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發展新校區當慎之又慎

  隨著高等教育規模的擴大,很多高校老校區變得擁擠不堪,制約了學校發展。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在建和已建的高校新校區已超過200個。985高校已經運作和擬建的校區數量達到140個,平均每所高校超過3個校區,其中山東大學的校區數多達9個。這些新校區普遍採取延伸辦學的模式,即學校本部對所有校區實行“縱向到底、橫向到邊”的管理。新校區在實現辦學空間拓展的同時,也帶來諸多辦學之痛。

  多校區辦學首先面對的是通勤之痛。新校區一般地處偏僻,學生要經受各種生活不便之痛。不少高校的新老校區之間每年通勤支出高達幾百萬元甚至幾千萬元。一般學校在核定校車車次和頻率的時候,既要考慮需求也要考慮成本,不可能充分、及時地滿足所有人的需要。很多學生都有這樣的經歷:排隊一小時,快到自己的時候滿座了,只能眼睜睜看著校車遠去,不得已去趕公交。校區之間的奔波導致師生時間和精力被耗散。很多教師覺得,每次往返新老校區耗時費力。

  多校區辦學一般都會遇到“文化沙漠”之痛。主要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集中在老校區,圖書、資料等學習資源在新老校區之間的分佈不均衡。新校區的圖書館就是大就是新,但“就是沒有書也沒有人”。教師天天也會來,但上完課就得匆匆趕班車走,學生普遍感覺師生之間的交流和互動時間少、頻率低。在許多學生看來,在新校區生活無異於“被流放”。很多學生認為,原本報考一所名校,所期待的就是“能夠在百年老校的校園中感受文化的浸潤”,沒想到最終“卻是在‘文化沙漠’之中苦苦煎熬”。

  多校區辦學也會面臨學科的割裂之痛。綜合性大學學科之間的交叉融合本該是常態。在新校區建成後,人為地將部分學科規劃到了新校區,學科之間的聯繫就被人為割裂開來。原本內涵接近的幾個學科之間交流很多,但有的被定義為傳統學科,留在了老校區,有的則被定義為新興學科,佈局到了新校區,從此學科之間的交往頻率便直線降低。在很多老師看來,到新校區尋求跨學科合作,還不如詢問老校區的隔壁大學。不少老師在這個校區上課,但是科研所需實驗設備卻被佈局到了另一個校區,只能趕到到新校區做實驗。

  多校區辦學所面臨的管理之痛同樣不容小視。國內高校的多校區管理延續了原有的條塊結合管理模式。延伸管理和屬地管理在具體管理過程中呈現高度的張力,管理人員受到校區管委會辦公室的節制,同時又要對本部職能部門負責,容易出現相互推諉的現象,很容易導致多頭管理、銜接不暢、效率低下等問題。新校區管委會辦公室一般只擁有新校區事務的協調權,無權對教學、科研、人事、財務、資産等具體管理事項行使最終決定權。新校區的院係最開始習慣找校區管委會辦公室協調問題,但逐漸發現最終能夠解決問題的還是校本部的處長們。近來,蘇州大學開始探索屬地管理和延伸管理相結合的模式,取得了初步的成效。

  多校區管理在相當程度上緩解了很多高校辦學空間緊缺的問題,已經成為我國諸多高校辦學的現實,對很多辦學空間極度匱乏的高校還將成為未來可能的戰略選擇。但總體而言,我國高校還沒有探索出令人滿意的多校區管理模式。多校區辦學成本非常高,多校區的校務管理也面臨諸多矛盾和壓力,因此我國高校在選擇多校區作為發展戰略的時候應當慎之又慎。

  (作者係同濟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講師)

標 簽:
  • 多校區辦學,新老校區,高校辦學,高校新校區,高校發展
( 網站編輯:程衛軍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