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全球化潮流不可阻擋

2018年09月12日 11:15:34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蔡昉

  經濟全球化是社會生産力發展的客觀要求和科技進步的必然結果,為世界經濟增長提供了強勁動力,促進了商品和資本流動、科技和文明進步、各國人民交往。然而,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一些國家政策內顧傾向加重,保護主義抬頭,逆全球化思潮暗流涌動。特別是今年以來,美國罔顧國際規則,違背世界貿易組織基本精神和原則,採取單邊主義做法,發起針對中國等國家的貿易戰,破壞了國際貿易關係和經濟秩序,是一種逆全球化舉動。自由貿易是世界經濟發展和各國合作共贏的必然要求,以其為核心的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阻擋的時代潮流,符合世界各國共同利益。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和第一大外匯儲備國,作為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和國際秩序的維護者,中國有責任也有能力應對美國挑起的貿易戰,堅決捍衛自由貿易和多邊體制,推動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

  自由貿易是經濟全球化的核心

  在現代經濟學開山之作《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研究》中,亞當·斯密提出專業化分工是提高勞動生産率的終極源泉,並研究了專業化分工與自由貿易的關係。之後,大衛·李嘉圖提出比較優勢原理,奠定了現代貿易理論的基礎。當代經濟學家則把要素稟賦納入其中,不斷完善基於比較優勢原理的貿易理論,形成了赫克歇爾—俄林—薩繆爾森貿易理論,並已載入經濟學教科書,成為各國經濟學家和政策制定者倡導自由貿易的學理依據。

  在漫長的世界經濟發展史上,雖然自由貿易理念被廣泛接受並轉化為具體措施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國際貿易發展也經歷了起伏,但毋庸置疑的是,當代發達國家的經濟發展無一例外得益於國際分工和國際貿易發展。以自由貿易為核心的經濟全球化促成了貿易大繁榮、投資大便利、人員大流動、技術大發展,已經成為當今世界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在經濟全球化的帶動下,科技進步日新月異,交通、通信等基礎設施快速發展,貨物和資訊在國際範圍的流通成本大幅降低;金融的深入發展使國際範圍的融資更加便利,全球資本流動規模日趨擴大;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加大對外開放力度,選擇融入世界經濟體系與面向國際市場發展經濟,大大拓展了國際分工的深度和廣度。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來,經濟全球化發展迎來了新高潮,全球貿易和外商直接投資以更快速度增長,直到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前,世界貿易增長速度都穩定地快於世界經濟增長速度。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成為這一輪經濟全球化高潮的積極參與者,貿易依存度迅速提升,並在全球産業鏈中佔據了重要地位,分享了經濟全球化紅利。經濟全球化幫助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取得減貧的突出成效,縮小了與發達國家的發展差距。

  中國是經濟全球化的受益者,更是貢獻者。20世紀70年代末,中國開啟了波瀾壯闊的改革開放偉大征程。1986年,中國向關貿總協定(世界貿易組織的前身)提出恢復創始締約方地位的申請,並於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全面參與國際分工和經濟全球化,逐步發展成為全球供應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和“世界工廠”。1978—2016年,中國貨物貿易出口和進口總額分別以19.33%和18.12%的年均增速快速增長。1983—2016年,中國實際利用外商直接投資額名義上增長了近136倍,成為舉世公認的開放大國。

  40年來,中國堅持改革開放不動搖,嚴格遵循世界貿易組織原則和相關國際規則,積極參與經濟全球化和國際分工,把豐富的勞動力資源轉化為人口紅利,形成了有利於經濟增長的勞動力供給、較高儲蓄率和投資回報率,促進了資源配置效率提高,顯著提升了製造業産品的比較優勢和國際競爭力。中國經濟持續快速增長,為全球經濟穩定增長作出越來越大的貢獻。中國同一大批國家聯動發展,使全球經濟發展更加平衡。中國減貧事業取得巨大成就,使全球經濟增長更加包容。中國改革開放持續推進,為開放型世界經濟發展提供了重要動力。

