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起藍色海洋“裝備強國”夢

2018年04月16日 09:37:57
來源: 中國科學報 作者: 李乃勝

  四月的海南,艷陽高照,姹紫嫣紅。習近平總書記于百忙中視察了中國科學院深海科學與工程研究所。全國海洋界備受鼓舞。總書記的視察不僅是對海洋事業的深切關懷,更是對“海洋人”走向深海、經略海洋的莫大鞭策,催人奮進。

  南國邊陲,一個年輕的海洋科研機構,展示了自主研發的“海翼”號深海滑翔機、“海鬥”號無人潛水器、“天涯”號深淵著陸器和“深海勇士”號載人深潛器。這不僅從一個側面顯示了海洋科技對建設海洋強國的支撐能力,也標誌著今天的中國“海洋人”有能力率先進入深海探測的“萬米”時代。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伴隨著人類走向海洋的風雨歷程,在世界範圍內,以港口航運為代表的海洋“商業文明”正悄悄地轉向以資源開發為代表的“工業文明”。藍色空間拓展、海底礦産勘探、涉海建築工程、海洋國防建設引發了新一輪以“藍色圈地”與“資源搶佔”為主題的海洋競爭。實際上,這是一場國家海洋實力的競賽,首先是深海探測裝備的較量。

  黨的十九大提出“加快建設海洋強國”,雄踞太平洋西岸的中華民族正在努力實現從海洋大國到海洋強國的華麗轉身,標誌著我國海洋事業進入了一個藍色跨越的新時期。當前海洋強國建設如火如荼,海上絲綢之路風生水起。而“走向深海”必須裝備先行,作為問鼎深海的大國利器,國産化、智慧化、網路化的海洋裝備承擔著“先行官”的特殊使命。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海洋裝備超常規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以“雪龍號”“科學號”“向陽紅01號”為代表的遠洋科學考察船達到50艘,形成了世界一流的“海洋科技艦隊”;以“蛟龍號”“深海勇士號”“彩虹魚號”為代表的深潛裝備抱團發展,形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深潛器集群;以“海洋石油981”為代表的深海鑽探平台、以“海洋石油201”為代表的深海鋪管船,標誌著中國步入了深海油氣開發的新階段;以“深潛”號為代表的300米飽和潛水母船,表明中國有能力完成連續性大規模海底工程;以“藍鯨一號”為代表的海底“可燃冰”鑽探開採平台,創造了海底新型能源開發的世界紀錄;以“天鯤號”為代表的深海挖泥船被國內外稱為“造島神器”;以超大型智慧化深水網箱為代表的人工“海洋牧場”走向國際深水海域。這些堪稱揚國威、壯軍威的“大國重器”,在世界海洋上大放異彩。事實證明,中國人有能力把創新寫在藍色的海洋上!

  然而,隨著海洋科技的突飛猛進,長期積累的問題也逐漸浮出水面,海洋裝備成為最突出的“瓶頸”。首先是海洋科研裝備嚴重依賴進口。從陸上的實驗室到海上的調查船,其大型科研裝備主要是“舶來品”。其次是考察船越造越大,但觀測裝備不匹配、不先進,落入“好看不好用”的怪圈。第三是重大海洋工程裝備“缺芯少魂”。大型船用發動機國産化程度非常低,船舶電子控制系統仍受制於人。

  伴著海洋強國的進軍號角,深海探測與工程裝備“智慧化、網路化、國産化”的大潮浩浩蕩蕩,呈後來居上之勢:

  以“國産化”為目標,立足國際技術前沿,瞄準中國的海情國情,以自主創新為主線、以整合創新為依託、以協同創新為手段,突破關鍵技術,掌握核心技術,打造中國特色的海洋裝備系統。

  以“智慧化”為導向,以信息化、數字化為基礎,實現智慧海底觀測裝備集群化。整合深海測控技術、海底資訊傳輸技術;突破大深度水下運載技術、生命維持系統技術,提升海洋科學認知能力,支撐深海戰略性資源開發。

  以“網路化”為手段,構建海底觀測網路系統和深海“空間站”,形成實時的、連續的、數字化的、多學科的觀測裝備陣列。縱向“立體化”與橫向“網路化”相結合,瞄準“深海、深潛、深鑽”,發展適合深海極端環境的特種海洋科研裝備。

  總之,裝備是基礎,裝備是工具,裝備是支撐。當前,以“智慧機器人”為代表的新一輪“工業革命”呈“山雨欲來”之勢,以“國産化”為代表的海洋裝備業必將掀起一場波瀾壯闊的“工業革命”。伴隨著“認識海洋、關心海洋、經略海洋”的不斷進步,以“提升共性技術,掌握核心技術,突破關鍵技術”為特徵的海洋裝備發展高潮呼之欲出。這必將大大推進海洋強國和“海上絲路”的建設進程。

  (作者: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中科院海洋所研究員)

標簽 - 海洋牧場,彩虹魚,海洋石油,海洋科學
網站編輯 - 孫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