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激情和創新賦予衛星靈魂

2018年02月12日 10:31:14
來源: 中國科學報 作者: 黃辛 高雅麗 劉碧如

  在我們頭頂兩萬公里的太空,有一群星星,它們密布在中地球軌道,穿越無線世界實現精準定位。它們是中國的“GPS”(全球定位系統),是地理資訊的“安全衛士”。

  2009年,經國務院、中央軍委批准,正式啟動北斗全球系統建設工作。中科院微小衛星創新研究院作為衛星總體單位之一,迅速組建了平均年齡只有31歲的北斗導航衛星研製團隊,承擔這項國家重大科技專項的研發重任。

  團隊在研製過程中,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勇於創新,鼓勵創新,取得了中科院導航衛星專用平台、“功能鏈”設計理念、基於相控陣的Ka星間鏈路技術、無縫切換時頻基準、氮化鎵高效固放、高性能抗輻照CPU和FPGA(龍芯LS1E、LS1F)等多項創新性突破,于2015年3月30日成功發射我國新一代北斗導航衛星首發星,既實現了中國科學院在導航衛星領域的“破冰”之作,也為中國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從區域運作向全球拓展實施作出了巨大貢獻。

  日前,該團隊獲得了2017年度中科院傑出科技成就獎的榮譽。

  小衛星擁抱大未來

  導航衛星總設計師林寶軍對《中國科學報》記者説:“2016年2月1日,團隊成功發射了我國第五顆新一代北斗導航衛星,全面驗證了北斗全球系統衛星技術狀態;2018年1月12日,我們成功發射了北斗三號MEO-7/MEO-8衛星,正式拉開2018年度北斗高密度發射帷幕。”

  如今,獨立運作的北斗全球導航,已經開始和美國的GPS、歐盟的伽利略、俄羅斯的格洛納斯全球三大導航系統“同場競技”,為亞太地區提供24小時全天候無盲區服務。

  這支104人的年輕團隊,“80後”佔60%,“90後”佔23%。一群科研新星在總師林寶軍的帶領下,大膽探索,敢於突破,僅用了通常衛星1/3研發週期的時間,就完成165項關鍵技術的攻關和應用,實現大面積技術創新,也實現微小衛星100%國産化。

  研製隊伍採用了獨創的一體化功能鏈設計,讓之前“平均體重”3噸的導航衛星,一下子“瘦身”到800多公斤,不但為衛星有效減負,還大大降低了發射成本,提高了衛星系統的可靠性和功能匹配度。

  “中國的北斗 世界的北斗”

  林寶軍是導航衛星的總設計師,在這支年輕的團隊建設中,他沒有扮演“嚴父”的角色。相反,他的管理理念是:要敢於給年輕人壓擔子,要讓他們看到未來和希望。

  “要用3~5年的時間,完成美國人花20年才完成的技術跨越;要像做藝術品一樣做衛星,用激情和創新賦予衛星靈魂,讓北斗成為中國的北斗、世界的北斗。”林寶軍總結道。

  型號副總設計師沈學民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老航太,年逾六旬的他總是深入總裝現場指導衛星總裝工作,在廠房一站便是一天。

  衛星發射時,需將衛星與地面測試連接的脫落電纜插頭及火工品星表插頭拔掉,10層樓的發射塔架高達70米,拔完插頭後需要在5分鐘時間內通過簡易步梯撤離現場,對體力和心理都是極大的挑戰。為保證順利完成任務,他親自率隊上塔,並對其他年輕的設計師説:“我年紀大了,沒有後顧之憂,萬一碰到意外,你們先撤離!”