  美國大範圍挑起貿易戰使經濟全球化遭遇逆風

  美國是經濟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長期自詡為自由貿易最重要的推動者。但近年來特別是去年以來,它轉而不承認自己從自由貿易中獲益,而是大講美國面對著不公平的國際貿易;不再積極推動經濟全球化,而是日益成為經濟全球化的破壞者。今年,美國對多國加徵關稅,大範圍挑起貿易戰,其做法危害世界經濟發展。作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和經濟全球化曾經的主導者,美國轉向貿易保護主義,使自由貿易和經濟全球化遭遇逆風。

  其實在歷史上,美國並非一直崇尚自由貿易,而是以長期實行貿易保護主義著稱。只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工業具備了全球競爭力,國際政治經濟格局也發生了很大變化,美國才意識到自己有必要也有能力通過自由貿易獲益,因而搖身一變成為世人所知的自由貿易倡導者和經濟全球化主導者。今天,美國對於自由貿易和經濟全球化的態度又發生了逆轉,其原因無外乎這三點:一是以打貿易戰為威脅獲取更大利益,二是為了轉嫁其國內矛盾,三是為了維護其經濟霸主地位,遏制其他國家發展。

  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這一輪經濟全球化高潮之前,實行計劃經濟的國家和許多工業化水準較低的發展中國家都沒有參與到國際貿易體系之中,國際貿易主要發生在工業化國家之間。國際貿易的各參與方在發展水準及資源稟賦上沒有明顯差異,因而這個時期的國際貿易並不是典型的依據比較優勢原理而是依據規模經濟差異進行的,貿易的結果通常也不改變參與國家的生産要素相對回報水準。但20世紀90年代以後,國際貿易則更多地發生在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本質上是前者以充裕的資本要素與後者豐富的勞動力要素進行交換。於是,發達國家資本回報率得到提高而勞動報酬有所降低,發展中國家勞動報酬顯著提高而資本回報率有所降低。在美國,以跨國公司為載體的資本所有者從經濟全球化中賺得盆滿缽滿,但同時也出現了勞動力市場兩極化和中産階級規模縮小、收入差距擴大等問題。與此同時,新興市場國家和一大批發展中國家快速發展,在國際貿易和投資中所佔比重大幅上升,推動世界經濟格局發生深刻變化。這些情況令美國一些人陷入深深的緊張和焦慮。

  實際上,美國國內面臨的問題原本可以從經濟學中找到答案,通過實施政府再分配政策可以有效解決基於比較優勢的國際貿易中勞動報酬降低問題。但由於新自由主義傳統作祟,美國執政者不僅沒有採取必要的政府再分配措施,反而打算放棄自由貿易原則。在他們看來,通過打貿易戰或以打貿易戰相威脅逼迫對方作出讓步,可以起到榨取更多利益和遏制其他國家發展的雙重作用。

  11年前,正是由於美國國內政策失誤,才導致美國次貸危機並演變成為國際金融危機,嚴重衝擊了世界經濟,損害了各國利益。如今,美國又單方面挑起針對多國的貿易戰,也會導致許多國家宏觀經濟波動,加劇市場不穩定預期,誘發貨幣市場異常反應,傷害各國經濟。所以説,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和霸淩做法貽害全球。

  自由貿易和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逆轉的大勢

  雖然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給經濟全球化帶來嚴峻挑戰,但自由貿易和經濟全球化依然是人類社會發展不可逆轉的大勢。自由貿易和經濟全球化既是全球範圍生産力高度發展的必然結果,也是當今時代各國經濟發展的必由之路。

  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已經成為經濟全球化的有力推動者。2017年,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國家的經濟總量佔世界經濟總量的比重達到36.2%,對當年全球GDP增量的貢獻率高達54.2%;商品和服務出口總額佔世界的比重為30.0%,對世界商品和服務出口增量的貢獻率為36.2%。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對經濟全球化具有強烈需求,而且成為越來越重要的貢獻者,必然會有力推動自由貿易和經濟全球化持續深入發展。

