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守護13億國民的營養

  超過13億人口的營養問題,現在仍缺少足夠的專業“把關人”。

  近年來,隨著人們生活水準不斷提高,營養供給能力顯著增強,我國國民營養健康狀況得到了明顯的改善,但同時也存在著居民營養不足與過剩並存、營養相關疾病多發、營養健康生活方式尚未普及等問題。這些問題的解決需要大量優秀的營養人才。但目前我國的營養師隊伍,一方面在數量上極度缺乏,另一方面又在技術水準和能力上良莠不齊。

  最近,國務院印發了《國民營養計劃(2017—2030年)》,其中對營養健康人才發展作了規劃。未來,中國能否培養出足夠多的優秀營養師?

  營養師在哪兒?

  “相對於13億多人口和未來可能達到14.5億的人口峰值,我國現在的營養健康人才確實太缺乏了。”在7月19日舉辦的《國民營養計劃(2017-2030年)》新聞發佈會上,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金小桃如是説。

  我國目前營養師數量有多少?中國營養學會理事長楊月欣對此解答説,現在還沒有具體的數據,但總體來説,肯定是非常少的。中國營養學會此前做過相關調查,各地的疾控中心都設有營養科或慢病科等科室,科室內會有3~10位工作人員,醫院營養科內一般不會超過10個人,其他單位也設置一些營養工作人員。

  2005年,公共營養師經由當時的衛生部申報、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頒布成為正式的國家職業,2016年被國務院取消。這期間公共營養師數量迅速增長。“有的省份如四川、河南,一年認證3萬~5萬公共營養師,近些年來培養人數超過50萬。不過,這其中的很多人並沒有營養學或醫學的專業背景,把關也不嚴格,培訓時間不長,只能算是入門。所以從整體來説,從技術能力到理論知識,真正能勝任營養工作的人才並不多。”楊月欣介紹説。

  “營養師的工作包括三個範疇,一是醫院的營養科醫生,他們主要負責病人營養,必須要有醫學專業背景,要對疾病病理、治療藥物和其他治療措施、病人飲食、特殊的營養支援産品、病人的營養篩查評估等有專業能力;二是針對普通居民的,就是過去公共營養師的含義,現在多稱為社區營養師,他們要做的是健康教育、食譜設計、日常飲食指導、慢病的管理預防控制等;三是餐飲企業、食堂等地的營養師,他們需要懂得更多食材選擇、加工、烹調、搭配、食品衛生等方面的知識,側重點各有不同。”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學院副教授、營養師範志紅介紹説。

  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以下簡稱朝陽醫院)營養科主任賈凱看來,醫院營養科醫生與公共營養師在技能要求上雖有交叉,但差別非常大,所以他們更願意稱之為營養醫師。“營養醫師目前在技師序列裏評定職稱,比如營養師初級、主管營養師、副主任營養師、主任營養師。”賈凱説,“目前醫院營養科的主要工作包括營養門診、病房的營養篩查和營養治療、膳食制定、住院患者各類疾病食譜的制定等。”

  營養師數量少,從高校學生的就業選擇中可以看出端倪。范志紅自己的學生畢業後就很少從事營養師工作。“因為現在國內對於哪些地方需要配備營養師、需要什麼資歷的營養師等,都還沒有相應的法規規定,崗位、待遇得不到保證,就業人數當然會少。我國目前營養專業的學生本來就很少,其中還有很大一部分改行了。”

  “交錢保過”的惡果

  除數量太少外,現有的營養師也存在著良莠不齊的問題。隨著個人創業的增加,一些營養師悄然出現在高檔社區中,他們提供營養諮詢、製作銷售營養餐、生産銷售安全營養食品、進行食物減肥訓練等服務,但資質無法保證。

  “有的人沒有學習過營養相關專業,花幾千塊報個培訓班,上幾十個學時的課程,有的培訓班甚至保證‘交錢保過’,三級、四級公共營養師執業資格很容易就拿到了。不少人拿到證書後去賣保健品,自己沒有專業基礎,無法識別網路資訊的真偽,只能人云亦云。”范志紅舉例説。

  在楊月欣看來,目前營養師良莠不齊,主要原因是行業沒有與國際接軌,沒有形成良好的行業管理體系。

  醫院營養科發展同樣存在問題。“我國現在強制要求二級以上醫院必須建立營養科。但是否真的有營養科、營養科能否真正開展工作,就不一定了,這在各地區差異非常大。”賈凱介紹説,“為了應付醫院等級評審的要求,臨時抓來幾個人成立營養科的情況也是有的。從整體來看,目前醫院營養科的人員較少、人員條件配置參差不齊。當然,由於各地發展程度不同,做統一的硬性要求也不現實,只能是因地制宜、循序漸進、多做交流。”

  此次發佈的《國民營養計劃(2017-2030)》指出,要建立、完善臨床營養工作制度,加強臨床營養科室建設,使臨床營養師和床位比例達到1:150。

  在朝陽醫院,目前營養科有9個編制,對應1400個床位,基本滿足了1:150的要求。“這已經非常不錯了,但即使這樣,我們人員排班、在全院鋪開營養篩查和營養治療等方面,仍有點力不從心。可見即使達到1:150的比例,僅靠營養科醫生還是不夠的,需要醫生、護士全面配合,進行多學科合作。”賈凱説。

