京市啟動醫藥分開綜合改革,全市3600多家醫療機構取消藥品加成及掛號費診療費,設立醫事服務費。以三級醫院為例,普通門診醫事服務費為50元,副主任醫師60元,主任醫師80元,知名專家100元,急診70元,住院每床日100元。這一改革大幅提升了醫務人員的勞動技術價值,切斷了醫院、醫生靠開藥賺錢的補償模式,引導醫務人員通過提供更多更好的診療服務獲得合理補償。北京市對435個醫療服務項目價格進行調整,上調了護理、中醫、手術等體現醫務人員技術勞務價值的項目價格。例如,普通床位費從28元調整為50元,二級護理從7元調整為26元,針灸從4元調整為26元,闌尾切除術從234元調整為560元。

  北京友誼醫院理事長辛有清認為,過去一個主任醫師的掛號費診療費僅有14元,醫生的技術價值被嚴重低估。此次改革體現了對醫務人員的尊重,醫生看病的積極性更高了。

  福建三明市堅持醫療、醫保、醫藥“三醫聯動”,統籌推進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實現了“公立醫院回歸公益性質、藥品回歸治病功能、醫生回歸看病角色”的目標。其最大的亮點是改革人事薪酬制度,讓醫務人員拿到體面而有尊嚴的陽光收入。例如,推行“全員目標年薪制、年薪計算工分制”,向能者傾斜、向一線傾斜。院長年薪在20萬—28萬元之間,由財政全額支付,切斷了院長收入與醫院收入的關係。對醫務人員實行目標年薪制,考核與崗位工作量、醫德醫風、社會評議相掛鉤,切斷醫務人員收入與科室收入的關係。全市22所公立醫院的醫務人員每人平均核定工資從2011年的4.22萬元增加到2016年的9.45萬元,醫務人員收入和待遇明顯提高。

  三明市將樂縣總醫院心內科主任醫師謝漢剛説:“三明醫改的一條重要經驗是,利用擠掉藥品虛高價格騰出的空間,同步開展醫療服務價格調整,實現騰籠換鳥,提高醫務性服務價格。改革前我的年薪是12萬元,2013年漲到19萬元,2014年達到24萬元。2015年加上特殊貢獻獎,年薪27萬元。醫改體現了多勞多得、優勞優得的政策導向,醫生靠技術吃飯而不是靠賣藥吃飯。”

  2016年國務院對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相關評估報告顯示:2015年,試點城市在職職工年每人平均工資性收入為11.2萬元,近5年年均增長9.4%;縣級公立醫院在職職工每人平均工資性收入為7.4萬元,比2014年增長13.8%。

  人民群眾是醫改的最終檢驗者,醫務人員是醫改的直接實施者,醫患雙方的實際感受和實際行動是醫改成敗的“金標準”。醫改,正在鋪就一條惠及全體人民的健康之路。

標 簽:
  • 醫務人員,醫改,醫患,公立醫院
( 網站編輯:師榕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