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時代如何保障“離線權”

2018年09月14日 08:45:41
來源: 北京日報 作者: 崔文佳

  技術改變世界,但當信息技術産品全面滲透到工作生活日常的每個細節、每一分鐘,其正面效應不升反降,負面效應屢屢發生。倡導保障“離線權”不單單是給人們的生活留白,更是保障人們能夠及時從網路世界中探出頭來,清除資訊垃圾、保持頭腦清醒。

  “有一種恐懼,叫工作群裏突然有人@你”。近日,一起仲裁案引發輿論關注,身為孕婦的當事人因錯過群裏一則“10分鐘內上報當月業績”的通知而被辭退。該事件雖以當事人維權成功告終,卻著實戳中了很多職場人的痛點。

  今天,隨著智慧手機演化為人們的“外挂器官”,微信等即時通訊工具也與所有人的生活與工作緊緊捆綁在一起。交往中,互換名片的越來越少,互相掃碼的越來越多;工作時,當面佈置的越來越少,線上傳達的越來越多。而這些即時通訊工具在便捷工作的同時,也給人們帶來了新的煩惱。上文那種“不回@就開人”的個案固然極端,但其中反映的“隱形加班”與“離線風險”普遍存在,甚至成為上班族不能承受之重,不乏有人期盼跟微信工作群等網際網路“國民應用”保持距離。

  在網路時代,人們是否擁有“離線權”?之所以亟須探討這個問題,是因為當下的即時通訊工具已經不再是“日活”“時長”“用戶數量”這些維度可以詮釋的了,必須以社會化的視角去審視,尤其是審視其對社會行為與心態的負面影響。比如,微信消弭了距離卻模糊了界限,工作與生活都隨著24小時線上而壓力倍增,審視群裏閃爍不斷的資訊,沒有多少是真正的十萬火急,但這種狀態製造的疲勞與焦慮真真切切。再如,微信促進了交流卻可能拉低了效率,密集溝通與碎片資訊讓專心致志的思考愈發奢侈,疲於應付的必然結果就是好生忙碌卻腦中空空。

  技術改變世界,但當信息技術産品全面滲透到工作生活日常的每個細節、每一分鐘,其正面效應不升反降,負面效應屢屢發生。馬斯克甚至直言,“人工智慧是人類文明最大危險。”此種“反電子烏托邦”的思路或許過於悲觀,但我們有必要對科技負面性抱著更全面深刻的認識。有兩組耐人尋味的數據:去年上半年,國人在社交媒體上花費的時間,足夠建造109座金字塔。而要問這“建造109座金字塔”的時間,大家都做了什麼,又留下了什麼,似乎人人都會一時語塞。一篇熱門日誌這樣寫道:停用朋友圈半年,看過電影43部,看過書14本,這些電影和書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很多痕跡。仔細想來,生活的趣味和生命的品質,不正是某些“痕跡”嗎?越來越多人在沉重的資訊負累和“韁繩”中體悟到:人為機役,人為群役,一定不是社會的福音。

  人類與技術,需要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就拿工作來説,去年1月1日,世界上首個保障員工“離線權”的勞工法已在法國正式生效,規定聘用50名員工以上的公司,不能在員工下班後發郵件,員工有權利“已讀不回”。不少國際大企業也正視到這種時間切割的重要性,大眾汽車規定下班後關閉公司的電郵伺服器,戴姆勒則允許員工刪除在假日收到的郵件,等等。這些規定雖不能照搬,但對中國社會也不無啟示意義。“效率就是生命”,但更應懂得務實高效、張弛有度,才是更為科學的發展節奏。倡導保障“離線權”不單單是給人們的生活留白,更是保障人們能夠及時從網路世界中探出頭來,清除資訊垃圾、保持頭腦清醒。

  微信創始人張小龍曾説,希望用戶用完即走,不在上面耗費過多時間。經過這麼多年的洗禮,這種覺悟應該從行業前瞻變成社會共識。大多數人作為用戶,確實需要一份克制,讓技術和生活、情感、思考保持安全邊界。

標簽 - 離線權,電子烏托邦,網路時代,微信,網路世界
網站編輯 - 孫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