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頭國際大科學計劃:正當其時的挑戰

2018年04月16日 09:40:46
來源: 中國科學報 作者: 張楠

  近日,《科學》雜誌報道了由中國科學家牽頭的一項模式微生物基因組測序、數據挖掘及功能解析的全球合作計劃,認為該計劃將促進對微生物毒性和抗生素耐藥性的理解。

  或許有人會問,為什麼耗費巨大人力、物力參與甚至牽頭各類國際大科學計劃、大科學工程(以下簡稱大科學計劃)。事實上,這要看你從什麼樣的價值層面衡量,麥克斯韋方程組在19世紀被發現時,沒有人想到它會成為今天移動互聯生活方式的基石。

  3月28日,國務院正式發佈《積極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方案》。對此,科研人員紛紛表示期待,儘管我們尚存在牽頭經驗不足、項目篩選機制不成熟等短板,但正如中科院國家空間科學中心主任王赤接受《中國科學報》採訪時所言:“有挑戰才會有成長。”

  正當其時

  大科學計劃的重要性在科學界早已成為共識。《方案》提出,在大科學計劃中我們要更多地從追隨者成為引領者。科學家認為,這個目標正當其時。

  王赤分析,中國有底氣牽頭國際大科學計劃,首先是伴隨著中國成長為第二大經濟體,我國有能力支援更多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的建設,而現代科學的發展,越來越依賴大科研平台的建設。如果沒有大型科技基礎設施,重大科學發現如引力波等可能很難獲得。

  其次我們有人才儲備。“可以看到越來越多海外人才的回歸,研究所、高校那麼多研究生,他們就是中國科研的未來。”王赤更期待著他們中間能夠誕生大師級人物。

  “多年來,通過參與世界性的工程項目,在中科院天文和多家高技術口單位培養了大批青年後備人才。”近日記者撥通電話時,中科院國家天文台副台長薛隨建正在中科院長春光機所,討論一項30米口徑望遠鏡國際計劃的下一步部署。“今天上午我還參加了一位博士生答辯。他是長光所‘自帶乾糧’參與這項大科學計劃過程中培養的第6名博士生。”

  科學家、科研工作在國際學術舞台上逐漸被認可、國際交流不斷加深,更是中國牽頭大科學計劃的基本條件。“尤其我們很多單元科技非常有競爭力,這些單元如果能在一個大的計劃裏聯結,會體現出強大的整合優勢,那麼來自中國的貢獻就會很突出。”薛隨建指出。

  彌補短板

  多年來中國積極參與、引領大科學計劃,從生命科學到核能利用,從大洋鑽探到全球氣候變化,從高能物理到空間科學、天文學,在這些投資強度大、多學科交叉、需要複雜昂貴實驗設備的重大國際合作項目中,中國科學家的身影越來越多。

  在高能物理領域,大科學計劃已經有了較成熟的管理模式。由中科院院士王貽芳領銜的大亞灣中微子實驗項目,設立了執行委員會、合作組單位代表委員會、合作組全體大會等不同層次的組織,經過討論協商來進行關鍵技術路線的選擇和科研任務分配。

  然而在王貽芳看來,經驗欠缺,仍是我國牽頭組織大科學計劃的短板。“我國以往組織的大科學工程數量非常少,到現在國內專用大科學裝置不超過10個。所以如何吸引和管理大科學裝置的建設和運作是個課題。”

  “正在運作的國際大科學計劃有一些,我國也參與了一部分,但由於沒有強制性約束條件,參加與否甚至退出都較隨意,大多項目都比較虛,也會存在管理困難的情況,包括經費管理、風險控制等問題。”王赤打了個比方,“我們總説‘摸著石頭過河’,可現在我國還沒有真正牽頭的國際大科學計劃,是連‘石頭’都沒有。”

  薛隨建提出了遴選機制問題。“大科學工程的遴選不是一蹴而就的。短期可從已有儲備中立項,而要持續在多領域培育大科學計劃,需要建立遴選、培育機制,像種樹一樣,從播種開始的每個階段都能給予關注和政策支撐,才有可能種出參天大樹。”

  挑戰中成長

  經濟領域會出現貿易爭端,中國科技的發展同樣有可能受到阻攔。美國宇航局已經明確要求,受其資助的科學家不允許與中國科學家進行雙邊合作。

  要下好牽頭大科學計劃的這盤棋,多位常年關注國際合作的科學家都提出,首先需要科技管理部門通力協作,尤其明確牽頭主管部門。否則以往“管大科學裝置的部委不管科技合作、管科技合作的部委不管大科學裝置建設”,以及部門利益、行業利益糾葛等矛盾仍無法調和。

  “美國的十年規劃仍然值得借鑒——由不同部委資助,在不同領域成立專屬委員會,從而對該領域作出細緻的五年、十年規劃。這一做法澳大利亞和歐洲許多國家都在複製。”薛隨建説。

  王貽芳指出,要有能力提出並組織其他國家科學家甚至政府感興趣的大科學計劃,必須彌補經驗短板,“一邊參與別人的項目,一邊在自己組織的項目中邊幹邊學”。

  薛隨建也認為,自己牽頭和參與他國計劃同時進行是個平衡策略。“大科學計劃的合作一定是建立在有過合作、互信基礎上的,不然彼此關係特別虛,很難有真金白銀和人員精力的投入,那就從‘奧運會’又回到了‘全運會’。”

標簽 - 大科學裝置,麥克斯韋方程組
網站編輯 - 孫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