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把握偉大鬥爭的政治內涵

2018年10月11日 09:39:52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作者: 張城

  實現偉大夢想,必須進行偉大鬥爭。我們黨團結帶領人民所進行的偉大鬥爭,其鬥爭本身不是目的,而是為了增進人民福祉、實現民族復興,我們黨要團結帶領人民有效應對重大挑戰、抵禦重大風險、克服重大阻力、解決重大矛盾,必須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才能走向勝利彼岸。

  黨的十九大要求,要統攬偉大鬥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將“四個偉大”作為一個完整體系提出。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偉大鬥爭,它是統攬“四個偉大”的前提,偉大工程的建設、偉大事業的推進、偉大夢想的實現都要通過偉大鬥爭。十九大報告鮮明地指出:“中國共産黨是敢於鬥爭、敢於勝利的偉大政黨。”中國共産黨建黨至今近百年的歷史,就是一部黨團結帶領人民為實現民族復興歷史使命而進行偉大鬥爭的壯麗史詩,可歌可泣,氣吞山河。

  習近平總書記曾意味深長地説:“黨的十八大報告有一句話,我主持起草工作時就主張要寫上去,就是‘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項長期的艱巨的歷史任務,必須準備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這句話涵義是很深的。”早在1962年七千人大會上,毛澤東同志就指出:“從現在起,五十年內外到一百年內外,是世界上社會制度徹底變化的偉大時代,是一個翻天覆地的時代,是過去任何一個歷史時代都不能比擬的。處在這樣一個時代,我們必須準備進行同過去時代的鬥爭形式有著許多不同特點的偉大的鬥爭。”面對改革開放後的新形勢,鄧小平同志也曾強調:“社會主義社會目前和今後的階級鬥爭,顯然不同於過去歷史上階級社會的階級鬥爭,這也是客觀的事實,我們不能否認,否認了也要犯嚴重的錯誤。”由此可見,從毛澤東、鄧小平到習近平,我們黨關於偉大鬥爭的重要論述始終一以貫之。如何準確、全面理解總書記所特別強調的偉大鬥爭的深刻內涵,這是擺在當代中國共産黨人面前的重要政治任務,也是新時代加強黨的建設特別是政治建設的一個重要課題,亟待從理論上進行系統研究,從實踐中不斷總結提煉。

  發揚鬥爭精神

  社會在矛盾運動中前進。唯物辯證法告訴我們,矛盾存在於一切事物的發展過程中,並且每一事物的發展過程中都存在著自始至終的矛盾運動,這即是矛盾的普遍性或絕對性。矛盾無時不在、無處不有,事物矛盾的法則是自然和社會的根本法則。有矛盾就會有鬥爭。中國共産黨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思想指導的政黨,從不回避矛盾,甚至是激烈尖銳的黨內矛盾,勇於發揚鬥爭精神。正如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時期所言:“黨內不同思想的對立和鬥爭是經常發生的,這是社會的階級矛盾和新舊事物的矛盾在黨內的反映。黨內如果沒有矛盾和解決矛盾的思想鬥爭,黨的生命也就停止了。”中國共産黨之所以能夠贏得革命鬥爭的勝利,就在於敢於實事求是地面對矛盾,進而在不斷解決矛盾過程中獲得自身的發展與進步,一部黨史就是一部不斷直面矛盾、敢於鬥爭、最終實現團結的生動歷史。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就是不要忘記我們是共産黨人,我們是革命者,不要喪失了鬥爭精神,時刻保持共産黨人的革命理想與鬥爭精神。毛澤東同志曾説:“不要散佈幻想,不要在精神上解除自己的武裝。不作精神準備,就無法教育人民,無産階級自己也就沒有革命幹勁。用和平手段也是要鬥爭的。”這即表明,無論是採取暴力的革命鬥爭方式還是亦敵亦友的和平鬥爭環境,革命鬥爭精神都是共産黨人與生俱來的精神基因與身份標識,須臾不敢丟,時刻不能忘。當今世界,和平與發展仍是時代主題,但國內外形勢正在發生深刻複雜變化,面臨著許多不確定性的巨大風險與挑戰。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面對新形勢新挑戰,要發揚鬥爭精神,既要敢於鬥爭,又要善於鬥爭,在事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前途命運的大是大非問題上堅定不移,在改革發展穩定工作中敢於碰硬,在全面從嚴治黨上敢於動硬,在維護國家核心利益上敢於針鋒相對,不在困難面前低頭,不在挑戰面前退縮,不拿原則做交易,不在任何壓力下吞下損害中華民族根本利益的苦果。”特別是我們黨的宣傳思想陣線,一定要增強陣地意識,這個思想陣地我們不佔領,人家就會去佔領。黨的宣傳思想工作者一定要當戰士、不當紳士,不做“騎墻派”和“看風派”,不能搞愛惜羽毛那一套。

