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遴選程式 為司法責任制改革夯實基礎

  員額法官選任工作總體平穩有序,司法人員各歸其位、各盡其責的工作格局基本形成。要進一步做好員額法官遴選工作,應堅持遴選程式上公平公正公開、遴選標準上向實際辦案能力傾斜、績效考核上以客觀量化評價為主、遴選範圍上適時向法官助理延伸。

  截至目前,全國地方各級法院已全面完成員額法官選任工作,共遴選産生入額法官近12萬名,部分地區已計劃或正在推進第二、第三批員額法官選任工作。總的看,各地在遴選過程中,能夠貫徹“考核為主,考試為輔”原則,遴選工作總體平穩有序,司法人員各歸其位、各盡其責的工作格局基本形成,並總結形成一些值得推廣的改革經驗,主要包括:

  一是加強思想引導,做到遴選工作推進到哪一步,思想政治工作就推進到哪一步。如陜西法院建立領導幹部包乾負責制,及時面對面與幹警溝通思想,定向一對一解開心結,並在制定遴選辦法、考核辦法時廣泛聽取幹警意見,將思想政治工作貫穿遴選全過程。

  二是明確員額法官的崗位職責、辦案基數和工作要求。如四川法院根據近三年全省法院收結案數量,測算出入額法官辦案任務考評標準,在遴選前予以公示,讓有擔當者“迎難而上”,讓爭待遇者“知難而退”。

  三是突出辦案實績,確保員額法官整體素質提升。如北京法院在入額條件上,突出審判實績的決定性作用,對行政職級不設統一要求,對年齡和任職年限的規定也較寬鬆,儘量避免一刀切,讓辦案骨幹、優秀年輕法官和資深法官都能按條件和程式入額。

  四是突出能力考察,制定符合法院工作特點的考試辦法。如江蘇法院按照刑事、民事、行政等類別擬制微型訴訟卷宗,通過現場製作裁判文書,考察參試人員分析案件事實、歸納爭議焦點、正確適用法律、製作司法文書的綜合能力,保證選任結果組織放心、幹警服氣、群眾滿意。

  五是對領導幹部入額一視同仁,不搞專門通道或特殊待遇。如浙江法院對所有申請入額的院級領導,由上級人民法院(高級法院院領導由省委組織部考核)考核後,均按照統一的入額標準、程式參加省法官遴選委員會遴選。

  但是,中央改革辦、中央政法委與最高人民法院在督察中也發現,一些地方的遴選工作存在執行中央改革精神不嚴不實、變形走樣現象,影響了司法責任制改革落地見效,主要表現為:一是部分領導幹部入額把關不嚴、遷就照顧,入額後未落實辦案責任;二是入額論資排輩,只講資歷,不重能力;三是考核辦案業績時,領導班子成員評價、民主測評權重過高,未突出辦案實績;四是存在一些長時間不辦案甚至從未辦過案的綜合行政部門人員入額多的問題;五是遴選委員會未起到實質性把關作用,有的地方甚至沒有組織面試;六是遴選程式透明度有待提升,有的地方“只公佈排名,不公佈成績”,有的組織面試後沒有向未入額人員説明理由。

  針對上述現象,中央政法委在督察各地整改的同時,於今年3月印發了《關於嚴格執行法官、檢察官遴選標準和程式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進一步規範了法官遴選標準和程式。最高人民法院也在隨後組織的第三輪改革督察和4月7日召開的“全國法院司法責任制督察整改情況通報暨推進案件繁簡分流機制改革視頻會議”上,重申了中央改革政策要求,要求各地抓好貫徹落實。現結合《通知》內容和相關政策精神,談一談如何進一步做好員額法官遴選工作:

  第一,遴選程式上應堅持公平公正公開。司法責任制改革的實施,必須以遴選産生政治素質好、辦案能力強、專業水準高、司法經驗豐富的員額法官為前提,做到嚴格標準、擇優錄取、寧缺毋濫、逐步增補。

  對於領導幹部入額,應當從實際工作需要出發,不宜簡單説一律入額或一律不入額。分管並從事審判工作的領導幹部,以入額為宜。但除院長外,副院長、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等其他領導幹部入額,都應當按照統一標準、程式參加遴選。各高級人民法院應當在省級層面,統一制定轄區法院領導幹部入額的標準和程式。

  政治部主任、紀檢組長,以及其他司法行政部門負責人符合入額條件,經統一遴選程式入額後,應當在入額名單公示結束之日起三個月內按照規定的組織程式免去原有黨政職務,調整到一線辦案崗位,未按時調整的,應當退出員額。

  在遴選過程中,候選人的考核績效、考試成績和排名情況,都應當向所有人員公開,接受廣大幹警監督。遴選委員會否決候選人入額資格的,應當書面説明理由,並送達相關高級人民法院。

  第二,遴選標準上向實際辦案能力傾斜。按照《通知》要求,員額法官遴選要切實貫徹“考核為主、考試為輔”原則,考試重點考察分析案件事實、歸納爭議焦點、正確適用法律、製作裁判文書等實際辦案能力,防止出現“會考試的不會辦案,會辦案的不會考試”。

  在首批法官集中入額後開展的遴選中,遴選委員會原則上應當對候選人進行面試。遴選委員會委員對候選人入額資格提出異議的,高級人民法院應當及時作出説明,未予説明或説明未獲認可的,經遴選委員會三分之二以上委員表決通過,可以否決相關候選人入額資格。

  第三,績效考核上以客觀量化評價為主。在堅持政治標準基礎上,應當突出對候選人辦案業績、職業操守的考核。對辦案業績的考核,應當重點考察近三年辦案數量、品質和效果。原辦案骨幹調入非辦案部門五年以上的,需回到辦案崗位參與辦案滿一年方可入額。

  需要強調的是,為了避免“以票取人”或按“印象分”排名,避免敢於擔當、不徇私情的候選人受到不公正待遇,辦案業績考核應當以客觀量化評價為主,充分借助案件權重系數等科學指標,適當考慮司法調研成果和表彰獎勵情況。民主測評、領導班子成員評價等主觀評價主要針對政治、廉政、作風等方面,分值合計不得超過考核分值的30%。

  第四,遴選範圍上適時向法官助理延伸。員額法官遴選工作不能僅滿足於消化存量,只將未入額法官列入遴選範圍。對於符合入額法官要求、協助辦案已滿一定年限的法官助理,尤其是改革前已完成初任法官培訓但未任命為助理審判員的人員,應當允許其參加第二批或第三批員額法官遴選,並擇優選任。這麼做既有利於確保法官隊伍有序更新,優化隊伍年齡結構,也有利於健全法官養成機制,拓展法官助理職業空間,穩定審判輔助人員隊伍。

  (作者單位:最高人民法院)

標 簽:
  • 遴選,辦案,司法人員,司法文書,改革精神
( 網站編輯:董航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