  “營養師行業未來前景會很好,但現狀確實不令人滿意。”賈凱説道,“由於沒有相應的法律制度的支撐,營養醫師的身份和從業行為也往往得不到患者、家屬甚至醫生的認可,有時一些營養科的工作是對患者有幫助的,比如適當延長住院時間、患者早一些經口吃飯等,但臨床醫生會覺得給他們增加了麻煩或治療風險,治療理念也會有衝突,這就更需要有效溝通和多學科合作。營養醫師的收入在全院也是偏低的。”

  提升行業準入門檻

  2016年,中國營養學會在上海試點進行了首次中國註冊營養師資格考試。該考試需要報考人員具有營養及相關專業本科學歷、修完營養師的設置課程並獲得相應學分、從事營養及相關工作滿1年或在實踐基地實習滿1年、具有獨立工作能力。註冊營養師要考四個模組的內容,包括食物與營養、個體與群體營養管理、公共營養和營養教育,以及餐飲管理。

  “加起來有十幾門課,只想通過看本書自學一下或短期培訓就通過考試,現在是不可能的了。去年第一次考試通過率只有38%。實際上,日本營養師考試比這還要難,還包括人際溝通、心理知識等內容。國內書店有好多考律師和公務員的參考書,我去日本書店看,裏面有大量的營養師考試參考書。”范志紅説,“註冊營養師將行業準入門檻大幅提升,現在要與國際接軌。營養師與醫生一樣,是要為人們的生命健康負責的,不能隨便發證。我想以後營養師考試會越來越難,會有更全面的要求。”

  對於營養醫師的培養,賈凱則介紹説,目前有諸多探索,但仍未找到一條特別理想的路。“現在的營養醫師主要來源於預防醫學專業,優勢在於對營養素和食物比較了解,但在臨床上相對缺失,到醫院工作後需要花費大量時間補臨床能力。最理想的就是高等院校專門設立醫學營養專業,通過合理的課程安排,讓學生畢業後能迅速進入工作狀態。其實,原來有些醫學高等院校開設過醫學營養專業,但後來都陸續不再招生了,目前還沒有一家院校設有醫學營養專業。”賈凱説,此外,營養醫師的職稱序列還需要理順、診療科目要健全,才有利於人才發展。

  還需國民重視

  記者來到朝陽醫院營養科門診,與擁擠的其他科室相比,這裡顯然有些冷清,一下午只有兩三個患者前來做營養諮詢。

  朝陽醫院營養科主管營養師宋新告訴記者,現在已經比之前好了很多。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宋新就來到朝陽醫院營養科。“那時就對三級醫院營養科的設置有硬性規定。最開始設立時,營養科與營養食堂關係密切,更偏向於後勤的性質,那時臨床醫生也沒有意識到營養的重要性,只有一些慢性病患者需要注意飲食,營養醫師的職責更多的是監督飲食、制定食譜。2000年以後,營養科開始轉變,更貼近於臨床工作。”

  目前朝陽醫院還開設了專門針對孕産期的營養門診,有相關需求的患者會來諮詢。“此外就是一些慢性病患者、出院後帶管回家的患者和有體重管理需求的人來諮詢。”宋新介紹説,由於營養醫師走的是技師序列,沒有開化驗單、開藥等許可權,所以患者只能先到其他科室做檢查,再來營養科諮詢。

  “幾乎所有的三甲醫院都開設有營養門診,但很多人並不知道。”賈凱説,“或者知道了也不認同,認為挂一個號過來,就來聽聽營養常識划不來。但其實,由專業營養醫師根據個人情況給出的營養建議,更有針對性,也更準確,這是網路資訊無法取代的。”

  這一點范志紅也很認同。“很多人認為,營養不就是吃東西嗎?網上那麼多免費資訊,為何還要花錢找營養師諮詢?可實際上,營養不是隨便上網看幾篇文章就能徹底明白的,有很多人按照網上食譜吃,把身體吃壞了,沒有人能負責。”范志紅説。

  上世紀90年代,范志紅開始教授營養學課程,那時她問學生“人需要什麼營養”“能否説出幾種營養素”這樣的問題,學生都回答不出來。2000年以後,情況好了一些,但又出現了“食品安全沒解決,還搞什麼營養”的論調。“直到現在,人們對營養的了解仍遠遠不夠。”范志紅説。

  所以,在范志紅看來,營養科普宣教活動很重要,要常態化,要確立對科普人才的培養和鼓勵機制,並對營養資訊傳播作研究,調研老百姓的營養科普需求,從而加大營養科普的力度和效果。

  范志紅還呼籲營養立法早日實現。這方面,鄰國日本走在了前面。早在1947年,日本就頒布了《營養師法》。此後,日本各專業院校培養了大量的營養師,醫院、學校、企業、幼兒園等均有法定的營養師崗位,社區設置有國民營養指導員。這些營養師像毛細血管一樣深入到家庭、社區、單位、學校、企業中,輸送著正確的飲食方法。

  “在營養方面,日本制定了五項法規。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後,我國頒布了《食品安全法》,但營養相關法規喊了十幾年,目前一個都沒有。”范志紅無奈地説,

  此次頒布的《國民營養計劃(2017-2030年)》中提到,要鼓勵營養立法和政策研究。

  “計劃頒布後,希望各個相關部門能據此儘快把配套的細則制定出來,真正落實起來,推動營養人才的發展。”賈凱説道。

標 簽:
  • 病人飲食,營養專業,營養治療
( 網站編輯:孫思清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