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為:如何解讀今年政府工作報告

2018年03月11日 18:33:18
來源: 觀察者網 作者: 記者 韓京霏

  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作政府工作報告。報告在回顧過去五年工作、闡述2018年經濟社會發展總體要求和政策取向的同時,也對2018年政府工作提出了九點建議。同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兼秘書長王晨就憲法修正案草案作出説明。

  國際關係風雲激蕩、不確定因素增加;國內深化改革,攻堅克難面臨重要關口。在這一背景下,李克強總理的這一次政府工作報告蘊含了哪些資訊?對我國現行憲法作出21條修改的憲法修正案(草案),又該如何解讀?張維為教授在中國國際電視台擔任兩會點評嘉賓後,接受了觀察者網的採訪。

  觀察者網:今年的憲法修正案(草案)提議,憲法第一條第二款中增寫一句“中國共産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您如何看待這一修改?

  張維為:這次憲法修正案草案把黨的領導放入憲法第一條。對於這個變化,我們要了解一些當時的背景。1982年起草現行憲法的時候,由於經歷了文革混亂和剛剛對外開放,許多人一下子看到外國這麼發達,我們這麼落後,完全失去了制度自信。當時不少人質疑,新的憲法中不宜提黨的領導。但鄧小平説,憲法中一定要提四項基本原則,其核心就是堅持黨的領導。

  1980年代中後期,我們很多國人,包括許多黨員幹部還是不自信。當時有人謾罵共産黨,人家説你這是違憲,他説,黨的領導只是寫在憲法的序言裏,而不是憲法的正文中,這不屬於違憲,好像寫在序言中與正文中的內容不具備同樣的法律效力。這次憲法修正案草案明確地將黨的領導內容寫入憲法正文的第一條,這是我們制度自信的很好體現。

  過去二十多年,我們看到了蘇聯解體、南斯拉伕解體、顏色革命褪色、阿拉伯之春變成阿拉伯之冬,看到今天西方制度陷入的巨大困境;與此同時中國在黨的領導下迅速崛起,震撼了世界。我們新的社會共識已經基本形成:是黨的堅強領導保持了國家的獨立穩定團結,使中華民族走向全面復興。所以這一條修正案對於中國進一步崛起和國家長治久安的意義,怎麼強調都不會過分。

  我還要補充一句,中國共産黨不是西方意義上的政黨。中國共産黨這個“黨”和美國民主黨、共和黨的“黨”有著完全不同的含義。西方的政黨是公開的“部分利益黨”,中國共産黨是遵循中國自己的政治傳統的“整體利益黨”,代表整個國家絕大多數人的整體和長遠利益。

  中國是一個文明型國家,是世界上唯一的連綿5000年而沒有中斷的古老文明與一個超大型現代國家的結合,也是一個“百國之合”的國家,其治國理政的傳統歷來是統一的執政團體,中國共産黨還是這個傳統的繼續和發展。我個人認為21世紀的國際競爭,關鍵要看一個國家有沒有能夠代表人民整體和長遠利益的政治力量,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一直更看好中國模式。  

  觀察者網:關於國家主席任職方面的修正,您如何解讀?

  張維為:這個修正引起很多關注。其實自從江澤民時期開始的實踐證明,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由同一位領導人擔任是一個好做法,保證了中國的穩定和崛起。但是在黨章中,黨的總書記也好,軍委主席也好,沒有規定只能連任兩屆。因此這次在憲法中做了調整,這樣三者就統一起來了。

  但這不是終身制,我們的黨章中有明確的規定,不搞終身制,出於年齡和健康原因,還規定了幹部的退休制度。實際上,這也是世界上許多國家的普遍做法,即四年或五年為一個任期,但對於可以連任多少次,沒有硬性的規定,像德國的默克爾總理,現在已經進入了第四個任期。

  我一直説一個好的政治制度,既要有“下下策”,也就是保底的制度安排,這包括防止壞人做壞事,包括退休機制、包括集體領導制度等,但它也要有“上上策”,即能讓好人做好事、做大事。兩者的結合才是比較理想的制度,中國政治制度這方面的探索和安排是比較成功的。像小布希這樣在任期內可以隨意發動兩場愚蠢的戰爭,在中國今天的政治體制下是不可思議的。

  觀察者網:您如何看待這次政府工作報告中對過去五年經驗的總結?

  張維為:政府工作報告對過去五年的經驗有一個很好的總結。我們的成績確實是非常了不起的。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了30%,這意味著我們比美國、日本、歐洲對世界增長的貢獻加在一起還要多。

  特別重要的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美國等西方國家採取的幾乎都是貨幣寬鬆政策,講白了就是直接或間接地印鈔票,這是極其自私和不負責任的做法。中國是為數不多進行了實質性改革,推動經濟結構調整、優化、升級的國家,我們過去五年的這種堅持,今天使我們嘗到了甜頭。

  西方國家現在也開始看到中國正在成為創新的超級大國,我們在新經濟的很多方面已經引領全球。我覺得這樣的比較很有意思。面對經濟困難的時候,西方國家沒有真正進行改革,而是在印鈔票,股票上去了,實體經濟沒有上去,但是中國真的進行了結構改革。我們提出“加快新舊發展動能的轉換”,現在我們的“網際網路+”、大數據、雲計算等等,確實是走在世界前面了。

  觀察者網: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國際上“保護主義明顯抬頭”。而日前劉鶴訪美之際,特朗普宣佈對鋼鐵及鋁徵高額關稅。您怎麼看中美雙邊貿易關係近期發生的變化?

