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總則:當代法治精神的鮮明體現

  《民法總則》通過立法程式,已經正式頒布,完成了編纂民法典的第一步計劃。這一部民法單行法作為統領民法典各編的總綱,體現了當代法治精神,具有極為重要的社會意義。這裡以其中的幾條新規定為例試作分析。

  民事權益受法律保護原則得到了充分體現

  民事權益受法律保護原則,在以往《民法通則》中是有規定的,該法第5條規定:“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權益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侵犯。”在《民法總則(草案)》第四次審議稿中,把這個原則規定在第9條,即:“民事主體的人身權利、財産權利以及其他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侵犯。”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審議《民法總則(草案)》時,有的代表提出,民事權利受法律保護是民法的基本精神,統領整部民法典和各民商事特別法,建議進一步突出民事權利受法律保護的理念。法律委員會贊成上述意見,將草案第9條移至第2條之後,形成了《民法總則》現在的第3條。

  《民法總則》的這一規定,與《民法通則》中這一規定所處的位置相比較,地位是完全不同的。應當説,《民法總則》通過這一立法體例的變動,大大地張揚了民事權利的地位,突出了對民事權利的保護,強調了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得侵犯民事主體的民事權益這一最為重要的原則。

  很多學者在解釋民事權利受法律保護原則的性質時,就強調這一原則實際上就是私權神聖原則,我也大致贊成這種主張。對這一原則這樣理解並不誇張。可以再進一步看《民法總則》第187條規定,即:“民事主體因同一行為應當承擔民事責任、行政責任和刑事責任的,承擔行政責任或者刑事責任不影響承擔民事責任;民事主體的財産不足以支付的,優先用於承擔民事責任。”刑事責任和行政責任都是責任人對國家承擔的責任,其中財産性的責任,支付承擔責任的財産都是上交國庫,成為國家收入的。而承擔民事責任,則是向受害人一方承擔,其承擔民事責任的財産都成為受害人的財産,用以補償受害人的損失。在這種國家利益與個人利益衝突的時候,《民法總則》突出保護私人利益,而不是優先實現國家利益,正是體現了私權神聖的原則。

  把公序良俗作為民法基本原則體現了當代法治精神

  《民法總則》第8條把公序良俗作為民法的基本原則,這是《民法通則》所沒有規定規範的。所謂公序良俗原則,實際上是以一般的道德為核心,民事主體在進行非交易性質的民事法律行為時,應當尊重公共秩序和善良風俗,並將這一原則作為民法的基本準則,要求民事主體對社會公共秩序和道德予以起碼的尊重,針對的主要是非交易性質的民事法律行為。其基本作用是,在非交易的民事法律行為和民事活動中,把公序良俗作為衡量利益衝突的一般標準,平衡民事主體之間的利益衝突,確保正常的社會公共秩序,強調善良風俗的道德標準也是衡量民事法律行為效力的準則,以此保護弱者,維護社會正義。

  公序良俗原則是當代法治精神的體現,最主要表現在:第一,為了實現對社會秩序的控制,不可能全部由強行法去完成,規定公序良俗就是為了強調:民事主體進行民事活動必須遵循社會所普遍認同的道德,補充強行法規定的不足,從而保證社會的有序發展。第二,對私法自治進行必要的限制。《民法總則》第5條規定:“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自願原則,按照自己的意思設立、變更、終止民事法律關係。”這就是私法自治原則。貫徹私法自治,必須以公序良俗原則作為配套,私法自治原則必須在不違背公序良俗原則之下才為適法行為,要對民事法律行為提供更為全面的規則,並對其法律效力作出評價。第三,更好地弘揚社會公共道德,建立穩定的社會秩序,從而保證社會生活和民事活動有序發展。

  因此,我們既要尊重民事主體的意思自治,按照自己的意思設立、變更、終止民事法律關係,同時也必須尊重公共秩序和善良風俗。如果違反公序良俗原則,那法律就會強制認定這種民事法律行為是無效的。這正是《民法總則》第153條確認“違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的法律基礎。

  可見,只要有私法自治原則,就要有公序良俗原則。這兩個原則只有全面配套適用,才能夠建立起和諧的社會秩序,體現當代的法治精神。

  規定習慣作為民法法源具有重要的法治價值

  《民法總則》還有一個特別重要的規定,就是在第10條規定的,習慣為我國民法法源。

  所謂民法法源,就是民法的表現形式、民法的淵源。有一個特別有意思的對比,那就是《民法通則》第6條和《民法總則》第10條。《民法通則》第6條規定:“民事活動必須遵守法律,法律沒有規定的,應當遵守國家政策。”《民法總則》第10條規定:“處理民事糾紛,應當依照法律;法律沒有規定的,可以適用習慣,但是不得違背公序良俗。”這兩個條文對比,有兩個最重要的區別:

  第一,在法律沒有規定的時候,《民法通則》規定的是遵守國家政策,而《民法總則》規定的是可以適用習慣。在民法領域,民事法律規定不足是比較常見的,因此應當適用習慣來補充,還可以用法理來補充,但是不能用政策來補充,因為政策不是法律,不完全具有法律的穩定性、安定性、公示性和強制性,立法機關和政策制定機關也不相同,因此不能以政策代替法律。只有通過立法程式把政策法律化,通過立法程式,使政策規定的內容變成法律條文,才具有法律的屬性。法律規定不足就適用政策,表明瞭國家法治的不健全;法律規定不足適用習慣或者法理,正是法治健全的表現。即使法律的明文規定不足,也有習慣或者法理作為法律的表現形式,使所有的民事糾紛都能得到解決,這正是現代法治精神的體現。

  第二,《民法通則》的規定是:民事活動必須遵守法律,《民法總則》的規定是:處理民事糾紛,應當依照法律。這兩種不同的表述也表達了完全不同的法治理念。民法的主要屬性是任意法,只有少部分的規範具有強制法的效力。《民法通則》規定民事活動必須遵守法律,就沒有體現這種民法基本屬性的要求。例如,儘管《合同法》對於合同的訂立、生效、履行、終止都規定了具體的規範,但是主要的內容都是任意性的、示範性的,當事人可以根據雙方的合意,確定合同的內容,而不是必須遵守《合同法》的規定。《民法總則》的規定是:處理民事糾紛,應當依照法律,就是説,當民事法律關係當事人對設立、變更、消滅民事法律關係出現爭議時,要按照法律規定處理,這個“法律規定”就比較寬泛,如果約定沒有違反法律或者公序良俗,則約定優先;如果雙方對約定有爭議,那就要進行解釋,依照法律規定的內容判斷,對糾紛進行處理。《民法總則》和《民法通則》這兩種不同規定表達的是,《民法總則》是完全依照民事法律關係的運作規律確定法律適用的法源,而《民法通則》過於強調民法的剛性,不符合民法的基本屬性。這樣兩部法律規定的兩種不同內容,剛好表現了《民法總則》的時代法治精神。

     (作者:中國人民大學民商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標 簽:
  • 民法總則,民法通則,民法基本原則,法治理念,民事主體
( 網站編輯:董航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