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非遺傳承的文化根脈

  傳承人群高齡化突出,年輕人的關注度、熱情度不高,傳承鏈條斷層嚴重等現象,使很多非遺項目正陷入“人走技失”的困境。如何讓非遺可持續發展?作為全國第一所、江蘇省唯一一所藝術設計高等職業院校,蘇州工藝美術職業技術學院自覺肩負起高校文化傳承的使命,推動非遺保護傳承事業的延續與發展,不僅讓一批非遺“活起來”,還使其融入現代社會,重綻異彩。

  變“師徒”為“師生”,培養正宗非遺“新傳人”

  4月22日,蘇州工藝美院手工藝術學院青年教師馮雨拜著名絲綢專家、宋錦織造技藝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錢小萍為師儀式,在該校美術館舉行。今年78歲的錢小萍説,早在幾年前,她就不再招收弟子,但馮雨基礎好,也有迫切學藝的願望,為了挽救這項瀕臨失傳的世界非遺,她決定破例“開門收徒”。錢小萍認為,老師傅找不到徒弟,年輕人不願耐下心來學手藝,是目前制約傳統工藝發展的瓶頸問題。

  “非遺傳承的關鍵,在於人才培養。”蘇州工藝美院黨委書記孫麗華告訴記者,由於技藝的養成期較長,傳承人受生活限制,有些門類的傳統工藝在社會上傳承比較困難。學校探索的第一步,就是轉變思路,突破非遺社會傳承的局限,推動非遺傳承人進校園,把高校師生培養成為非遺的正宗“新傳人”。

  2001年蘇州工藝美院開始引企入校,主動引入蘇州桃花塢木刻年畫社,在全國首次嘗試將傳統文化藝術的精粹置放于高等藝術院校。隨後,成立了蘇州桃花塢木刻年畫研究所,長期聘用國家級傳承人房志達、江蘇省級傳承人葉寶芬組建“大師工作室”,並每年挑選品學兼優的學生,組成桃花塢木刻年畫研修班,6年來共培養了25名新傳人。桃花塢木刻年畫社社長華黎靜告訴記者,以大師工作室為載體,採取學院式教育和老師傅言傳身教、理論與實踐結合的模式,這種系統的培養能快速地完成對傳承人的基礎性培養,也為瀕臨失傳的桃花塢木版年畫注入了新生機。

  通過對校企合作辦學體制機制的創新,蘇州工藝美院實現了人才的互通互助。把非遺大師引入校園,逐步創立了刺繡、首飾、陶藝、雕刻等十余個校內大師工作室,並聘請專業技術人員和能工巧匠擔任兼職教師或産業教授,組建起一支互補的“雙師”教師隊伍。

  蘇州工藝美院院長范衛東介紹,學校創建的“工作室制”人才培養模式,由大師主持制定人才培養方案,以大師工作室、大師校外工場、相關企業為教學場地,以定向招生、靈活學時、彈性學制、工學結合為典型特徵,為絕技絕活代際傳承開創了一個新局面。

  變學校為創意實驗場,讓非遺融入現代生活

  走進蘇州工藝美院的雷山苗族文化展示館,一組組極具苗族風情的飾品吸引了記者的目光。“這是學校走出去,深挖‘雷山文化’的成果。”蘇州工藝美院手工藝術學院院長趙罡告訴記者,貴州省雷山縣地處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西南部,是活生生的“苗族歷史文化教科書”,境內非遺資源豐富多樣,13個非遺項目已入選國家級非遺名錄,“但由於缺乏設計、創新,苗鄉藝術一直難成氣候”。

  從2011年開始,蘇州工藝美院先後組織了十余批師生赴雷山采風,在對其非遺項目進行系統調查和研究後,與雷山縣政府合作建立了雷山非物質文化遺産研究中心。依託該中心,學校除舉辦銀飾、苗繡高級研修班,並在校裝飾藝術系開設苗銀、苗繡小專門化方向培養專門人才外,還依據雷山文化旅遊産業發展的需求,組織師生團隊設計研發苗族文化創意産品。學校共為雷山苗族銀飾、刺繡設計出創意産品300余件(套),其中60件(套)由雷山西江旅遊公司實現市場轉化,目前已申請專利及外觀著作權60件(套)。

  與雷山縣的合作,也讓學校認識到,非遺的院校傳承,不僅要培養新傳人,還要依託工藝美術學科優勢,將現代設計與傳統工藝相結合,讓老古董煥發出時代感。蘇州工藝美院副書記曹雪明告訴記者,依託蘇州這座非遺大市和工藝美術大市,學校通過搭建各級各類平臺,對非遺項目進行合理的生産性保護和創意研發,助推其走向社會。

  在“工藝美術傳承創新實驗區”的框架中,除“大師示範區”外,還建有“産學研拓展區”,包括世界手工藝理事會中國研究創作營、呈輝中國工藝文化城設計成果轉化中心、中法江蘇藝術設計教育研究中心等。此外,學校還與宜興紫砂陶藝産區、蘇州光福雕刻産區等地首飾工藝産區建立聯繫,建成41個工藝美術傳承推廣與研發基地。

  要想實現非遺的立體化保護和傳承,離不開對非遺項目發展文脈的系統梳理。2016年年底,蘇州工藝美院主持建設的“百工錄:中國工藝美術非遺傳承與創新”職業教育專業教學資源庫建設項目正式上線,資源庫選擇了宜興紫砂、藏族唐卡等近40個非遺技藝,從多層級構建基礎教學資源,使其服務於非遺的設計創新,推動非遺相關産業發展。

標 簽:
  • 非遺可持續發展,州工藝美術職業技術學院,傳承鏈條斷層嚴重
( 網站編輯:孫思清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