  張維為:中美之間的貿易規模是非常大的,我查了一下,2017年中美雙邊貿易額已經突破5800億美元。如果像特朗普總統所説的,在兩國間打一場貿易戰的話,兩國都將深受其害。我個人認為,美國不太可能贏得這場貿易戰,美國的國家利益將受到嚴重傷害。如果美國對鋼鋁加徵高額關稅,首先受到影響的就是“鐵銹地帶”的那些美國消費者。

  觀察者網:是否可以理解成,特朗普發動貿易戰的目的是出於政治利益,而非經濟上的勝利?

  張維為:我想這背後也反映了兩種模式的差別。中國模式講的是經濟要以人民為中心,而特朗普的政策是以“以選票為中心”,這只會使美國社會更加分裂。

  特朗普徵鋼鋁稅,直接受益的工人連15萬都不到,而由於這一決策而導致鋼鋁價格上漲,間接受到不利影響的人數恐怕是十倍之多。特朗普徵稅本質上是為了這個小群體的選票,他們是特朗普的鐵桿支援者。

  “以選票為中心”的經濟和經濟政策,就是不在乎票源以外的其他人。這本身也暴露了美國選舉制度的深層次缺陷,哪還有什麼民主可言?西方競選制度的設計很大程度上已經成了遊戲民主,競選雙方的差別就在於能否保住鐵桿票源,你只要抓住1%的關鍵少數,你就可能贏得選舉。

  觀察者網:實際上,據我們所知,美國高層內部對是否該這樣做也是有分歧的。

  張維為:特朗普內閣對這個加稅政策顯然沒有共識。這與中國人謀定而後動的決策思路和實踐形成了鮮明的對照。我們推出一個政策,如五年計劃及每年的計劃,前後進行廣泛的協商、磋商,通過民主集中制形成共識。但特朗普推出這樣一個政策時,顯然沒有經過多少內部的磋商,還沒有形成共識就推出政策,這會給美國帶來更多的麻煩。這種三流的決策水準只會加速美國的走衰。

  觀察者網:今年中國GDP增長目標定為6.5%,和2017年的預期目標一樣,您如何看待?

  張維為:中國經濟今年定的目標是6.5%,這個目標是比較謹慎的。很多人説世界經濟復蘇了,為什麼我們的指標跟去年一樣?表面看,世界經濟形勢有所復蘇,但政府工作報告裏這樣寫的:“世界經濟有望繼續復蘇,但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很多。”這是實事求是的。

  實際上,西方經濟所謂的復蘇,主要還是資産的復蘇、是股票的復蘇,而不是實體經濟的復蘇。這種復蘇是脆弱的,水分很大。所以我們還是謹慎一點,外部環境可能會出現不利局面,甚至不排除出現一場新的金融危機,我們要未雨綢繆。今年的整體目標定在6.5%,在實際發展中可能會超過。去年我們定的也是6.5%,最後實際增長是6.9%。

  觀察者網:您認為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有哪些點值得大家特別關注?

  張維為:從政府工作報告來看,大致是“加法,減法,乘法”:

  一是“加法”,我們特別注重的壯大經濟的新功能、做大做強新興産業集群、“網際網路+”、發展智慧産業,包括加快製造強國建設,推動積體電路、第五代行動通訊、新能源汽車産業發展等等,這方面我們都是在做加法。

  二是“減法”。首先是去杠桿以防範金融風險,特別是發展網際網路金融之後,産生了不少衍生産品的風險。現在中央三年內的三個攻堅任務的第一項就是避免金融風險。還有就是繼續淘汰落後産能。

  三是“乘法”。這是中國模式的神來之筆。我們強調創新驅動,建設創新型國家,這是産生乘數效應的方法。我們從“新四大發明”産生的經濟和社會效果已經可以看到這一點。

  第一次工業革命是蒸汽機革命,第二次是電力革命,由於歷史的原因,我們都錯過了。第三次是通訊革命,我們通過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應該説不僅趕上了,而且走到前沿了。同時我們也把第一、第二次工業革命中該補上的東西也補上了,現在我們正在擁抱第四次工業革命,即網際網路+,大數據、人工智慧等,應該説我們已經走在世界前沿了,很多地方開始引領了,而且這個勢頭越來越猛。我們的移動支付已是美國的60倍。

  微信、支付寶、高鐵革命、共用經濟,這些變革都發生在中國,而不是世界上其他國家。在人類歷史的此時此刻,中國已成為這個世界上最激動人心的地方。可以説只有中國做到了“一部手機,全部搞定”,無論歐洲還是北美,目前還遠遠做不到這一點。

  一位美國學者説過,“習近平擁抱未來,擁抱2050年,而特朗普擁抱的是1950年”。中國人確實創造了震撼世界的奇跡,我們為此而自豪,這也是對改革開放四十週年的最好紀念。政府工作報告對於今年的工作還有很多論述,但主要思路大概就是這些。

    (張維為:復旦大學特聘教授,中國研究院院長)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