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放和激發每個人的創造活力

在區域推進現代學校制度建設中,要建立民主決策和監督機制,避免政府“下放”給學校的權力“再集中”于校長和管理層

  編者按:建設現代學校制度意義重大,區域教育行政部門應當有所作為,發揮出其適切而有力的作用。針對這一話題,區域週刊約請了國家教育行政學院許傑研究員進行了闡述。上期(5月9日六版)我們刊發了文章的上半部分,題為“找準教育行政部門的發力點”。文章主要從簡政放權,落實學校辦學自主權;復歸學校主體地位,提升其自主性兩個維度展開。本期,我們推出文章的下半部分《釋放和激發每個人的創造活力》,繼續將此話題引向深入。區域教育行政部門該如何有效推動學校制度建設,不同地區有著不同的實踐和思考,歡迎讀者就此話題提出自己的觀點建議,歡迎大家提供自己在這方面的獨特實踐,共同分享。

  政府實行簡政放權,帶來的政校關係的改變、學校辦學自主權的落實、學校主體性的提升,這些重大變化必須為教育實踐者所認知,才能轉化為學校組織變革的行為。因為對於現代學校制度建設的實踐主體——教育決策者、校長、教師、學生,他們是“當事人”和“行動者”。在區域現代學校制度的制度設計和探索實踐中,應通過完善學校治理結構,建立現代學校治理機制,讓這些實踐者或者説是學校利益相關方參與學校治理的權力分享,通過權力分享和利益驅動形成實踐者新的內驅力。把權力分享出去,把信任傳遞出去,把責任分擔出去,也就意味著對每個人個體性的充分尊重,必將釋放和激發每個人的創造活力。正當的利益驅動能激發實踐者的實踐意圖,強化其實踐行為,使其自覺參與到現代學校制度的政策實踐中,增強政策的有效性。對此,區域教育主管部門應著力從以下三個方面推進:

  建立學校章程制度

  完善內部治理結構

  雖然全國各地已紛紛開始推進建立現代學校制度、制定學校章程等一系列實踐和探索,但實際上,尤其是在學校章程建設方面還存在著不足,學校依然沒有走出傳統的“管理”模式,學校對政府指令唯命是從,對政府管理依賴過重,學校內部行政化日趨嚴重,校長更多扮演著“執行者”的角色。學校內部治理中的民主和監督做得還很不夠,學校依然沒有走出“人治大於法治”“經驗優於科學”的管理模式,教師、學生等利益相關者的主體地位並沒有得到真正落實。對此,教育行政部門需要以建設現代學校制度為契機,加強學校章程建設,學校按照章程自主管理,同時完善學校內部治理結構,建立民主決策和監督機制,避免政府“下放”給學校的權力“再集中”于校長和管理層。

  上海市虹口區教育局在學校章程建設方面起到了率先示範作用。早在1996年,上海市虹口區就在上海基礎教育界率先開展了“中小學自主發展的理論與實踐”研究,拉開了區域推進現代學校制度建設的序幕。目前,虹口區中小學校已經初步形成了“一校一章程”“一校一制度”“一校一規劃”“一校一評價”“一校一特色”的現代學校制度體系。虹口區探索出了一條現代學校制度建設的基本路徑:從章程出發,制度建設跟上,在一輪輪制定規劃、實施規劃、評價規劃的過程中,逐漸逼近辦學願景,促進學校特色發展。其實,每所學校都有獨特的歷史和發展路徑,在辦學中遇到的問題、需要克服的瓶頸各異,進一步提升的抓手更是各不相同。教育行政部門不可能通過統一的規定,要求每所學校都按照既定的模式去發展。只有將制定章程、建設制度體系的權利還給學校,讓學校依據國家的法律法規和教育政策,自主制定學校辦學的“基本法”,自主確定辦學目標,自主決定學校的發展思路和發展策略,才能讓學校真正辦出水準和特色。

  長春市寬城區教育局採取賦職分權來調整學校治理結構,激活多元主體自主發展意識。長春市寬城區圍繞決策權、管理權、監督權的三權分立和相互制衡,來探索區域推進學校管理民主化、法制化。學校根據實際情況,採取分層遞進的策略,從發揮教職工代表大會的實質性作用做起。有的學校組建教師決策團隊,讓教師直接面對實際問題,提出解決方案並實施,使他們感到人人都是管理者,人人都在管理中。有的學校建立學生參與決策的機制,有的學校啟動三級議事問責制,還有的學校發揮校務委員會、教代會、家長委員會的作用,從機制到載體,全方位調整學校的內部治理結構。

