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産業興旺助推鄉村振興

2018年08月09日 17:43:35
來源: 求是網 作者: 李歡

  2017年,是中國脫貧攻堅的重要年份。中國革命的搖籃井岡山,踏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康莊大道;焦裕祿為之全身心奉獻的蘭考,終於甩了貧困帽。井岡山和蘭考在全國率先摘帽後,《人民日報》先後刊發《解密蘭考之變》和《井岡山:革命老區脫貧了》兩篇長篇通訊,兩地脫貧的實踐證明,産業興旺是一項行之有效的脫貧經驗,是助推鄉村振興的重要力量。脫貧攻堅,産業扶貧是關鍵;鄉村振興,産業興旺是重點。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發展産業是實現脫貧的根本之策”,要緊緊圍繞發展現代農業,圍繞農村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構建鄉村産業體系,實現産業興旺,助推鄉村振興。

  建強支部看産業。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黨的基層組織是確保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決策部署貫徹落實的基礎”。就當前而言,各級黨組織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破除全面小康路上的攔路虎,脫貧攻堅,而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一個重要辦法就是走産業扶貧之路。從這個意思上來講,檢驗支部能力強弱的重要標誌就是看支部在帶領貧困村和貧困戶實施産業脫貧的能力和效果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抓好黨建促脫貧攻堅,是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的重要經驗。”産業扶貧成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共識,但是要想産業興、産業強,必須要發揮支部的統籌、協調、引領作用。只有一個戰鬥力強的支部才能把黨員集合起來、把群眾組織起來、把脫貧攻堅的各項任務落到實處。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築牢黨建基礎,離不開黨支部的核心領導作用,宣傳扶貧政策,入戶精準識別,引導群眾選擇精準扶貧項目等都離不開黨支部的組織和引領。戰鬥力強的支部可以有效推進産業扶貧政策的落地生根,反之,産業扶貧政策能否有效開展和發揮作用也成為檢驗支部戰鬥力強弱的重要標誌。

  脫貧增收要産業。從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精準扶貧”,在全國範圍內掀起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戰役實踐來看,除了老弱病殘的五保戶和低保戶,剩下的貧困村和貧困戶致貧返貧多是貧在産業、困在發展。唯物辯證法認為,“內因是變化的依據,外因是變化的條件”。當前,重點貧困村發展的主要途徑還是依靠上級政策扶持、政府部門幫扶,這種單純依靠政府幫扶的“救濟式”扶貧是不長久和不持續的。産業扶貧的優勢在於,可以幫助貧困村解決長久的生存和發展問題。只有以産業作支撐,集體經濟作保障,才能走出“年年扶貧年年扶,年年脫貧年年貧”的怪圈。各地應統籌規劃、統籌佈局、統籌資源,選準脫貧産業,因資源稟賦之利制産業發展之宜。充分調動村級黨組織自身的積極性,強化村集體的自我造血功能,做到科學佈局,走集約化、規模化、特色化發展路子,這樣發展才有堅實根基、市場才有持續後勁、脫貧才能牢靠長久。

  鄉村振興靠産業。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這對之前新農村建設的“二十字方針”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其中把“産業興旺”擺在更加突出的地位,將其作為解決“三農”問題的重要途徑加以推進。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國家對農村的政策基本上是圍繞城市化對農村的需求來“定制”的。讓農村變成“城市需要的農村”,農民的主要功能是提供農産品,農村成了城市的“原料産地”,從而導致“農村”被忽視和遺忘,“三農”變成“農業”的“農”,“農民”的“農”被吞沒了。此外,農業又定位為糧食農業,附加值低,勞動力成本增加。新時代提出鄉村振興新戰略的重點就是探索人、地、資本的深度融合路徑。只有産業才能讓農村在外的能人老闆、創業成功人士回鄉,讓不想、不會、不願務農的大學畢業生、優秀人才回鄉,用日趨完善的産業讓老闆回來有事可做,讓年輕人體面地留下。通過産業實現從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到農民是有尊嚴的、農業是有價值的、農村是有前途的蛻變。通過開發使得資本流動變成財富、人口紅利激發活力、土地利用産生效益,讓鄉村振興成為可能。

  (作者單位:中共黃岡市委組織部)

標簽 - 産業興旺,鄉村振興,建強支部,脫貧增收
網站編輯 - 李丹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