  豐富鬥爭形式

  早在延安時期,毛澤東同志在《〈共産黨人〉發刊詞》中就曾深刻指出:“我們黨已經能夠把武裝鬥爭這個主要鬥爭形式同其他許多的必要的鬥爭形式直接或間接地配合起來,就是説,把武裝鬥爭同工人的鬥爭,同農民的鬥爭(這是主要的),同青年的、婦女的、一切人民的鬥爭,同政權的鬥爭,同經濟戰線上的鬥爭,鋤姦戰線上的鬥爭,思想戰線上的鬥爭,等等鬥爭形式,在全國範圍內或者直接地或者間接地配合起來。”由此,我們才能深刻理解井岡山時期,毛澤東嚴厲批評紅四軍內部以林彪為代表把軍事和政治鬥爭割裂開來,只注重單純軍事觀點的政治意義。只有從單一的軍事路線鬥爭走出來,豐富和加強黨的鬥爭形式,從各方面應對來犯之敵才能贏得革命的最終勝利。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同志又對此作了深刻總結:“資産階級的政治家説,共産黨的哲學就是鬥爭哲學。一點也不錯。不過,鬥爭形式,依時代不同而有所不同罷了。”

  新時代,面對複雜多變的國內外環境,習近平總書記特別強調:“各種敵對勢力絕不會讓我們順順利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鄭重提醒全黨必須準備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的一個原因。這場鬥爭既包括硬實力的鬥爭,也包括軟實力的較量。”我們黨總能實事求是地把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同中國與世界的具體實際緊密結合起來,從實踐中一步一步地認識鬥爭的客觀規律,豐富鬥爭形式。鬥爭,從來都不僅僅只是武裝鬥爭,它既可以是血與火的革命戰爭,又可以是看不見硝煙的思想文化鬥爭,敵我之間的鬥爭從來都不只是單一形式的較量,而是全方位多層次的對抗。要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為全黨指明瞭各種不同領域的鬥爭形式:一是堅決反對一切削弱、歪曲、否定黨的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言行;二是堅決反對一切損害人民利益、脫離群眾的行為;三是堅決破除一切頑瘴痼疾;四是堅決反對一切分裂祖國、破壞民族團結和社會和諧穩定的行為;五是堅決戰勝一切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領域和自然界出現的困難和挑戰。並特別強調全黨要充分認識這場偉大鬥爭的長期性、複雜性、艱巨性,發揚鬥爭精神,提高鬥爭本領,不斷奪取偉大鬥爭新勝利。

  實現鬥爭目的

  為了實現黨內高度的團結統一,我們黨在原則問題上必須進行嚴肅的黨內思想鬥爭。黨章即明確要求:“在原則問題上進行思想鬥爭,堅持真理,修正錯誤。”縱觀我們黨近百年黨史,特別是黨的幼年時期尤為如此,從陳獨秀、李立三到瞿秋白、王明、張國燾等,可以説每一次黨內的思想鬥爭都關係著黨的團結統一,甚至生死存亡。正如劉少奇同志在《論共産黨員的修養》中所言:“黨內鬥爭之所以必要,並不是由於我們主觀地嗜好鬥爭,歡喜爭辯,而是由於在黨的發展過程中和無産階級鬥爭過程中産生了黨內原則上的分歧。在這個時候……任何妥協都是無濟於事的。這就是説,當著問題的爭論已經發展成為原則上的爭論,非用鬥爭來解決不可的時候,我們應該毫不躲避地進行黨內鬥爭,來解決這些爭論。”鬥爭本身不是目的,我們黨從來都是採取批評和自我批評,團結——批評——團結的思想鬥爭方式,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歷來是我們黨內思想鬥爭的基本原則。為此,毛澤東同志曾十分生動地説:“仍然把他們當作同志看待,當作兄弟一樣看待,給以熱忱的幫助,給他們以改正錯誤的時間和繼續從事革命工作的出路。必須留有餘地,必須有溫暖,必須有春天,不能老是留在冬天過日子。”在原則上經過了嚴肅的黨內思想鬥爭,我們黨得以實現革命性鍛造,極大增強了黨的創造力、凝聚力和戰鬥力,黨的團結統一更加鞏固。

  實現偉大夢想,必須進行偉大鬥爭。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近代以來中華民族最偉大的夢想。中國共産黨一經成立,就義無反顧肩負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使命,近百年來我們黨無論弱小還是強大,無論順境還是逆境,都初心不改、矢志不渝。我們黨團結帶領人民所進行的偉大鬥爭,其鬥爭本身不是目的,而是為了增進人民福祉、實現民族復興,我們黨要團結帶領人民有效應對重大挑戰、抵禦重大風險、克服重大阻力、解決重大矛盾,必須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才能走向勝利彼岸。而民族復興偉大夢想的最終實現,必須培養可靠的接班人。黨的十九大明確要求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當前,內外各種社會思潮交織交鋒,你方唱罷我登場,目的就是要同我們爭奪陣地、爭奪人心。偉大鬥爭,歸根到底最終還是人心之爭。正如毛澤東同志所言,這一場鬥爭是重新教育人的鬥爭,是重新組織革命的階級隊伍,把絕大多數人改造成為新人的偉大的運動。因此,要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就必須旗幟鮮明堅持馬克思主義,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堅持意識形態領域的思想鬥爭,立德樹人、以文化人,通過主觀世界的精神洗禮,塑造社會主義時代新人的政治靈魂。

  (作者單位:中央黨校文史部)

標簽 - 偉大政黨,黨的團結統一,精神基因,偉大工程,偉大復興
網站編輯 - 錢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