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例外論”的傲慢和“中國特殊論”的偏見

2018年10月11日 09:36:14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淩勝利

  當前中美關係惡化是不爭的事實,美國涉華輿論的轉向更是對兩國關係構成了嚴重挑戰,而美國政要的一些言論則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近日,美國副總統彭斯的涉華演講混淆事實,無中生有,令人擔憂。彭斯在回顧美中關係的百年曆程時,認為美國歷來對中國“恩惠不斷”,將中國的發展成就在很大程度上歸結為美國的功勞,指責中國現在的“恩將仇報”是美中關係惡化的主要原因。從“門戶開放”至今,中美之間的交往已經有100多年的歷史,如何評價中美關係中的功過是非,不同的立場與角色可能會得到有所不同甚至是截然對立的觀點。而彭斯的演講顯然是將中美雙方完全對立起來,顯示了“美國例外論”的優越感和“中國特殊論”的偏見。

  回顧中美兩國的交往歷程,美國確實在一些時段對中國發展發揮過積極作用。但是,美國並不是純粹的“施惠者”,中國也不一直是“受惠者”。無論是“門戶開放”提出對中國主權的尊重,還是二戰時期對中國的援助,以及中美關係正常化後對中國經濟發展的支援,美國在這些方面的所作所為中國並不否認。不過捫心自問,美國這些舉措是完全的利他主義嗎?美國就沒有自己的私心嗎?美國就沒有從中獲得回報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美國主張在中國實施“門戶開放”,不過是因為當時美國的軍事實力還無法撐起商業擴張的野心,所以採取了這樣一種和當時其他大國相比顯得較為文明、其實是巧妙的利益擴展方式。通過“門戶開放”政策的實施,美國在中國的市場得到了擴大,經濟回報豐厚。二戰期間,美國對中國的有力援助基本是發生在“珍珠港事件”以後,此時美日正式交戰,中美兩國成為戰時盟友,增強中國的實力有助於消耗日本實力,美國幫助中國也就是幫助美國自己。不要忘了當年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借鄰居水管”比喻,顯示了美國對反法西斯國家的援助也是為了美國自己的國家利益。中美關係正常化以來,美國確實為中國的經濟發展提供了便利,無論是市場、技術還是人才培養。不過與此同時,美國獲利更大,中國巨大的市場成為美國許多企業的“金礦”,中國出口為美國經濟繁榮和民眾豐裕生活提供了支撐,中國人才也為美國的發展與繁榮作出了貢獻。

  綜上所述,美國對中國幫助不是純粹的恩惠,對於實用主義盛行的美國而言,美國對中國的所作所為不可能是完全的利他主義。相反,美國也從中國獲得了大量的回報。隨著中國國家實力的增強,美國從中國獲得的回報也會更加豐厚。經濟上,中國為美國諸多企業提供了大量的市場,中國也給美國提供了大量物美價廉的産品和就業崗位;安全上,中美在朝核問題、阿富汗問題等重要議題上形成了大量合作,對此特朗普總統也是多次為中國點讚;政治上,中美兩國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在維護國際和平與發展方面攜手合作的意義重大。可以説,中美關係的發展歷程表明瞭雙方是互惠互利,並非彭斯所言的美國單方面的恩惠。

  彭斯稱“美國是國際秩序的維護者,中國是破壞者”,列舉了在全球治理、亞太秩序、地區安全等諸多方面中國以“破壞者”的形象出現,而美國則是國際秩序的“維護者”。且不説在國際關係當中,維護現狀者並不具備天然的道德優勢,把中美兩國如此分別貼上國際秩序“破壞者”和“維護者”的標簽,是完全站不住腳的,而一些事實説明正好相反。特朗普總統上台以來,美國政府在國際上採取了一系列“退群毀約”的行為,對國際法院、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組織缺乏尊重——這些能夠説美國是國際秩序的“維護者”嗎?只能説美國是自身利益的維護者,對於國際秩序是合則利用,不合則去。各國確立和實施符合本國利益的對外政策無可厚非,但美國將自己美化成道德評判者實在顯得滑稽可笑,這樣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的做法難以令人信服。

  中國是不是國際秩序的“破壞者”,當然不是美國説了算。中國是目前周邊絕大多數國家的第一貿易夥伴,是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貢獻力量,中國提供了最多的聯合國維和人員,中國的對外投資與貿易讓不少發展中國家受益,世界上多數國家和聯合國、世界銀行等重要國際組織都對中國的貢獻表示肯定與讚賞,中國如何就變成了彭斯口中的“破壞者”?否認中國的這些貢獻,將中國認定為“債務外交”的推手,地區安全平衡的顛覆力量,國際秩序的修正主義者,完全是罔顧事實的錯誤認知。這些錯誤認知的背後,是將美國作為國際秩序的既得利益者視為理所當然,將美國在全球的軍事力量視為全球有益資産,將美國在國際金融中的美元霸權視為大公無私。畢竟中美兩國都是影響國際秩序的重要力量,對於中美雙方在國際秩序中的角色定位,刻意對立起來既蠻橫不講理,也不利於國際秩序的維護與優化。

  彭斯之所以能堂而皇之地説出上述錯誤認知,可以説是“美國例外論”在作祟。在其演講中,“美國例外論”的優越感體現得淋漓盡致,而中國則被視為“特殊存在”而另當別論。同一件事情,美國做了就符合道義,中國做了則備受指責——這就是美國的霸權“雙標”。在是否干涉內政、海洋航行自由、構建勢力範圍等問題上,美國指責中國的理由似乎非常簡單——中國的過錯源自中國的身份,而非中國的行動。由於美國懷疑中國存在要挑戰美國的意圖,中國的所作所為都會被先入為主,有罪推定的色彩濃厚。美國指責中國在貿易摩擦中試圖通過對美國農場主和企業家施加壓力來影響美國國內政治,且不説美國一貫自詡其政治具有開放性,這樣的指責顯得其自詡是何等的虛偽,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戰,中國予以回擊,對美國農産品增加關稅,是被迫之舉,難道中國就應該束手就擒嗎?其實慣於干涉別國內政的正是美國自己,這方面的事例數不勝數。美國聲稱發動貿易戰導致中國股市下降,嚴重影響了中國的經濟發展,那按照彭斯的邏輯,這算不算干涉中國內政呢?而在真正是中國內政的台灣問題上,美國的干涉言行更是不勝枚舉。美國海軍可以對中國島礁不斷進行抵近偵察,卻美其名曰維護地區安全,而中國海軍的遠洋行動則被美國扣上擴張勢力範圍的帽子。凡此種種,都折射了美國拋出“中國特殊論”的傲慢與偏見。

  當前,中美兩國有競爭的一面,但兩國利益交融程度今非昔比,兩國關係惡化對雙方而言並非好事,也非世界福音。當務之急是如何在中美競爭增加的情況下能夠確保中美戰略穩定,避免兩國關係滑向修昔底德陷阱。即將步入“不惑之年”的中美關係,應當更加成熟穩重。美國進行無端指責不是解決問題之道,而是應該和中方更加理性地溝通,更加包容地管控分歧,更加互惠互利地增進合作。

  (作者:淩勝利,係外交學院國際安全研究中心秘書長)

標簽 - 美國例外論,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國的發展,中國股市,中國海軍
網站編輯 - 趙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