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實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基石

——多角度解讀《關於全面加強基礎科學研究的若干意見》

2018年02月12日 10:42:07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楊舒

  強大的基礎科學研究是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基石。黨的十九大召開以來,科技創新領域首個“重量級”政策文件——《關於全面加強基礎科學研究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于近日經國務院印發,對全面加強基礎科學研究作出部署。

  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蓬勃興起,世界主要發達國家普遍強化基礎研究戰略部署,全球科技競爭不斷向基礎研究前移。經過多年發展,我國基礎科學研究取得長足進步,整體水準顯著提高,但與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要求相比,短板依然突出,數學等基礎學科仍是最薄弱的環節、重大原創性成果缺乏等問題凸顯。

  為進一步加強基礎科學研究,大幅提升原始創新能力,夯實建設創新型國家和世界科技強國的基礎,《意見》提出了全面加強基礎科學研究的20項重點任務。

  明確我國基礎科學研究“三步走”發展目標

  《意見》提出,到2020年,我國基礎科學研究整體水準和國際影響力顯著提升,在若干重要領域躋身世界先進行列,在科學前沿重要方向取得一批重大原創性科學成果,解決一批面向國家戰略需求的前瞻性重大科學問題,支撐引領創新驅動發展的源頭供給能力顯著增強,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提供有力支撐。

  到2035年,我國基礎科學研究整體水準和國際影響力大幅躍升,在更多重要領域引領全球發展,産出一批對世界科技發展和人類文明進步有重要影響的原創性科學成果,為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奠定堅實基礎。

  到本世紀中葉,把我國建設成為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涌現出一批重大原創性科學成果和國際頂尖水準的科學大師,為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和世界科技強國提供強大的科學支撐。

  科技部副部長黃衛指出,十九大報告對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作出了系統部署,提出2035年進入創新型國家前列,因此,科技部圍繞增強原始創新能力做出以上頂層設計,旨在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意見》明確,在國家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管理部際聯席會議機制下,成立基礎研究戰略諮詢委員會,研判基礎研究發展趨勢,開展基礎研究戰略諮詢,提出我國基礎研究重大需求和工作部署建議,加強基礎研究頂層設計。

  給予重點基礎學科更多傾斜

  針對我國基礎科學研究的薄弱環節,《意見》強化基礎研究系統部署。堅持從教育抓起,潛心加強基礎科學研究,對數學、物理等重點基礎學科給予更多傾斜。完善學科佈局,推動基礎學科與應用學科均衡協調發展,鼓勵開展跨學科研究,促進自然科學、人文社會科學等不同學科之間的交叉融合。加強基礎前沿科學研究,圍繞宇宙演化、物質結構、生命起源、腦與認知等開展探索,加強對量子科學、腦科學、合成生物學、空間科學、深海科學等重大科學問題的超前部署。

  在加強應用基礎研究方面,《意見》提出圍繞經濟社會發展和國家安全的重大需求,突出關鍵共性技術、前沿引領技術、現代工程技術、顛覆性技術創新,在農業、材料、能源、網路資訊、製造與工程等領域和行業集中力量攻克一批重大科學問題。圍繞改善民生和促進可持續發展的迫切需求,進一步加強資源環境、人口健康、新型城鎮化、公共安全等領域基礎科學研究。聚焦未來可能産生變革性技術的基礎科學領域,強化重大原創性研究和前沿交叉研究。

  在區域佈局上,《意見》為我國多個創新“高地”做出清晰定位。聚焦國家區域發展戰略,創新引領率先實現東部地區優化發展,推動中西部地區走差異化和跨越式發展道路,構建各具特色的區域基礎研究發展格局。支援北京、上海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推動粵港澳大灣區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加強北京懷柔、上海張江、安徽合肥等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設,打造原始創新高地。

  佈局國家實驗室 建設高水準研究基地

  此前,科技部對各國科技進行國際對比的研究顯示,國家實驗室代表國家戰略創新的最高水準,是搶佔國際前沿制高點的主力軍,其影響力和成效將成為評估一國綜合國力的重要因素,也往往是重大科研成果的主要誕生地。

  因此,《意見》對佈局建設國家實驗室提出細化要求:聚焦國家目標和戰略需求,在有望引領未來發展的戰略制高點,統籌部署和建設突破型、引領型、平台型一體的國家實驗室,給任務、給機制、給條件、給支援,激發其創新活力。選擇最優秀的團隊和最有優勢的創新單元,整合全國創新資源,聚集國內外一流人才,探索建立符合大科學時代科研規律的科學研究組織形式。建立國家實驗室穩定支援機制,開展具有重大引領作用的跨學科、大協同的創新攻關,打造體現國家意志、具有世界一流水準、引領發展的重要戰略科技力量。

  同時,《意見》提出,優化國家重點實驗室佈局,在前沿、新興、交叉、邊緣等學科以及佈局薄弱學科,依託高校、科研院所和骨幹企業等部署建設一批國家重點實驗室和國防科技重點實驗室,推進學科交叉國家研究中心建設。加強轉制科研院所創新能力建設,引導有條件的轉制科研院所更多聚焦科學前沿和應用基礎研究,打造引領行業發展的原始創新高地。加強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支援企業與高校、科研院所等共建研發機構和聯合實驗室,加強面向行業共性問題的應用基礎研究。推進軍民共建、省部共建和港澳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

