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評價教師,究竟傷害了誰

2018年12月04日 09:00:28
來源: 中國科學報 作者: 郭英劍

  在傳統觀念中,教師以教為主,學生以學為主。這個過程中,教師擁有評價學生的天然權利。然而,自從學生評價教師興起以來,這一評價體制越來越成為學校管理的一個重要手段,它也越來越流行,重要到了可以決定教師去留的地步。與此同時,學生評價教師這一制度本身,也一直充滿了爭議。近年來,《美國高等教育紀事》連續發表數篇文章探討這一制度,其中的一些觀點或許對我們有所啟迪。

  何謂學生評價教師制度

  教師教學水準的高低,決定著一所高校的水準與知名度。任何高校都會重視教師的教學效果,推崇卓越教學。簡言之,所謂學生評價教師體制,就是一種學生評價教師及其教學水準的調查手段。可以平時進行,但一般在課程結束時開始,一學期一次。現在大都採用網上無記名問卷調查的方式舉行。

  這是學校給予學生機會,使他們可以反饋自己對教師及其過程教學、教學水準、授課品質等方面的意見與建議,以此作為學校監督教師及其教學過程的依據。這樣的評價或者調查既可以讓學校發現、確認優秀教師,也可以找到問題之所在,及時加以彌補。學生評價教師的評估結果大都會向任課教師開放。

  需要強調指出的是,無論中外,這樣的評價對於教師來説都十分重要,既要錄入教師的個人檔案,更會對其去留或者晉陞産生重要的作用。

  然而,自從學生評價教師誕生以來,人們爭論的焦點大都集中在這樣一些問題上:學生有無權利、認知、水準去評價教師?學生的評價是否客觀?如果學生的水準不客觀,該如何處理?

  學生能否評價教師

  在高等學校中,對於學生能否評價教師,一般有著較為針鋒相對的兩種意見。

  一方認為,學生不應評價教師。首先,無論從學生的年齡、認知、水準等等方面,學生都不足以去評價一位教師的教學水準。如果要求學生一定要對教師予以評價,那麼學生很可能會去關注教師這個人的諸如“待人態度”“講授方式”等外在的形式,而忽視教師在課堂中所講授的知識內容與教學的精華所在。其次,這樣一種評價方式,對於教學的目的來説,完全屬於背道而馳。讓學生為教師打分和評價,教師還如何進行教學?更遑論嚴格要求學生了。再次,一旦出現對教師的負面評價,無論從打擊教師的積極性來説,還是從教師可能消極怠工的結果來看,都將産生非常負面的影響。最後,單單根據學生的評價就對教師做出無論是表彰還是懲罰,都有失公允。

  另一方則認為,學生評價教師乃情理之中。首先,學生作為教師的受眾,擁有天然的評價教師的權利與義務;其次,有人甚至把學生視為顧客或者消費者,認為大學生作為高等教育的顧客或消費者,當然有權利對出售(傳授)知識的售貨員(教師)説三道四,評頭品足;再次,大學生作為成年人,具備了評價他人的認知水準,也應該相信他們具有客觀公正的道德意識;同時,現在的問卷調查,也會儘量彰顯客觀公正的一面;最後,學生的問卷調查可以成為學校評價機制中的一個重要環節,也是最具有説服力的環節,因為凡是無法獲得學生認可的教師,一定不是好教師。

  由此可見,上述兩種觀點立場各異,看問題的視角不同,雙方很難説服對方。但在雙方的角逐中,被評價的對象——教師被拉上講壇評頭品足,則是不爭的事實。換句話説,最受“損害”的無疑是教師。

  11月27日《美國高等教育紀事》刊登了一篇教師回憶文章,密歇根州立大學的人文學科榮休教授邦基在文章中旗幟鮮明地提出,“學生評價教師,不僅傷害了老師,也傷害了學生”。

  學生評價教師,最終“害”了學生

  邦基從有關學者對學生評教的研究成果談起。研究結果表明,現在的學生評價中,雖然高校都在竭力避免,但卻無法阻擋性別歧視、年齡歧視等非學術因素的大量存在。由於這樣的評估與教師的晉陞、漲薪乃至去留都息息相關,一旦評估本身不客觀公平,分析數據不可靠,就會帶來極其嚴重的後果。

  在邦基看來,更重要的是,現在的研究表明,學生更願意給那些慷慨給分的教師以更好的評價。一位教師要想保住飯碗或者想要漲薪,一般都會給學生打較高的分數。當下美國高校中,成績膨脹已成為一大景觀。因為教師們很難抵擋這樣的誘惑。

  邦基認為,這實際上也就意味著,教師對學生所提出的標準在降低,學生所學的知識自然而然也在減少,而他們為高等教育所支付的費用還在上升之中。邦基説,最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現在的學校都把學生當作顧客或者消費者,因此都全力以赴地要讓學生感到幸福與快樂。如此一來,學生的學習能力下降、知識儲備不足,連帶的一切環環相扣,也就都不能盡如人意。由此他認為,這無疑是“害”了學生。

  有意思的是,邦基回顧了自己初入學術界時的一段黑色遭遇,因為自己嚴格要求學生而被打了很低的分數,他為此感到恥辱。這樣的一段“悲慘”經歷,在他的腦海中盤旋遊移了50餘年!

  接下來,他以個人在歐洲教學的經歷告訴讀者,歐洲的很多大學都沒有學生評價教師的制度。邦基説,歐洲的高等教育制度也有很多問題,但學生抱怨教師則不在其列。他通過自己在維也納大學以及比利時、德國高校任教的經歷説明,學生在課堂上全力以赴地認真聽課,使這位經常會擔心被學生評估的美國教授深受觸動。他後來發現,學生上課越是集中精力,自己也會更加富有熱情地專注于教學。這樣的效果自然也會令人滿意。

  誰可以評價教師

  邦基自然也認為,教師的教學應該有人來評價。那麼,誰有資格、權利與水準,可以評價教師呢?在他看來,應該是高校的行政管理者,而不是由學生承擔起這樣紛繁複雜的評價工作。唯有他們才能真正評價一堂課的優劣。

  但我以為,任何一項單一的考查手段,都難以承擔起決定一個人命運的責任。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現在的教師評價體系大體上是由院繫領導、職稱晉陞委員會組成。他們會充分考慮學生的評價結果,來決定一位申請者是否是“優秀教師”,甚至要最終決定這位申請者的去留。像這樣的方法與措施,雖然不乏科學性與合理性,但也並非沒有問題。比如,當有兩位申請者其他相近時,那麼,學生評價可能就會發生巨大的作用。而落選者很有可能是一位平時嚴格要求的好教師,而上位者則可能是一位願意給學生更高分數的不怎麼好的教師。

  除了上述方法之外,其實還有更多的方式、方法可以加以引用。比如,如何引進貨真價實的“同行評議”就值得我們重視。在美國的頂尖大學,對於升任教授的申請者,相關院係需要蒐集同級別高校的10~15位甚至更多專家的真實反饋意見,才能作出最後的結論。一般來説,這樣的同行評議具有相當的説服力。讓學術界與相同研究領域中的同行發揮真正的作用,是值得我們進一步思考的改革舉措。

  無論是評教,還是確定教師的去留與晉陞與否,任何單一的措施都可能失之偏頗。正如精神分析學家馬斯洛所説,如果你手中只有錘子,那麼你看到的所有問題都只是釘子。世事如此,高校學生評教的舉措,也概莫能外。

  (作者:中國人民大學教授)

標簽 - 學生評教,學生評價,評價學生,教師教學,教師評價
網站編輯 - 孫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