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債管理改革助企業降成本

2018年12月06日 09:48:28
來源: 經濟日報 作者: 李華林

  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及配套意願結匯政策等利好政策,有效地緩解了中資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狀況,較好地解決了企業以外幣融資、以人民幣支付的難題,避免了外債無法在境內使用的窘境

  近年來,隨著中國人民銀行和國家外匯管理局等部門持續推進外債管理改革,我國企業投融資“走出去”的步伐不斷加快,跨境融資已成為越來越多企業的重要融資途徑,在解決境內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

  政策紅利相繼落地

  在推進外債管理改革中,近年來外匯局等相關部門從簡化外債登記管理、放鬆跨境擔保外匯管理等方面著手,便利境外融資程式、拓寬境外融資渠道,推動企業不斷降低融資成本。

  大幅簡化外債登記管理,建立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框架。2013年,外匯局開展外債登記管理改革,大幅簡化外債登記管理,取消外債專戶開立及還本付息等各個環節的事前核準。2016年5月份,人民銀行、外匯局在全國推廣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政策,不再實行外債額度事前審批,金融機構和企業在與其資本或凈資産掛鉤的跨境融資風險加權餘額上限內,可自主開展本外幣跨境融資。2017年初,進一步完善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政策,擴大境內機構跨境融資空間,服務實體經濟發展。

  跨境擔保外匯管理實現基本可兌換。2014年外匯局進一步放鬆跨境擔保外匯管理,取消跨境擔保的數量控制,取消擔保簽約和履約等所有事前審批,取消大部分業務資格條件限制,僅保留登記管理要求。

  在系列便利政策的推動下,銀行金融機構也積極為企業境外融資提供便利。匯豐中國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匯豐中國在為企業提供高水準跨境金融服務的同時,也常常通過融資性對外擔保業務、中長期外債等跨境資金資源及渠道優勢盡可能地幫助企業降低融資成本,並逐步與客戶建立起長期的、全球化的服務關係,從而吸納較多的非居民機構存款以支援資産類業務發展。

  “隨著跨境融資宏觀審慎政策覆蓋面逐步擴大,工商銀行北京分行與工商銀行集團在境外45個國家和地區建立的420家境外機構密切聯動,通過跨境融資産品滿足北京地區眾多企業的資金跨境需求。”工商銀行北京分行國際業務部副總經理張永坤稱。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郭田勇表示,伴隨相關部門不斷推動企業跨境融資,通過放寬境內企業借用外債的限制等,吸收更多境外資金,拓寬了境內企業融資渠道,降低了融資成本。

  企業境外融資變容易

  越來越多企業嘗試在境內外兩個市場擇優融資,以此來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提升競爭力。

  國家級重點龍頭企業江西雙胞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自2017年以來多次以“短期外債+意願結匯+遠期鎖匯”相結合方式獲得境外融資,既降低了成本還有效規避了匯率風險。

  雙胞胎集團資金部負責人宋愛玲説,雙胞胎集團産業主要涵蓋生物技術、飼料研發、生産銷售和生豬養殖等,資金需求具短期季節性,常常面臨生産資金短缺問題。為拓寬融資渠道,從去年開始雙胞胎通過相關政策不斷嘗試“走出去”融資,截至2018年2月末,從境外銀行融資共計約9.2億元,節約融資成本近276萬元,解了雙胞胎資金需求的燃眉之急。

  陜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也積極抓住政策機遇,嘗試將跨境融資作為破解降成本難題的“金鑰匙”。延長石油財務有限公司董事長沙春枝説,近兩年,國內資金價格有所上升,控制融資成本與保障融資規模成為擺在延長石油麵前的難題。“央行在全國試點並推廣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後,允許中資企業在跨境融資風險加權餘額範圍內自主開展本外幣跨境融資,這給了我們從境外尋求資金的機會。”2016年12月份,在相關銀行支援下,延長石油獲得了1.5億美元的跨境融資,綜合成本相當於同期人民幣貸款下浮17%,跨境融資成為延長石油融資新途徑。

  “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及配套意願結匯政策等利好政策,有效地緩解了中資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狀況,較好地解決了企業以外幣融資、以人民幣支付的難題,避免了外債無法在境內使用的窘境。”沙春枝説,這使境外融資資金能夠真正滿足境內的融資所需,賦予了境外低成本資金真實的生命力。

  外債風險管理更完善

  隨著企業融資“走出去”步伐不斷加快,近年來我國外債規模穩中有升,截至2018年6月末,中國全口徑(含本外幣)外債餘額為1.87萬億美元,較3月末增長270億美元,增幅1.5%。

  “企業境外融資規模擴大,降低了企業財務成本,但另一方面還要關注境外短期債務性資金集中流入帶來的風險。”宋愛玲説。

  跨境融資企業面臨的主要風險之一就是匯率波動風險。沙春枝介紹,跨境融資借入的是外幣,需要結匯成人民幣使用,在未來又需要購匯歸還外幣貸款,這期間存在匯率波動,隱含較大的匯兌風險。

  為應對匯率波動風險,不少企業採用融資時鎖定還款時遠期匯率的方式,以遠期鎖匯的確定性來應對匯率市場波動的不確定性。

  延長石油在近兩年的境外融資經驗中摸索出“盯盤鎖匯”的方法來規避匯率風險。沙春枝説,2017年7月份至8月份,人民幣單邊升值,延長石油果斷使用遠期結售匯規避匯率風險,結匯點處於該輪人民幣升值的末期,到期節約購匯支出2820萬元。

  除了企業,銀行金融機構也採取了多種措施完善外債風險管理。匯豐中國相關負責人表示,對於通過外債渠道吸納的公司和個人存款,匯豐中國將其納入統一的流動性風險壓力測試當中,對於外債下的批發融資,匯豐中國主要通過母行借入,且期限一般較長,並注意到期日的合理擺布,減少流動性錯配帶來的風險。

  張永坤表示,工行北京分行嚴格把控外債業務風險,從嚴審核企業業務背景真實性、材料完整性、資金用途與企業需求合理性、企業未來償債能力充分性等展業規範要求,深入做好後續風險監測。

  外匯局也在配合人民銀行研究進一步完善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政策,充分發揮其逆週期調節作用,提高外債風險管理的前瞻性和協調性。同時,強化對重點領域、重點行業借用外債的管理。例如,除有特殊規定外,房地産企業、地方政府融資平台不得借用外債;銀行、證券等金融機構外債結匯需要經過外匯局批准等。

 

 

標簽 - 外債管理,外債風險管理,企業業務,跨境,降成本
網站編輯 - 郭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