  多方引才引智 壯大人才隊伍

  創新驅動,實質是人才驅動。《意見》強調,要培養造就具有國際水準的戰略科技人才和科技領軍人才。把握國際發展機遇,圍繞國家重大需求,創新人才培養、引進、使用機制,更大力度推進實施國家“千人計劃”“萬人計劃”等高層次人才引進和培養計劃,多方引才引智,廣聚天下英才。在我國優勢科研領域設立一批科學家工作室,培養一批具有前瞻性和國際眼光的戰略科學家群體。建立健全人才流動機制,鼓勵人才在高校、科研院所和企業之間合理流動。

  同時,中青年和後備科技人才培養也要加強。建立國際通行的訪問學者制度,完善博士後制度,吸引國內外優秀青年博士在國內從事博士後研究。鼓勵科研院所與高校加強協同創新和人才聯合培養,加強基礎研究後備科技人才隊伍建設,支援具有發展潛力的中青年科學家開展探索性、原創性研究。

  在人才激勵政策上,《意見》提出穩定高水準實驗技術人才隊伍。建立健全符合實驗技術人才及其崗位特點的評價體系和激勵機制,提高實驗技術人才的地位和待遇,同時健全完善科技獎勵等激勵機制,提升科研人員榮譽感,建立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容錯機制,鼓勵科研人員大膽探索、挑戰未知。

  在人才評價制度上,《意見》明確開展基礎研究差別化評價試點,針對不同高校、科研院所實行分類評價,制定相應標準和程式,完善以創新品質和學術貢獻為核心的評價機制。自由探索類基礎研究主要評價研究的原創性和學術貢獻,探索長週期評價和國際同行評價;目標導向類基礎研究主要評價解決重大科學問題的效能,加強過程評估,建立長效監管機制,提高創新效率。支援高校與科研院所自主佈局基礎研究,擴大高校與科研院所學術自主權和個人科研選題選擇權。

  基礎科學研究專家談

  中國科學院院士朱日祥:

  基礎科學研究是科技創新的源泉。回顧地球科學的歷史,在20世紀40年代,科學家普遍認為,在海相的沉積物中才有石油和天然氣。然而,當時的中國科學家通過開展基礎研究,提出陸相沉積物中一樣可以有石油和天然氣,形成著名的陸相生油理論。由此,我國發現了大慶油田,對經濟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推動作用。這正是基礎科學研究推動科技創新和國家發展的一個實例。

  同時,某一學科的基礎研究也能帶動其他領域科學技術的發現。比如板塊理論的建立,使全球的資源和能源的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也是在這個理論的指導下,我們所開展的國家深部探測裝備研發取得了一系列突破和進展,這些研究成果為國家走向地球深部提供了“國之利器”,這些正是基礎科學研究對科技創新的重要意義。

  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副院長蔣立新:

  基礎科學研究是醫學發展領域的基石,對科技創新至關重要。在醫學領域,開展基礎科學研究是為了明確疾病的發病機制。發病機制研究得越透徹、越精準,在後續開發疾病干預手段的時候,治療靶點才能夠選得越精準,藥物的研發效率和技術水準也能越高。

  我特別想強調,單純的基礎科學研究如果不是臨床問題導向,可能研究的問題又是相對孤立的。所以,我們臨床有什麼問題,需要反過來再跟基礎科學研究的科研人員進行交流,請他們幫忙廓清這個問題的關節點。如此一來,臨床、應用研究和基礎研究兩類研究人員緊密融合,通過靈感和思路的相互碰撞,可以使科學研究的效率更高。所以,無論是基礎、臨床還是應用型科學研究,最重要的是問題導向、無縫對接,這樣才能提高研究效率,並使病人更多獲益。

  中國科學院遺傳發育所研究員王秀傑:

  有許多人曾問我,為什麼要做基礎科學研究,基礎科學研究有什麼用?中國有一句古話,叫“萬丈高樓平地起”。我覺得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之間的關係就像是地基和樓房的關係,我們平常雖然看不到、感受不到地基的存在,但它是建設高樓的必需基礎,這就是基礎科學研究的重要作用。

  對基礎科學研究,我也常常聽到這樣的話——“基礎科學研究一般週期長、不確定因素多、出成果慢”。因此,我認為,對甘於寂寞、埋頭從事基礎科學研究的科研人員,要高看一眼、厚愛一分。當前,我國出台一系列政策全面助推基礎科學研究發展,作為從事基礎科學研究的科研人員,我們深感喜悅。我相信,我國基礎科學研究這個地基打得越寬廣、越深厚、越紮實,中國創新型國家的大廈才會建得越堅實、越宏偉,希望更多的青年科技人員投身到基礎科學研究當中。

標簽 - 建設創新型,意見,基礎科學,科技創新中心,科技競爭
網站編輯 - 孫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