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大國關係圖景四大看點

2018年01月12日 08:26:44
來源: 新華網 作者: 新華社記者 趙嫣 鄭江華 劉晨 等

  新華社北京1月11日電 大國關係,深刻影響世界局勢走向。

  2018年,美俄、歐美、俄歐關係走勢將會使國際局勢具有一些鮮明特點。中國將為大國關係注入更多穩定因素。

  看點一:美俄對抗難緩和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去年12月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中表示,俄羅斯正利用“技術、宣傳和施壓”等手段改變冷戰後形成的世界格局,並企圖塑造一個有違西方利益和價值觀的世界,因此俄羅斯應被視為“修正主義”國家,是侵蝕美國實力與繁榮的“競爭對手”。

  美國國內政治的不確定因素成為影響美俄關係走向的重要變數。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表示,反俄的歇斯底里情緒已成為影響美國內政的重要因素。在特朗普處理對俄關係時,美國共和黨、國會內部對俄鷹派等多股力量發揮重要作用,導致美俄關係難以緩和。

  “通俄門”在一定程度上綁架了特朗普對俄政策。今年是美國中期選舉年,“通俄門”調查勢頭不會減弱,可以預料,特朗普難以在緩和美俄關係上有實質舉動。

  看點二:歐美關係不穩固

  2017年,歐美關係經歷了“特朗普效應”的震蕩,雙方在防務、多邊貿易、氣候變化、難民等問題上疏離明顯。

  展望2018年,歐洲仍將是美國重要的貿易夥伴和最大的盟友,美國會力爭主導歐美關係,但歐洲將謀求更多戰略自主。

  今年歐盟各成員國經濟增長走勢良好,特朗普政府的稅改也將刺激本國經濟增長。積極的經濟環境將有利於促進歐美合作,但導致美歐關係疏離和緊張的因素將繼續存在,甚至會進一步凸顯。

  比利時布魯日歐洲學院教授、北大匯豐商學院教授施塔爾認為,美國公然推行保護主義政策、對世貿規則的不尊重將進一步削弱國際貿易秩序,而歐盟擁護基於規則的國際體系。這將是影響美歐關係的重要變數。

  歐美關係中的另一重要變數體現在防務方面。德國近期民調顯示,88%的德國人認為德國首要防禦夥伴應是歐盟而非美國。皮尤研究中心一項調查也顯示,歐洲對華盛頓的信心下降,美國在歐洲的影響力大打折扣。雖然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指出“北約仍是歐洲集體防禦的基石”,但近年來歐盟加快了自我防務建設的步伐。

  一年來,美國退出巴黎氣候變化協定等“退群”舉動頻頻,凸顯美國政府目前推行的單邊主義政策,這與歐洲國家所奉行的多邊方針背道而馳。哈佛大學教授、前副國務卿伯恩斯近日撰文指出,美歐目前出現分歧的領域已多過彼此一致的領域。

  看點三:俄歐關係待重塑

  相鄰的地理位置使烏克蘭問題成為歐洲切膚之痛。法德兩國曾以諾曼底模式(即法、德、俄、烏四方磋商)尋求迅速解決問題,從而避免烏克蘭危機擴大化和衝突外溢。然而諾曼底模式去年陷入停滯,難民危機、恐怖主義蔓延、政局變動也使歐洲無暇他顧。因此,歐洲只能以經濟利益受損為代價,追隨美國腳步保持對俄制裁,希望以此持續對俄施壓,促成烏克蘭問題解決。

  施塔爾認為,歐盟意識到俄羅斯作為主要的軍事玩家已重新回到國際舞台上,與俄合作有利於解決烏克蘭衝突和敘利亞問題,同時重建與俄企業的密切經濟合作也符合歐盟經濟利益,但歐盟也想要抵消俄在東歐的影響力。2018年俄歐關係兩重性的特點將非常明顯。

  美國對俄羅斯的政策也是影響俄歐關係的一個重要變數。美國強硬支援烏克蘭、謀求向歐洲出口更多能源支援歐盟,都有可能強化歐盟對俄立場,加劇俄歐緊張局勢。

  看點四:中國注入穩定因素

  十九大報告提出推進大國協調和合作,構建總體穩定、均衡發展的大國關係框架。可以期待,中國將為大國關係注入更多穩定因素。

  2017年,中美元首舉行三次會晤,多次通話通信,促進了雙邊關係的戰略穩定。兩國管控分歧、良性互動、擴大合作,向國際社會發出了積極的信號。美國前助理國務卿丹尼爾·拉塞爾認為,“如果美中不合作,很難想像哪些跨越國界的全球性問題能得到解決”。展望2018年,雖然兩國之間存在分歧,但中美關係航船總體上將平穩前行。

  中俄關係歷經國際風雲變幻,日益顯示出堅韌性和穩定性。對於兩國關係前景,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去年12月年度記者會上表示,發展與中國的戰略關係是俄全國共識。展望2018年,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將會結出新碩果。

  歐盟表示,新的一年,歐洲期待進一步深化與中國在互聯互通上的合作,歐盟正在制定自己的歐亞大陸互聯互通規劃藍圖,並將與“一帶一路”倡議對接。展望2018年,中國將繼續同歐方加強戰略對接,深化互利合作,攜手推進中歐和平、增長、改革、文明四大夥伴關係建設,推動中歐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實現新的更大發展。

    (新華社記者趙嫣、鄭江華、劉晨、朱東陽、欒海、柳絲)

標簽 - 大國關係,施塔爾,看點,特朗普,對俄
網站編輯 - 宋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