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思想困惑是可以解答的

——兼談堅定馬克思主義的信心

  改革開放以來,在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的進程中,我們面臨的理論問題是很多的。例如,在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必要性方面,有人就常常提出這樣一些問題:資本主義國家不講馬克思主義,不是發展得也很好嗎?社會主義好,為什麼全世界大多數國家不搞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提出畢竟一百多年了,還管用嗎?這些問題可能是很多人困惑的根本性問題,如果不能很好地回答,那麼要讓他們樹立對馬克思主義的信心是很困難的。而要回答好這些問題,就要站得高、望得遠,並結合歷史與現實、理論與實踐、國內與國際,把道理講清楚。這裡,我對這幾個問題略作分析和解答。

  關於“資本主義國家不講馬克思主義,不是發展得也很好嗎?”

  此問題乍看好像有道理,但稍作分析就會發現,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問題。一方面,“資本主義國家發展得很好”這個觀點,並不成立。從現實來看,世界上有很多國家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但真正發展得好的也就只有幾個是發達國家,其餘大部分是發展中國家,有不少發展得還不如我們國家。從歷史來看,資本主義發展中的問題就更多,特別是少數幾個發達國家,都有不光彩的歷史,如販賣黑奴、實行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侵略政策,甚至在20世紀為瓜分世界市場發動了兩次世界大戰,給人類帶來了空前災難。我們國家就曾經飽受西方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的蹂躪。

  另一方面,“資本主義國家不講馬克思主義”,也不完全成立。因為雖然世界上多數資本主義國家的執政者不講馬克思主義,甚至鎮壓馬克思主義者,但不等於這些國家廣大人民群眾不講馬克思主義。不要忘記,馬克思主義恰恰産生在19世紀最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如果沒有馬克思主義所指導的世界性工人運動及其與資本主義制度的不斷抗爭(順便説一句,最近西方發達國家的工人罷工和“新社會運動”,還在不斷發生),也不會有今天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所實行的各種福利制度。事實上,在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中,馬克思主義的影響是巨大的,正是它成為改造資本主義制度的重要動力。

  再者,看資本主義好與不好,還要從理論上做出分析。馬克思的資本主義危機理論早就從理論上説明瞭資本主義的固有矛盾和弊病,並預言資本主義如果不改變其制度,那麼經濟危機就不可避免,它就永遠只能在週期性的危機和動蕩中生存,並最終被新的社會制度所取代。從實踐上看,每一次危機都逼迫資本主義在制度上做出讓步和調整,向社會主義邁進一步。所以,今天的資本主義已經遠遠不同於十八九世紀的資本主義,它雖變得“好”多了,但這個“好”恰恰是社會主義因素越來越多。

  關於“社會主義好,為什麼全世界大多數國家不搞社會主義?”

  仔細分析就會發現,這個問題只是看到了暫時的、表面的現象,而沒有從歷史的、本質的、世界潮流發展趨勢的高度看問題。

  如果就當前來看,世界上的社會主義國家的確是少數,而且有的還比較落後,並不令人滿意,似乎社會主義沒有什麼前途。但如果從社會主義的本質以及世界潮流發展的趨勢來看就會發現,在當今世界上雖然傳統蘇聯模式的社會主義風光不再,但社會主義潮流依然沒有減弱,只是改變了形式而已,即“特色社會主義”大潮方興未艾。不僅我國以及其他幾個社會主義國家在搞具有自己特色的社會主義,世界上還有許多國家也在搞“特色社會主義”。北歐的民主社會主義長盛不衰,儘管按照科學社會主義的標準我們很難承認它是真正的科學社會主義,但毫無疑問它與傳統資本主義相比已經有了很大不同,特別是其分配製度以及相應的社會福利體系,已經在一定意義上打破了“按資分配”的資本邏輯,具有一定的社會主義因素,甚至具有低層次的“按需分配”的共産主義因素。近年來,南美洲一些國家都在搞“21世紀的社會主義”,非洲也有一些國家在探索社會主義道路。

  更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在少數資本主義國家中,共産黨通過議會民主途徑上臺執政,如薩爾瓦多、尼泊爾,並逐步推行社會主義政策。還有,在一些資本主義國家裏,局部地區由共産黨通過選舉上臺執政,如在印度的兩個邦,共産黨執政多年;法國有30多個城市或地區由共産黨執政;即使在比較典型的英美資本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因素也越來越多,包括福利體系越來越完善、政府調控市場機制越來越多,因為不斷出現的社會運動、經濟危機的壓力和日益深化的經濟全球化,逼迫資産階級政府不得不加強分配製度改革和市場調控。所以,難怪很多人到了西方一些發達國家會感覺它們很“像”社會主義。就連西方一些主流思想家也越來越贊成社會主義,以致提出當今世界上有三種社會制度,即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共産主義。這樣的制度區分雖不正確,但這表明社會主義已經越來越為更多的人們所接受。