  激活校長隊伍

  實行自主管理

  學校誰做主?是教育局,還是當地政府,抑或是校長?這是地方教育行政部門一直以來面臨的尖銳的發問,凸顯出其教育體系在“人、財、物”“權、責、利”的混亂與分裂。針對這一痼疾,現代學校制度建設應加強校長隊伍的培養,強化校長民主、法治意識,提升其專業化水準,讓校長作為學校的靈魂,展現出良好的教育素養和管理能力。

  張家港市教育局在現代學校制度建設中鮮明地提出“你的學校你做主”,在“鬆綁”與“賦權”中,讓一批有思想、有追求、有個性的校長,自主辦學,能夠“説了算,定了幹,幹了成”。他們在激活校長隊伍方面採取了以下舉措:第一,實行校長組閣,自主管理。明確新建學校實行校長組閣制,即新建學校先公開招考校長,再由新校長自主“組閣”學校領導班子。對所組閣人員,原則上在三年內由校長實行自主管理。第二,加強校長培訓,強化引導激勵。設立校長專項發展基金,對優秀校長予以突出貢獻獎勵和著書立説、專業培訓等方面的專項資助,對在相對薄弱學校工作取得明顯辦學成效的校長進行獎勵和資助。第三,優化校長隊伍結構。加強校級後備管理幹部培養;較大幅度地提高學校35周歲左右正職校長配備比例,在有條件的學校配備30周歲以下副職領導或助理;對於特別優秀的名校長實行到齡返聘制,最高聘期至法定退休年齡。第四,實施校長工作績效的多元評價。每年末組織校長向教職工進行述職,將教職工的民主評議結果與校長的績效考核掛鉤;每年向所有學校學生家長代表發放調查問卷3萬餘份,召開學校所在地相關部門人員、社區居民代表座談會,徵求對校長辦學的意見和建議。

  注重社會參與

  讓學校融通社會

  社會參與是現代學校制度的內涵要求。現代學校制度建設需要調動社會力量,注重社會參與,以形成多元共治的治理氛圍。教育行政部門須賦權給社會組織,積極培育、發展、充分發揮行業組織、社會力量參與教育管理、決策與監督,以開放的姿態吸引社會力量有序參與學校辦學,通過相關政策制度對此予以引導和規範。要培育第三方社會組織,主要是發揮專業功能,對上為政府決策提供諮詢、建議,對下為學校提供業務指導。當然,這方面能否取得實效,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學校與社會關係的理順以及校長“讓渡”權力的自覺和運用權力的智慧。

  佛山市順德區教育局的做法是:向社會賦權,制定社會組織參與學校工作的章程,明確其功能與職責,鼓勵與引導學校積極引入社會力量參與學校發展。現已初步形成了由政府指導性管理、學校自主管理、行業自律性管理,社會、社區、社會賢達、企業、家長、校友多元參與和協同共治的開放型教育治理體系。他們在實踐中將社會力量參與教育工作分為以下三類:一是監督評價類,區教育局構建了社會力量對學校和校長評價的機制。這套評價體系主要由5項一級指標(規劃與管理、教師發展、育人文化、教與學、學生發展)、12項二級指標和28項三級指標構成,囊括了學校自主發展的方方面面。二是決策諮詢類,主要引入社會賢達對學校重大決策提供參考,區教育局和各鎮(街)教育局都成立了教育決策諮詢委員會,這個智囊團直接參與順德重大公共教育政策的制定。三是促進發展類,吸納社會資源參與學校的發展、管理與監督。同時成立由校友、社會賢達、村居領導等人員組成的學校辦學理事會,理事會通過資助學校辦學經費、參與學校事務和監督,促進學校健康、和諧、快速發展。

  綜上所述,建設現代學校制度可以有三個突破口:其一,從轉變政府職能與管理方式入手,政府從“大校長”的角色地位上解脫出來,給予辦學實體充分的辦學自主權。其二,從培育學校的自主發展意識與能力入手,鼓勵學校在貫徹國家教育方針和遵循國家頒布的學校管理規程的前提下,制定章程和學校發展戰略,不斷完善內部治理結構,加強校長隊伍建設在學校管理的實際過程中形成學校的教育風格、辦學特色和校園文化。其三,從家長和社區參與的角度入手,明確家長和社區是基礎教育的利益相關者,他們有權了解學校教育的基本情況和重大事項,也有責任幫助學校教育的順利開展並在一定程度上參與管理,而他們的滿意則是基礎教育成功的主要標誌。

  (作者:許傑,單位:國家教育行政學院)

標 簽:
  • 學校章程,教師發展,辦學經費,實踐主體,校長培訓
( 網站編輯:趙夢姣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