  這支隊伍儘管年輕,卻有著非常一致的價值取向。2012年,李紹前從哈工大一畢業,就進入北斗衛星研發團隊。與外企相比,這裡工作忙到沒有雙休日、薪資並不高,可他卻感覺這裡更有意義,當看到自己的設計思路真的會用在衛星上,還隨衛星上了天,這種成就感難以言喻。

  同樣作為“80後”的導航衛星副總品質師崔帥也被團隊的這份熱情與執著所帶動著。他謙虛地説:“這個團隊就有一股子幹勁,我在原來的單位,自我感覺工作認真上進,而到了北斗團隊,我的敬業程度卻變成了中下游。”

  為了保證北斗導航衛星能過品質關,崔帥加班熬夜也是家常便飯,由於工作具有保密性,家人甚至都不知道他這些年每天都在幹些什麼,就知道他在忙忙忙。直到衛星上天后,家人才通過報紙知道他也參與了新一代北斗衛星的研製。“他們都為我驕傲!”崔帥心滿意足地説。

  航太任務沒有臨界狀態,只有0和1,取得每一個成功都是建立在充分的地面試驗驗證的基礎上,負責衛星綜合測試的張軍同志在工作中是出了名的認真和投入。2013年3月,張軍的父親不幸因病去世,可是這時候剛好是初樣鑒定星電測的關鍵時刻,團隊的年輕同志還都是新人,還需要手把手地教。他處理完父親的後事,很快回到工作崗位上,強忍著失去父親的悲痛,在電測大廳繼續指揮現場測試工作。在張軍的帶領下,衛星在出廠前完成了2004個小時測試,24小時不斷電的測試也達到了875.5小時,保證了我國首顆新一代北斗導航衛星的成功發射和在軌穩定運作。

  北斗的“四朵金花”

  由於經常在總設計師林寶軍的眼皮子底下工作,導航項目辦的沈苑、李磊霞、毋冬梅、曹昕四個年輕女孩兒,被林寶軍美稱為“北斗四朵金花”。

  若要問女孩子造衛星是啥感覺?“四朵金花”之一的毋冬梅説:“和男孩子一樣,就是航太精神——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特別能攻關,特別能奉獻。”

  1988年出生的曹昕,覺得現在自己在工作方面和男生一樣,也是個頂天立地的“漢子”。她有個外號叫“女漢子”,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外號傳開了,到了外單位去溝通協調,人家也叫她“女漢子”,“叫著叫著也就聽習慣了,漢子就漢子吧”。她説。

  作為中科院微小衛星創新研究院北京分部的一員,自北斗項目籌備伊始,“金花”李磊霞就變成了“異鄉人”,家在北京常年出差上海,四年多的時間裏,一個月回北京一次,一次在家呆上一兩天。孩子才3個月大,她就來上班了。她能想到最優化的解決辦法是,把孩子帶到上海撫養,與老公暫時先兩地分居。

  團隊裏像李磊霞一樣的“異鄉人”不在少數。作為姿控主任設計師,熊淑傑進團隊的時候,孩子也才三個月,“娃兒在北京,自己在上海,因為工作進度緊,沒法回去照顧孩子”。熊淑傑常常想孩子想到流淚。

  然而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困難,姑娘們還是沒有放棄。過了情緒低潮期,熊淑傑又恢復了滿滿的自信。她對林寶軍説:“能夠從事新一代北斗衛星研發工作的機會太難得了,我要給孩子正能量,不能讓她長大了,認為我是一名逃兵。”

  當2015年3月30日21時52分衛星發射成功那一刻,“四朵金花”之首的沈苑滿含淚水地寫下了這樣一段話:“每一個參與其中的人,都會不捨于它的離開,但離開也意味著成長,也將會是它新的開始。目送愛星腳踏巨浪,奔向浩渺宇宙;祈願不日圓滿成功,服務國計民生。”

  目前,研製團隊正在全面開展其他部分北斗三號全球組網衛星研製工作,努力為中國北斗系統2018年服務“一帶一路”國家、2020年覆蓋全球作出更多貢獻。

標簽 - 北斗導航衛星,衛星系統,衛星技術,漢子,異鄉人
網站編輯 - 孫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