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際視角看我國製造強國建設

2018年06月29日 09:00:00
來源: 《求是》2018/13 作者: 馬建堂

  核心要點:

  ■ 製造業是國民經濟的主體,是立國之本、強國之基。製造業品質是一個國家綜合實力和核心競爭力的集中體現。

  ■ 發達國家集中發力於高端製造領域,新興經濟體則依靠低成本優勢致力於建設新的“世界工廠”。全球製造業呈現出高低兩端同時發力、分化組合、重構優勢的新特徵。

  ■ 在全球範圍內“製造業回歸”浪潮中,發達國家高端製造“回流”與中低收入國家中低端製造“流入”同時發生,對我國形成“雙向擠壓”。

  ■ 當前國際貿易中出現的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實質上是圍繞製造業展開的一場博弈。發達國家試圖通過實施貿易保護主義政策,長期保持製造業高端領域的競爭力,遏制後發國家躋身高端製造領域。

 

  製造業是國民經濟的主體,是立國之本、強國之基。製造業品質是一個國家綜合實力和核心競爭力的集中體現。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將做強實體經濟、繼續抓好製造業作為國家的重大戰略選擇,著力推動我國由製造大國向製造強國轉變。我們要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於發展實體經濟特別是先進製造業的戰略思想,按照黨的十九大提出的總體要求和戰略部署,主動應對其他國家的“再工業化”戰略,加快建設製造強國,不斷提高經濟發展品質和效益。

  一、全球製造業呈現大調整大重組、重構競爭優勢新態勢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推動“製造業回歸”和“再工業化”,是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應對金融危機的“勝負手”之一,是提升國際競爭力的關鍵。發達國家集中發力於高端製造領域,新興經濟體則依靠低成本優勢致力於建設新的“世界工廠”。全球製造業呈現出高低兩端同時發力、分化組合、重構優勢的新特徵。但從全球看,“製造業回歸”之路並不平坦,發達國家“去工業化”仍是大勢難改。

  製造業在全球範圍呈現梯級發展態勢。國際金融危機後,製造業成為技術創新的主戰場,成為經濟復蘇和振興的主戰場,也成為重構國際分工體系的主戰場。發達國家利用其雄厚的製造業基礎和強大的技術創新能力,佔據著高端製造業的領先地位,智慧製造的推進速度和成果超乎想像。發達國家製造業最突出的核心競爭力在於産品承載著科技創新能力,研發活動聚焦于高科技領域。作為全球科技創新中心,美國在製造業基礎及最前沿科技創新方面處於領先地位。緊隨其後,英國、日本、德國、法國在製造業方面的優勢地位也在不斷鞏固。新興經濟體在國際金融危機後整體上出現了實體經濟不振的趨勢,在新一輪製造業競爭中出現“脫實向虛”的勢頭。但部分新興經濟體特別是東南亞等一些發展中國家依託低要素成本,積極參與全球産業再分工,承接國際産業轉移,中低端製造業向其轉移明顯,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在製造業領域的分工格局正在加速重構。

  發達國家將“製造業回歸”作為應對危機的戰略選擇。國際金融危機後,世界經濟深度調整,製造業發生了一場深刻變革。以資訊網路技術加速創新與滲透融合為突出特徵的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在全球範圍孕育興起,數字經濟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驅動力。在這樣的背景下,美歐各國紛紛推出“再工業化”“製造業回歸”等戰略,試圖以製造業的振興擺脫危機,努力搶佔新一輪産業競爭制高點。2009年以後,美國提出“製造業回歸”戰略,並採取了稅收優惠、出口促進、降低能源成本、鼓勵先進製造等措施,成為G7中唯一單位勞動成本下降的國家。2011—2016年,美國製造業人口每年增加約22萬人,年均增長1.5%。從增加值看,美國製造業年均增長0.8%,雖然尚未恢復到危機前的水準,但已經出現明顯改善。新興市場國家也不甘落後,致力於發展製造業,如印度發佈“印度製造”戰略,將製造業作為立國之本。但總的來看,新興市場國家普遍受全球市場萎縮的影響,出現了金融房地産業超過製造業、甚至超過的幅度明顯擴大的現象。

  “再工業化”難以改變發達國家“去工業化”的規律。儘管發達國家在“再工業化”方面付出很大努力,“製造業回歸”在短期內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從長期看,發達國家服務業比重上升、工業比重下降的“去工業化”大勢難改。作為先行工業化國家,多數發達國家經歷了半個世紀以上的“去工業化”過程,工業尤其是製造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不斷下降。上世紀90年代後,伴隨經濟全球化和産業加速轉移,這一過程持續推進。美英法日德五個發達國家服務業均維持2/3以上的比重,英國甚至達到80%,“去工業化”已成為發達國家産業結構演進的基本趨勢。從危機後“再工業化”戰略的核心任務看,發達國家的“再工業化”重點不是重振傳統産業,而是大力發展高新技術産業,尤其是利用資訊、生物、新能源等高新技術改造現有産業,發展能夠支撐未來經濟增長的高端産業,即聚焦産業升級換代。從新興市場國家的情況看,金融危機加速了這些國家“脫實向虛”的趨勢,一些國家掉入了工業化“未完成”而製造業比重“先降低”的陷阱。總之,發達國家的“製造業回歸”雖然取得了一些成效,但這些努力尚不足以扭轉製造業所佔份額長期下降這一大勢。

  二、在國際製造業競爭新格局下,中國由製造大國邁向製造強國挑戰與機遇並存

  在全球範圍內“製造業回歸”浪潮中,發達國家高端製造“回流”與中低收入國家中低端製造“流入”同時發生,對我國形成“雙向擠壓”。同時,國際貿易中圍繞高端製造業的博弈正在加強。我國製造業處於發展的重要歷史關口,挑戰大,機遇也大。

