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文化的價值理念與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

2018年09月28日 15:30:55
來源: 《實踐》 作者: 王其格 黃金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提出是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新性發展,是對近現代以來世界國際關係的深刻反思和客觀總結,是對人類社會今後發展的理論先知和科學預測,為全世界提供了“建設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如何建設這個世界”的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在國際關係中, 文化作為具有廣泛意義的人文基礎,有著特殊的和平紐帶作用。

  一、草原文化的包容開放特質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多元價值觀

  文化多元性是人類社會的基本特徵,不同民族、不同國家的文化,在其價值體現上是平等的,文化沒有高低、優劣之分。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不是大國文化吃掉小國文化,不是要以人類共同價值取代民族和國家價值。尊重世界文明多樣性,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 以文明互鑒淡化文明衝突,以文明共存消除文化霸權是人類命運共同體構想的核心目的之一,也是建構新型國際關係的必然選擇。

  包容開放性是草原文化最顯著的基本特徵之一。廣袤的歐亞草原是世界上民族眾多、宗教和文化最多樣、民族融合最頻繁的文化長廊。人類歷史上的不同文化、文明和宗教幾乎都在這裡匯聚,彼此互動,相互融合,造就了草原文化多源而多元的個性。草原文化多元複合特質和包容開放的思想傳統,與人類命運共同體所提倡的多元價值觀相契合。

  草原文化的包容開放特質,首先體現在其基本構成上。草原文化被認為是地域文化與民族文化、遊牧文化與其他文化、歷史文化與現代文化的統一,具有鮮明的複合型特質。生息在廣袤歐亞草原的人類,依靠“草原”這一特定的自然生態環境,不僅用自己的雙手和智慧創造了具有鮮明地域特點的原始石器文化、青銅文化、遊獵遊牧文化,也始終與周邊文化積極互動,主動吸收其他文化的先進因子,將歐亞草原變為不同形態、不同特徵的文化交替並存、融合發展的文化多元區域,為人類社會積累了多元文化基因庫。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一個全球化的共同目標,離不開世界各國、各地區政治上的平等協商、經濟上的緊密合作、文化上的互信互認,尤其文化認同是具有決定意義的人文社會基礎。草原文化分佈廣闊的區係關係、內在聯繫緊密的歷史基因、跨國家跨民族的文化認同,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創造了一個具有一定區係意義的人文歷史環境。

  草原文化包容開放的特質,還體現在其對待異質文化的態度上。在艱苦的自然環境、動態多變的遊牧生活、自給能力不足的經濟結構和多民族並存的文化背景下, 草原民族自古就形成了一種平等對待不同文化,主動接觸、吸收異質文化的文化品格。和平、發展是人類社會的共同追求,也是當今時代的核心主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以和平為基石,需要一個更加和諧的國際環境,需要建立相互尊敬、平等協商、互惠互鑒、共建共榮的關係。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奉獻給世界的中國智慧, 首先要以中華傳統文化為根基、為自信,要以不同文化於差異中謀共識、競爭中求共贏為目的。中華傳統文化富含“仁、愛、和”的人文道德,草原文化崇尚和諧、奉行平等、踐行開放的思想理念,蘊含著人類社會追求和平、發展,嚮往自由、公平的永恒夙願。這對於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國際共識的增強,以和平、和諧、互利、共贏為共同發展目標的國際新秩序的構建具有獨特的啟示意義和文化原點價值。

  二、草原文化的合作互利精神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全球意識”

  合作互利是草原文化最寶貴的精神傳統。生息在廣闊草原的人類無論民族和種族,自古以來就相互學習、彼此合作、不斷融合,從而在物質文化、精神文化、制度文化層面上形成很多內在聯繫緊密,特徵、內涵相同的區係文化。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需要政治上的平等協商、文化上的真誠合作。文化差異不是世界衝突的根源,而是不同文明和諧互鑒、平等對話的橋梁。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當今世界正處於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之中,一方面世界政治格局朝著多極化方向發展,經濟全球化進程勢不可擋,各種思想文化交流互鑒空前深入,隨著信息科技的迅猛發展,人與人、國與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另一方面國際關係也存在著很多不可確定的複雜因素。

  草原文化恪守信義的精神品格,塑造了草原民族誠實守信、言出必行、公平公正的合作精神,重情重義、堅守誓言、豁達善良的安達精神,崇拜英雄、敬重祖先、忠於國家民族、熱愛家鄉、關愛自然的人生價值觀等,在國際關係中始終起著消除心理隔閡、疏通彼此關係、增強互信互認、達成合作共識的紐帶作用。

  與不同文明間的平等互動、真誠合作,對不同人文傳統、文化習俗的包容、尊重和兼收並蓄無疑是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和諧多元文化大聯盟的重要政治前提。中華文化“天下一家”“天下為公”的廣闊胸懷,草原文化善待自然、天人相諧的生態倫理,誠實守信、平等互利的合作理念,包容開放、海納百川的人文精神和多文化、多宗教交叉共存的多元格局都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文化新秩序不可或缺的文化資本。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奉獻給世界的中國方案,需要用中華傳統文化、草原文化的人文理念、精神之粹去打動世界,從而贏得更多的認同、更大範圍的合作,這樣才能夠使其成為凝結世界各民族文化智慧的全球化新秩序。

  三、草原文化的生態價值觀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人與自然共生”觀

  人與自然是相依相榮的命運共同體,與自然的和諧共生是人類得以生存、發展的基本法則。而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基礎在於“共生”。這就意味著人類社會的發展要始終遵循大自然的存續規律,在生産、生活方式上形成一個與自然生態環境和諧共處、共生、共榮的相互依存關係。但是隨著社會生産力水平的不斷提高和科學技術的迅速發展,人類向大自然所攫取的東西越來越多,尤其是在工業化、産業化、現代化背景下的掠奪性經營和過度開採,使人與自然的和諧關係不斷遭到嚴重破壞,環境問題已成為 21 世紀威脅人類生存發展的最普遍的社會問題。

  地球是人類共同的家園和唯一的生存依靠,生態質量和安全關乎全人類的未來。從社會發展角度看,良好的生態環境是一個國家最牢固的安全屏障、最大的公共資産、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生態屬性是草原文化最基本的屬性,從某種意義上講草原文化就是以生態為魂的綠色文明。在人類所創造的多種文明形態中草原文明是與大自然最為貼近、最為和諧共處、對自然資源的索取最有度、掠奪破壞最小的文明形態。世界上面積最大的歐亞草原不僅是一個多種文化並存的文化多元區域,同時也是多種生物共生息的生命樂業園、生態博物館。

  人與自然既有相互依存的共生關係,又有彼此相剋的矛盾關係。當今科學技術日新月異的發展極大地改變了人類的生存方式,但科技文明無論發展到什麼程度,永遠不可能替代人類對大自然的依賴。生態興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人類歷史上很多燦爛的古文明都曾因生態的衰敗而消失。生態危機是當今人類所面臨的諸多危機中一個沒有國界、沒有體制差異的共同生存危機。面對日益加劇的環境問題,不是哪一個國家能夠自行解決的,需要全世界各國人民的共同智慧和共同發力。中華民族“天人合一”的哲學思想, 草原民族順應自然、融入自然的綠色生産生活方式,樸實節儉、索取有度的價值觀,以及崇尚自然、關愛生命、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生態理念,承載著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深刻內涵,對人類社會綠色健康發展發揮著重要的價值觀引領作用。

  (作者單位 : 內蒙古社會科學院草原文化研究所)

  責任編輯:張晶 馮軒

標簽 - 人類命運共同體,草原文化,全球意識
網站編輯 - 張芯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