  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不得人心。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薩金特指出,對於美國來説,貿易政策的最高決定權在於人民,即廠商、進出口商和消費者等。雖然一些熱衷於實行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政策的政治家,以製造業回歸、擴大就業、打贏貿易戰等説辭短期內可能博取一些民眾的支援,但貿易保護主義終究是沒有贏家的零和博弈,會造成全球貿易萎縮、全球産業鏈和價值鏈遭到破壞,在傷害貿易夥伴的同時也必然傷害到本國企業和勞動者。因此,那些一時被蒙蔽的選民,最終會明白“沒有自由貿易就沒有共贏,沒有共贏也不會有單一贏家”的道理。

  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阻擋的時代潮流,今天要解決的問題是適應和引導好經濟全球化,消解經濟全球化的負面影響,讓它更好惠及各國人民。推動經濟全球化健康發展,從國際角度看,既需要建立健全有效治理機制,也需要樹立合作共贏的發展理念。從各國內部角度看,需要出台更具包容、普惠、平衡性的經濟和社會政策,尤其是完善社會保障政策,以更好融入經濟全球化。習近平主席倡導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深刻反映時代潮流,代表人類文明進步方向,有利於推動建設一個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經濟全球化。這一理念已被寫入聯合國多項決議文件,得到世界廣泛認同。

  堅守底線、保持定力,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

  經濟全球化大勢和中國改革開放不斷深化,決定了中國日益成為經濟全球化的積極推動者和重要建設者。當前,中國發展的外部環境發生了明顯變化:一是直接面對美國單方面挑起的貿易戰,二是作為大型經濟體和開放型經濟體身處經濟全球化遭遇逆風的國際環境。面對這些外部挑戰,我們既要牢牢守住底線、積極有效應對,又要保持耐心和定力,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

  妥善應對貿易摩擦。貿易戰沒有贏家。我們不主動挑起貿易戰,也不熱衷於貿易戰,但深知一味退讓並不能阻止貿易戰。面對美國單方面挑起的貿易戰,我國的應對策略是符合理論邏輯和國際慣例的,即在始終保持協商與合作大門敞開的同時,針對對方的無理行動予以針鋒相對的反制,並將美國單邊主義行為訴諸世界貿易組織爭端解決機制。我們應保持戰略定力,繼續按照既定部署和節奏,堅定不移地推進改革開放;與世界各國一道,堅定不移地維護自由貿易原則和多邊貿易體制。

  持續擴大對外開放。習近平主席指出:“讓世界經濟的大海退回到一個一個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歷史潮流的。”今年4月,習近平主席在海南博鰲亞洲論壇上宣佈了擴大對外開放的一系列新的重大舉措,表明瞭中國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的決心。通過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和加強區域經濟合作,中國持續推進對外合作多邊化與貿易多元化,在繼續從對外開放中獲得發展動力的同時,也在為維護自由貿易、推動經濟全球化朝著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方向發展作出更大貢獻。

  努力做好自己的事。在外部環境發生明顯變化的情況下實現趨利避害,關鍵是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前提下做好自己的事。要按照黨的十九大的部署,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決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持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不斷取得新進展,確保中國經濟始終立於不敗之地。與此同時,還要積極應對從中等偏上收入階段邁向高收入階段過程中遇到的成長煩惱,著力轉變發展方式、調整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面對貿易戰的直接和間接衝擊,我們要加強社會保障體系建設,織牢社會保障網,發揮好社會政策的托底功能。只要我們陣腳不亂、堅定做好自己的事,就能從容應對國際貿易摩擦和貿易保護主義,中國經濟穩中向好的大勢就無可動搖。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學部委員)

標簽 - 經濟全球化,人口紅利,1986年,貿易戰,自由貿易
網站編輯 - 郭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