  製造業持續快速發展是我國40年取得偉大成就的關鍵所在。我國的工業化歷程是世界奇跡。改革開放40年來,製造業持續快速發展,我國已成為世界第一工業大國和第一製造大國。在500多種工業産品中,我國有220多種産量居世界第一,工業製成品出口約佔全球1/7,是全球最大的工業製成品出口國。據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研究,改革開放初期中國製造業是美國的1/10左右,2015年産值比美國高出30%。1970—2012年,第二産業佔比均在40%以上,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大産業。2008年以來,我國工業也出現增速換擋、結構優化、動能轉換的新特點。2013年服務業佔比超過工業,但製造業內部結構優化,加快向中高端邁進,“製造業+網際網路”方興未艾,高技術産業和裝備製造業快速增長,佔比穩步提升。2017年裝備製造業和高技術産業同比增長11.3%和13.4%,增速分別高於整個規模以上工業4.7和6.8個百分點。

  國際金融危機後我國工業及製造業比重下降偏快。伴隨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工業增速合理回落總體上是合乎規律的,但也要看到工業佔比回落過快所表徵的“脫實向虛”傾向。1991—2000年,我國工業年均增長13.6%,到2016年降為6%,增速回落一半多。工業增速下降的同時,我國工業及製造業比重自2006年開始下降。2006—2016年,工業佔比10年間由42%降至33.3%。與發達國家走過的歷程相比,降速顯然過快。製造業佔比與金融保險和房地産業佔比的差距,1990—2008年在23個百分點左右,2016年縮小為11個百分點。2013—2016年,工業就業人數佔比連續下降,從30.3%降至29%左右。當前我國工業相對地位下降,既有加快經濟結構優化、轉向服務主導型經濟的正面因素,也有做實業太難、金融服務不到位等負面因素,值得警惕。

  國際貿易中的製造業博弈對我國構成現實挑戰。在國際貿易中,貿易是標,製造是本。當前國際貿易中出現的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實質上是圍繞製造業展開的一場博弈。發達國家試圖通過實施貿易保護主義政策,長期保持製造業高端領域的競爭力,遏制後發國家躋身高端製造領域。這對我國正在由製造大國邁向製造強國、從貿易大國邁向貿易強國的進程,無疑構成了現實挑戰,但也更加堅定了中國製造業走高品質發展道路、加速製造業産業升級的決心。製造業的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必須依靠自主創新,把關鍵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實現由大變強。

  三、大力振興實體經濟,夯實立身之本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實體經濟是一國經濟的立身之本,是財富創造的根本源泉,是國家強盛的重要支柱。我們要認真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實體經濟的重要論述,從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高度,立足中國,放眼世界,大力發展實體經濟,築牢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堅實基礎。

  緊緊抓住世界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同我國轉變發展方式歷史性交匯的機遇,推動我國製造業邁向價值鏈中高端。進入21世紀以來,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風起雲湧,正在重構全球創新版圖、重塑全球經濟結構。新一代信息技術加速突破應用,生命科學領域孕育新的變革,融合機器人、數字化、新材料的先進製造技術正在加速推進製造業向智慧化、服務化、綠色化轉型,新能源技術正在引發全球能源變革,空間和海洋技術正在拓展人類生存發展的新疆域。我國經過幾十年發展,製造業增加值躍居世界第一位,形成了較為完備的工業體系和産業配套能力,培養了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優勢産業和骨幹企業,我國製造業已經具備了向高品質發展、向高附加值攀升的基礎條件。我國産業發展的藍圖已經繪就,高新技術和戰略性産業十大重點發展領域,是未來我國産業政策支援的重點。要利用“一帶一路”建設、新一輪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歷史機遇,將開放倒逼和合規支援更好地結合起來,促進我國高端製造業加快發展和整個工業轉型升級。

  汲取發達國家製造業演進特別是“去工業化”的歷史經驗和教訓,進一步鞏固製造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支柱性地位。作為一個大國,我們任何時候都要堅持製造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支柱性地位。既要順應産業結構演進大勢,更加精準地促進服務業尤其是現代服務業發展,也要珍惜和發揮我國製造業大國優勢和形成的産業基礎,爭取我國製造業佔比在2035年以前都保持在20%以上。要更好地發揮我國工業門類齊全、製造業能力全球第一的寶貴優勢,保障我國現代化進程中的經濟安全。

  推動資源要素向實體經濟集聚,更好發揮金融業、生産性服務業對先進製造業的支撐作用。按照黨的十九大提出的著力加快建設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産業體系的要求,處理好産業資本與金融資本關係。切實放寬中小銀行準入,擴大直接融資比重,擴大金融業開放,拓寬中小企業融資渠道,打通資金與企業的“最後一公里”。引導社會資本投入高新技術製造業,以金融高效率提升製造效率,增強國際競爭力,加快從製造大國邁向製造強國。我國改革開放以來服務業發展迅速。從發達國家經驗看,工業化進程中産業升級的方向,不是單純的提升服務業比例,而是重在實現製造業與生産性服務業的相互促進。19世紀中葉以來,美國以“專業和商業服務”為代表的生産性服務業一直快速發展,佔比從1950年的3.5%升至2016年的12.4%,而目前我國生産性服務業僅佔8%左右,發展空間很大。要積極推動技術、資金、人才、服務向實體經濟匯集,加快我國製造業由大變強,這是推動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的必由之路。

  (作者: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書記)

  責任編輯:郭斐然 李雯博

  

標簽 -
網站編輯 - 喬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