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業提質增效需破解四大難點

2018年10月11日 09:11:07
來源: 經濟日報 作者: 劉濤

  近年來,我國服務業保持了較快發展。隨著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服務業在規模擴張的同時,更要提高發展的“含金量”,提質增效。

  總體上看,服務業發展品質效益的高低,可以從四個方面來判斷。一是服務業結構是否優化,主要看生産性服務業、消費性服務業是否較快增長,佔整體服務業的比重是否不斷提高;二是服務業動力是否轉換,主要看能否從依賴生産要素大規模、高強度投入轉為更多依靠創新驅動;三是服務業效率是否提升,主要看能否進一步縮小我國服務業生産率與發達國家之間的差距,以更少、更綠色的投入實現更高、更可持續的産出;四是服務業企業是否壯大,主要看企業能否基於提供品質更優、標準更高的服務來實現利潤增長,能否通過提供有競爭力的服務解決方案等拓展發展空間、優化全球佈局,利用國際優質資源增強自身實力。

  要實現服務業結構優化、動力轉換、效率提升、企業壯大,需著力解決以下四方面問題。

  一是人才培養培訓和有效激勵的問題。人才是服務業特別是輕資産服務行業提質增效的核心資源。近年來,我國服務業人才結構有所改善,但服務業高層次、高技能人才缺口仍然較大,産業升級引發的人才需求變化與人才培養之間不相匹配。隨著新興技術的普及和應用,從業者專業素養和技能不適應發展需要的問題日益突出。同時,人才發展在收入分配、人事管理、職稱評定等方面還存在一些體制機制障礙。不少服務業企業對人才培訓不夠重視,培訓方式陳舊,效果不明顯。

  對此,要推動要素資源向激勵人才發展方向傾斜,加大服務業人力資本投入,創新工學結合、産教融合、校企合作等人才培養模式,促進教育、科技、醫療等領域人才有序自由流動。具體來看,應著力加強數字技能教育和職業培訓,推行人才培訓福利計劃;細化落實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的分配政策,支援人才以知識、技能、管理等多種創新要素參與分配;創新職稱評價機制,打通職業提升通道,鼓勵應用型、技能型、複合型人才脫穎而出。

  二是産業分工深化和融合互動的問題。受“營改增”及其他市場因素驅動,近年來很多製造業企業推動僅用來自我服務的生産性服務業務對外經營,部分服務業企業也更多地獲得了來自製造企業的外包業務,這有效促進了分工專業化。平台型企業的業務裂變也衍生出一批有影響力的企業,推動了網際網路金融、電子商務、雲服務等行業發展。與此同時,服務創新不斷涌現,加深了服務業與其他産業的融合。但也要看到,現階段一些製造企業剝離組建生産性服務業企業意願不強,國有企業服務體系社會化改革有待推進,服務業細分行業的分工還需進一步深化。另外,服務業與其他産業的關聯效應尚不顯著,生産性服務業在製造業中間投入的佔比與發達國家相比尚有較大差距。

  對此,一方面要鼓勵製造企業分離內置的服務業務,推動生産性服務業務專業化發展,引導服務業細分行業的要素優化配置,鼓勵政府和企事業單位購買外包服務。另一方面要以産業升級需求為導向,增強服務業對先進製造業、現代農業的全産業鏈支撐能力,發揮創新企業、創新應用的帶動作用,加快傳統服務行業組織方式、運營模式的智慧化變革和産業價值鏈重構。

  三是市場準入和監管制度需適應發展需求的問題。公平、規範、高效的市場準入和監管制度是服務業提質增效的基本保障。與市場主體期望及推動高品質發展的要求相比,我國在服務業市場準入和監管方面還需進一步改進。主要包括:準入制度不完善,不少服務業初創企業遇到“準入不準營”問題;對以“網際網路+”為依託的新興服務行業和業態發展採取包容審慎監管原則的同時,動態監管機制相對缺乏,針對新出現的不規範價格行為、壟斷行為等缺少有效規制,智慧財産權保護力度需進一步加大;事中事後監管能力不足、方式落後,利用大數據等新型技術手段不夠充分;除政府監管外,企業、消費者、社會組織等多元主體共同參與治理的格局有待建立。

  對此,要深化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改革,推進“照後減證”,清理修改不合時宜的法律法規和規範性文件,推行承諾式準入,破除對創新創業的不合理束縛,加強智慧財産權保護與運用。同時,結合政府機構改革,推動監管方式由按行業歸屬監管向功能性監管轉變,繼續堅持包容審慎監管原則,建立健全以服務品質為導向的動態監管機制,完善價格管理、預防和制止壟斷行為等相關法律法規,有效發揮行業協會、消費者協會、新聞媒體的監督作用。

  四是服務業與服務貿易統籌發展的問題。在開放條件下,服務業是服務貿易發展的産業基礎,服務貿易為服務業發展提供更大市場空間和更多要素組合。統籌兩者協同發展,是服務業提質增效的關鍵舉措。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服務業開放水準有待提高,服務業企業不斷增長的國際化發展需求與國際化能力嚴重不匹配。

  對此,要不斷增加新興服務進口,改善國內要素供給。推廣自由貿易試驗區和北京市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在貿易便利化、投資體制改革、事中事後監管等方面的成熟經驗。有針對性地改善對“走出去”企業的外匯管理、人員出入境、金融支援、境外投資等方面的服務,增強其全球佈局和資源配置能力。

  (作者: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服務業研究室主任、研究員)

標簽 - 生産性服務業,服務業企業,提質增效,功能性監管,服務業發展
網站編輯 - 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