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學金被截留折射監管缺位

  據報道,每名貧困生每年1250元的助學金,江蘇省灌雲縣陡溝中學的數百名貧困生卻一分也沒拿到,有的孩子因此輟學。這些錢去哪兒了?經查,2012年至2014年間,陡溝中學原校長于寶軍利用職務之便,夥同分管財務副校長張永敏,違規安排學校後勤會計胡方兵截留學校貧困生助學金共計47萬餘元,用於學校的招待費和差旅費。

  如果説貧困金是救命錢,助學金則是“救學錢”。因為貧困學生需要用助學金解決最基本的生計問題,才能繼續學業。若是連吃飯的問題都不能解決,讀書也就難以為繼。其實,國家發放助學金的目的,是以公共兜底的方式,從根本上解決孩子“讀不起書”和“上不了學”的問題。若因助學金被挪用而輟學,這對貧困學生極為不公平,也抹殺了貧困助學的善意。

  基於資金安全性的考慮,早在2001年,教育部、財政部、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三部門聯合印發了《關於落實和完善中小學貧困學生助學金制度的通知》,明確各地應加強對助學金的管理,建立健全相應的財務和審計制度,確保助學金專款專用,及時撥付,提高經費的使用效益。同時,財政專項資金管理辦法明確,國家助學金和免學費資金的管理,實行專款專用、專賬核算,並接受審計、監察部門的檢查和社會的監督。對虛報學生人數,騙取財政補助資金或擠佔、挪用、截留免學費補助資金等違規行為,一經查實將嚴肅處理。

  然而,儘管有制度規範,也有大量被查處的先例,但“將47萬助學金揮霍一空”的案例,還是出現在眼皮子底下。從2012年到2014年,數年時間未能發現,也沒有及時查處,並不是作姦犯科者的手法有多高明,恰是監管體系出現了問題。助學金問題多發,不能簡單歸於少數教育管理者和教師的個人品質問題,更值得反思的恐怕還是制度層面。為何助學金的防線屢屢失守?制度層面的漏洞亟待堵上。

  專款專用、專賬核算、財政審計、監察監督和社會參與,再加上評審、發放的全程公示,如此全面而成熟的防控體系何以未能避免助學金被挪用的結局?徒法不足以自行,究其原因在於制度本身存在著極大漏洞。寫于紙上的制度要真正落實,就得解決“誰來監督和約束”的問題。像此案一樣,若是監督機構能夠啟動審計或者專項監督程式,把專賬核算落實到位,就完全可以避免挪用的發生,而不會陷入事後之補的低效化。

  此次截留助學金事件被舉報後,相關部門採取了“三管齊下”,一是前往學校查閱相關賬目,對照賬目進行走訪核實;二是赴教育機構調取貧困生助學金髮放憑證;三是趕往銀行查看涉事學校相關財務收支情況,很快就查清了事實真相。如此看來,要做好監督總是有辦法,堵住助學金的制度漏洞最終還得靠責任的堅挺。

標 簽:
  • 助學金制度,監管體系,貧困生,貧困學生,學費
( 網站編輯:程衛軍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