  一句話,就整個當今世界潮流來説,兩種社會制度的轉換正在悄然而深度地進行著。可以説,這是當今乃至未來上百年世界發展的大趨勢,是不以任何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儘管從形式上看,資本主義還是今天世界的主流,但從實質上看,社會主義正在日益強盛。而且,中華民族在這樣的人類社會制度轉化潮流中,正在發揮並將繼續發揮重要作用。

  當然,世界兩大社會制度並存的格局還會長期維持,資強社弱、西強我弱的局面也不會在短期內改變。因此,我們既要站得高、看得遠,把握世界大勢,堅定制度自信,又要腳踏實地,主動適應世界潮流,推進我國現代化建設邁上新水準,同時積極參與全球治理,為人類文明進步事業作出自己的貢獻。

  關於“馬克思主義提出畢竟一百多年了,還管用嗎?”

  這也是一個模糊的、似是而非的問題。首先,這裡講的“馬克思主義”是指經典的馬克思主義,而我們講的馬克思主義是比較廣義的,是發展著的馬克思主義,既包括經典的,也包括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所以,籠統地説馬克思主義是一百年前的理論,是不對的。即使是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也不能簡單説過時了,而要作具體分析。不錯,他們的思想也有歷史局限性,如馬克思沒有見過汽車,恩格斯沒有見過飛機,列寧沒有見過電視和電腦,因此他們不可能為解決汽車時代、資訊時代的問題提供現成的答案。同樣,他們也不可能為各種“特色社會主義”提供解決問題的方案。然而,他們思想中的一些基本觀點、原理是不會過時的,正像歐幾裏得的幾何原理、牛頓力學的基本原理並不會隨著社會發展而過時一樣,這些原理在一定範圍內永遠有效。

  需要強調的是,這裡所説的“一定範圍”,是指理論的有效範圍或條件。任何理論都有一定的適用範圍,在此範圍內,它是真理,會有效;而一旦超出這個範圍,它可能就會失效。從一定意義上説,一種好的理論要發揮好的作用,還要有好的理論使用者。所以,當我們追問經典馬克思主義是否管用時,還應當追問:“我是否會用馬克思主義原理?”一種理論再好,如果你不會用,那它也不會産生好的效果。這本來是常識,但一到了社會科學領域,有些人似乎就糊塗了,往往連常識都會違背。如果一個根本不懂物理學的人硬説牛頓力學過時了,有些人會嘲笑他;而一些根本不懂馬克思主義的人,硬説馬克思主義的某種理論過時了,有些人居然還會附和。這難道不值得我們反思嗎?

  經典馬克思主義中確有一些觀點過時了,因為它們發生作用的歷史條件已經不存在了。最典型的就是馬克思、恩格斯關於爭取工人“八小時工作日”的觀點,已經隨著這個問題的解決而早已過時,只具有歷史文獻的意義。但是,經典馬克思主義中還有很多觀點和理論不僅沒有過時,而且還很有指導意義。這集中體現在:一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立場、觀點和方法,永遠值得我們學習和運用;二是經典作家關於社會主義建設的基本理論。今天學習運用經典馬克思主義,主要就是要學習運用這樣一些基本理論。當然,對於這些理論,不光是要學習,更重要的是發展。

  當前,要增強人們的馬克思主義理論自覺和理論自信,關鍵是要解決人們的思想困惑,回答人們在實踐中遇到的問題。就我國情況來説,絕大多數人特別是理論工作者、青年學生是贊成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對此要充分肯定。即使對有些人注重學習引進國外學術思想這一現象,也要看到其積極方面是主流,消極方面是支流。實際上,大家反感的不是馬克思主義理論,而是重復地、空洞地、回避現實問題地講理論。有鋻於此,我們的理論研究、課堂教學等,都應當以問題為中心,而不能抽象地講理論。正像有的同志所説,如果我們的理論研究、課堂教學總是在自説自話、自我欣賞、自我滿足甚至自欺欺人,最後必然自取滅亡。這話絕非危言聳聽,蘇聯就是前車之鑒。

  (作者:中央編譯局研究員)

標 簽:
  •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馬克思主義,資本主義國家,社會制度,特色社會主義
( 網站編輯:董航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