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用時代不能缺少共同治理

  城市空間是有價值的,共用單車能否與城市的其他存在者共用空間,是另一個層面的共用

  赤橙黃綠青藍紫的“彩虹大戰”,已成不少城市的街頭風景,共用單車的“行車道”在不斷拓寬,而治理的“圍欄”也在逐漸明晰。為規範共用單車發展,北京市東城區將劃定近600個規範停放區域,並計劃試點“電子圍欄”,不按規矩停車者可能就無法使用。類似舉措也在不少城市推開。

  不僅共用單車在迅速崛起,共用汽車、共用充電寶、共用雨傘等也如雨後春筍般生長。新事物對服務品質的改善值得稱道,但同時也帶來了如何與其他事物共用城市空間的命題。僅在北京,目前已經投放了約70萬輛共用單車,亂停放問題已經難以回避。我停的單車偏右一些,就佔了你的人行道,偏左一些,就擠了他的機動車道。城市空間是有價值的,共用單車能否與城市的其他存在者共用空間,是另一個層面的共用。

  有人認為治理或許也帶來悖論:正是自由停放,讓共用單車取代了市政公共租車,正是即時定位讓共用單車區別於傳統自行車;如果框死區域,是不是會重返公共自行車1.0時代?一項專項調查顯示,北京市城鄉居民中用過共用單車的已近八成,滿意度達97.4%。獲得感主要來自隨停隨走。但是,對既有交通負荷量大、空間資源緊張的城市來説,交通領域顯著的帕累托式改進已很難實現,1元錢能否支付得起“隨停隨走、隨到隨用”的體驗?又能否補償對其他道路交通權利主體的權利減損?這是一個問題。

  進一步説,治理的圍欄不應僅是物理上的,更需涵蓋資訊安全、法律糾紛以及金融風險。前些天,浙大畢業生1分鐘內連破4款共用單車APP,讓人看到單車錢包的大門虛掩;而隨著部分共用單車的折損,安全問題已經出現,使用者有多大的注意義務、平臺有怎樣的責任還需法律界定;而一些共用單車出現的“押金難退”,更提示了潛在的消費風險:1輛單車押1份錢是租賃,1輛車押了10個人的錢就成了融資,共用單車自身的高杠桿,也提醒監管者必須預見到經營不善帶來的金融風險。

  好在創新的定律始終在安慰這個世界:不用擔心新問題可能出現,因為新問題一定出現,問題就是創新的副産品。與其指責創新,不如坦然而智慧地面對問題。比如有人問,共用單車的區域怎麼劃?其實難也不難。難的是,再密集的劃定也必然比不上隨意停放來得便捷;不難的是,大數據足以給出科學決策所需的數據,今天車輛使用強度最大的點,也是明天應該劃定的區域。有個流傳已久的故事,一位聰明的花園小徑設計師沒有徑直修路,而是先讓大家在草坪上自由行走,他只是根據踩出的路鋪上方磚,這條路就是最科學的設計。

  路不難找到,圍欄卻不容易立起來。立界圍欄,這樣的事不應該也不可能完全等待政府來提供。網約車與共用單車的實踐經驗證明,平臺企業早已成為事實上的公共服務提供者,也需要參與共同治理的過程。同時,這樣的治理過程也離不開每一位使用者的參與。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埃莉諾·奧斯特羅姆通過研究公共池塘的使用發現,在資源集中化與私有化的二元解決方案外,還存在著共用這第三種治理模式,但前提是所有參與者能確立並遵守細緻的決策和規則實施機制。普遍的自律、規範的服務、清晰的底線,在這樣一個共用時代,個人、企業、政府的良性互動,完全可以催生新的共治經驗。

標 簽:
  • 共用空間,治理模式,單車,圍欄,共同治理
( 網站編輯:唐淑楠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