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法院內設機構改革路徑研究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對司法改革進行了頂層設計,為建設法治中國勾勒了改革整體框架。改革既離不開頂層設計的全局統攬,也離不開基層的實踐和探索。當前,全國法院員額法官選任工作已基本結束,內設機構改革已提上日程,在頂層設計尚未出臺之前,急需出臺符合司法規律和當前審判實踐的過渡方案。筆者在此略書己見。

  一、法院內設機構改革的必要性

  目前,人民法院內設機構配置存在的弊端日益凸顯。一是法院內設機構數量不斷增加,特別是非審判機構增長迅速。內設機構數量過多造成職能交叉,庭室之間的衝突日益增多。過多的管理層次造成管理難度加大費用增多,資訊交流速度減慢,資訊流失多,失真率高,成員缺乏自主性和創造性。分工過細造成各部門副職多,工作之間的協調成本高,影響了法院的總體工作效率和工作品質。二是全國法院的內設機構設置不統一,“科層制”管理模式固化。審判權運作行政化內部表現為裁判文書層層簽發,不符合司法親歷性;外部表現為法院上下級的指導關係已經異化為行政管理關係。三是按案件類型設置的審判庭管理模式,雖然有利於提高法官對某種類型案件的專業化水準和工作熟練程度,但專業化分工阻礙了複合型法律人才的培養。一旦某種類型的案件出現井噴式增長,其他法官由於對此類型案件陌生不能分擔或者短時間內不能上手,以致部分法官的負荷過重。而且重復審理同一類型案件容易造成法官工作枯燥、單調。四是員額制改革後非審判業務部門的法官回歸審判一線的職級待遇問題。行政職級與福利待遇掛鉤機制長期存在,“官本位”思想不可避免在司法機關存在,職位安置事關物質待遇和人格尊重,幹部能上難下的問題橫亙在改革面前。

  二、過渡時期內設機構配置構想

  以法官為中心來設計和運作法院內設部門和管理體制。遵循審判工作規律,兼顧當前司法工作特點。既保證當前審判工作順利開展,又為將來實行全國統一的、法定的內設機構配置奠定基礎,起到平穩過渡作用。

  1.過渡時期的內設機構

  設立審判業務庭(審判團隊)。根據人員分類,入額法官全部編入審判庭,有多少個入額正職設多少個審判庭。審判庭按照現職一名中層正職、副職、審判員、法官助理、若干書記員模式組建,實行扁平化管理,不考慮專業劃分,不再按立案、刑事、民事、行政、審判監督、執行等專業領域分設。遵循“合作大於制約”的原則,由審判長(庭長)與副庭長、審判員、法官助理、書記員雙向選擇産生。

  設立綜合行政部門(非審判業務機構)。按照原來的職位,非入額法官安排到準審判業務部門,如審管辦、研究室、執行局等。無審判資格幹部安排到後勤保障部門,如辦公室、機關黨委、政治部、紀檢監察室、老幹部處等。有多少個正職保留多少個部門,綜合考慮職能相關性,整合撤並,劃入有非入額中層正職的部門,弱化“行政化”思維,進行民主化、扁平化管理。

  2.過渡時期內設機構的運作機制

  案件分配實行“隨機多輪選案”制,所有涉及到裁判的事項統一由審判庭擔當,立案部門將一定時期內收到案件,分門別類隨機排好,由各審判庭按順序依次分別從不同類型組挑選。沒有分完的案件進入第二輪,案件分值提高。還有剩餘的案件則進入第三輪,分值再提高,依次類推,直至全部分配完畢。各審判團隊輪流優先選擇,可通過抽籤排列一個順序,每個團隊都有優先的機會。

  各審判團隊可根據自身的優勢、案件的難易程度以及承辦法官的個人興趣、發展方向等自主選擇刑事、民事、行政、執行、再審等類型案件。行使選擇權應符合法律規定,如發回審理應另行組成合議庭的以及訴訟法、法官法規定應當回避的案件須自動回避。有些案件必須選擇承辦,如發回重審後又上訴到本院的案件,還由原承辦人審理。

  審判團隊年終考核以所辦案件分值之和來計算工作量,作為績效考核依據。審管辦負責案件流程管理,紀檢監察負責違法審判責任追究。

  非審判事務由綜合部門負責,實行專事專人,改過去部門負責為專員負責,按事設崗,定人員、定職責。非入額法官在研究室、審管辦、立案訴訟服務中心、執行局優先使用。執行局實行警務化管理,既避免審判資源閒置,又保證行動迅速,人員待遇提升。

  三、過渡時期內設機構配置改革的積極意義

  一是適應了以審判權為核心的審判權力運作機制,符合世界各國法院“有法官的專業分工而無內設機構的專業分工”的通行做法,與國際接軌。

  二是“隨機多輪選案”制科學合理地完成了案件的繁簡分流。以往案件不分難易,年輕法官也可能碰到疑難案件,不知從何下手。採用“隨機多輪選案”後,團隊將簡易案件交給年輕法官承辦,分值高的案件交給資深法官辦理,從而在團隊內部完成繁簡分流。由於分值高,資深法官可以佔用團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為把重大疑難案件辦成精品提供了條件。實力較弱的團隊會選擇難度系數小的案件辦理,以案件數量上的優勢彌補案件分值低的劣勢,從而在團隊之間完成案件的繁簡分流。解決了原來在分配案件審理類型、數量上産生的各種矛盾,平衡了團隊之間、法官之間工作量。尊重了個體的興趣取向,法官主觀能動性得以充分發揮,鑽研業務有興趣,辦案有積極性,有利於專家型法官的培養;協作過程中也完成了以老帶新,法官隊伍整體素質得到提升。

  三是入額法官全部辦案,回歸法官本位,確保了審判力量充足;解決了入額法官在審判崗位和非審判崗位之間調整難;解決了法官業績考核難。由於各審判團隊的工作任務、性質等都是一致的,能夠進行統一評比與管理,為建立科學合理、客觀公正、符合規律的法官業績評價機制打下基礎。

  (作者單位:河南省新鄉市中級人民法院)

標 簽:
  • 內設機構,機構改革,繁簡分流,審判權力,團隊
( 網站編輯:董航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