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智慧硬體還需更“硬氣”

2017年10月12日 09:32:22
來源: 中國科學報 作者: 貢曉麗

  目前看來,智慧手機4G換機動力已經釋放,應用時長已經逼近傳統媒體的天花板,應用增長滯緩。而我們熟知的一些智慧産品,包括手錶、手環和智慧家居,還沒有形成可以媲美手機的新平臺。

  在我國迎來中秋佳節之際,谷歌公司召開了一年一度的新品發佈會,並帶來一份“谷歌全家桶”—— 一堆硬體,引來各路媒體的追捧。不過即便如此,智慧硬體的核心發展地區或許還要看中國。

  “預計到2018年,中國的智慧硬體全球市場佔有率將超過30%,産業規模有望達到5000億元。”近期在北京舉行的ICT中國·高層論壇2017移動智慧終端峰會暨智慧硬體生態大會上,工業和資訊化部電子資訊司副司長喬躍山給出這組數據。

  “未來五年內,智慧手機仍然是整個智慧終端體系的主體,但智慧手機也面臨重新分配和分流。”中國資訊通信研究院資訊化與工業化融合研究所副所長許志遠認為,“有一些機器智慧或者智慧硬體會效倣人類感知,輔助人類計算和記憶,大量的智慧硬體將出現。例如機器人、虛擬現實、無人機、智慧家居……”

  目前看來,智慧手機4G換機動力已經釋放,應用時長已經逼近傳統媒體的天花板,應用增長滯緩。而我們熟知的一些智慧産品,包括手錶、手環和智慧家居,還沒有形成可以媲美手機的新平臺。

  基於這一背景,與會專家們更關注智慧硬體未來的發展趨勢是什麼?未來核心技術和主要産品又是什麼?

  A—北斗讓導航更快更準

  手機作為智慧終端體系的主體,主要功能之一就是定位,GPS也基本成為手機定位的代名詞。移動智慧終端成為最主要的衛星導航定位市場之一,北斗在移動智慧終端中的普及應用也將對北斗應用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我們國家一直以來高度重視北斗與行動通訊産業的融合,希望推動北斗相容衛星導航功能,成為智慧手機或者智慧導航標準配置。”中國資訊通信研究院研究員何異舟表示。

  會上,網路輔助北斗/GPS位置服務平臺發佈,這是國內首家支援A—北斗定位的輔助導航平臺。

  “基礎北斗導航很難直接與行動通訊産業結合,還是需要依靠A—北斗技術,也就是網路輔助技術。”何異舟説,該平臺是將北斗導航實際應用到大眾消費市場的一個重要節點,“平臺起到了串聯北斗導航和行動通訊的作用”。

  在分析基本衛星定位和網路輔助衛星定位區別時,何異舟表示,基本衛星定位系統是單純依靠衛星信號提供數據,讓接收機計算自己的位置。一般定位時長大概有30~60秒。網路輔助衛星定位是行動通訊系統和導航系統聯合定位的方式,終端可以利用建立在地面的定位服務平臺,發佈終端相關的交互資訊,定位時長縮短到5~8秒,提升終端定位精度。

  此外,網路輔助北斗/GPS位置服務平臺的服務範圍涉及到交通出行、餐飲娛樂、社交、旅遊、支付購物等等,“基本上可以覆蓋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需要有定位服務的需求”。

  據介紹,工信部與中國衛星導航系統管理辦公室正積極推進北斗國際標準化工作,目前正在全面啟動制定北斗三號系統全球信號相關國際標準,在3GPP(第三代合作夥伴計劃)等國際標準化組織的前期宣傳和框架預研已經有序展開。

  核心技術:計算、感知和物聯網

  北斗加強了智慧手機的定位功能,而能為機器人、無人機、智慧家居等智慧硬體進一步發展帶來曙光的只有人工智慧,“越來越先進的人工智慧技術才能滿足很多新發展出來的應用場景。”許志遠説。

  隨著智慧硬體技術和人工智慧技術融入ICT産業體系,整個ICT産業會被拉長且更為複雜。許志遠舉例説:“人工智慧對於ICT産業體系來講,增加了數據獲取、清洗、標注、訓練、智慧服務等環節;智慧硬體則增加了ICT産業鏈的廣度和長度。”

  他認為,在新的産業週期裏會誕生新的基礎設施和企業以及新的商業規則。會上發佈的《2017智慧硬體産業白皮書》也指出,智慧硬體和人工智慧會帶動人類社會與網際網路世界的深度融合——不僅能夠拓展融合的長度,還會細化融合的力度、提升融合的速度。“總之,智慧硬體和人工智慧會把我們今天的移動網際網路轉到智慧網際網路的方向。”

  智慧硬體涉及的核心技術,許志遠認為主要有三個方面——計算、感知和物聯網。

  “國內已經初步具備核心技術體系化的突破條件,甚至有些雲側和端側晶片實現了規模化商用和拓展。我們的産品規模優勢也在初步顯現,形成了具備網際網路特徵的行業智慧應用市場。由於産品研發和創新迭代速度都很快,還出現了跨界終端創新,我們也在推動這樣的市場形成。”許志遠説。

  推動智慧信息技術産業發展

  雖然技術進步明顯,但也要看到我國智慧硬體發展還有很多問題。“其中,智慧硬體的體系化架構核心能力不足,包括人工智慧晶片的開發難度還是很高。強勢的産業生態還沒有形成,這也和國際先進水準有一些差距。”許志遠指出。

  這也獲得喬躍山的認同,“目前我國已掌握一批具有全局影響力、帶動性強的智慧共性技術,但是在晶片製造、移動傳感等環節基礎依然較為薄弱,産品空白和技術差距依然存在。”

  智慧硬體要發展,還需要突破整合化、智慧化、小型化、低功耗等關鍵技術,以及攻關軟硬體結合的整體性解決方案,形成系統化、體系化的多鏈條整合能力。“在補足短板的同時,要提前佈局人工智慧等軟硬體技術産業生態,推動傳統資訊通信技術與智慧感知、深度學習等技術的整合化創新,引領智慧終端未來的發展方向。”喬躍山指出。

  強化技術支撐之外,還要完善標準體系。喬躍山建議,要建設適應行業發展的團體標準工作機制,推進智慧硬體技術、産品、雲服務、數據等標準制定,並形成與行業標準、國家標準的銜接機制。

  “要以標準為導向,深化與金融、交通、醫療等傳統行業協同合作,由資訊化基礎應用向專業化深度應用發展,強化技術與應用服務創新。完善智慧硬體評測體系,推動智慧硬體技術、産品、雲服務及數據的評測驗證,促進智慧硬體標準完善與産品成熟。”喬躍山説。

  喬躍山還提到,當前針對網際網路的各類惡意攻擊開始蔓延到智慧硬體領域,加之智慧硬體自身展現出來的新特性,其安全問題進一步顯現。“各類安全事件的發生對經濟社會及百姓生活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響。我們要重視智慧終端和智慧硬體的安全問題,從法律、標準、技術等方面構建‘分層部署、縱深防禦’的整體安全防護體系,保障産業的健康發展。”

  目前,無論是硬體還是軟體領域,中國移動終端産業都已走在世界前列,但移動終端作業系統的自主可控能力還是很缺乏。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分析指出,作為大數據的來源,移動智慧終端在當今網路安全當中的地位已變得十分重要,因此,提升移動終端的自主可控能力已成為維護網路安全的必要舉措。“希望産業界共同努力,提高中國移動終端系統自主可控能力,助推中國移動終端産業進一步發展。”倪光南説。

標簽 - 智慧家居,硬體技術,智慧産品,智慧導航
網站編輯 - 孫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