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現“三個轉變” 推進精準扶貧

    精準扶貧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對開發扶貧戰略的重大調整。由於各地經濟文化發展水準不同、致貧原因各不相同,精準扶貧也必然會表現出區域性特徵。海南省委省政府在積極學習兄弟省份扶貧經驗基礎上,結合本省實際,積極探索具有海南特色的精準扶貧路子,推動實現扶貧方式的“三個轉變”,確保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確保如期實現脫貧攻堅目標。

    一、從外部輸血扶貧向以內生造血扶貧為主轉變

    海南早期扶貧主要採取“輸血式”扶貧模式。這種模式主要是由各級政府及相關部門出錢出物對貧困者進行直接救濟。由於海南農村既有掌握先進農業科技如雜交水稻制種的農民,又有還處於刀耕火種狀態的農民,因此“輸血式”扶貧在海南仍具有現實意義。同時,在貧困人口中,約20%是因病因學致貧的,這些人也需要外力扶持渡過暫時的艱難期,“輸血式”扶貧恰好能解決這個問題。儘管“輸血式”扶貧在扶貧工作中起著重要作用,但總體上來看已經不適應新時期精準扶貧的要求。特別是“輸血式”扶貧模式的長期使用,容易使貧困者養成“等、靠、要”的消極依賴心理。“造血式”扶貧則契合新時期精準扶貧的要義: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目的就是要在各種扶貧主體的幫扶下使貧困者最終走上自己致富道路。

    海南“內生造血型”扶貧主要有“政府+貧困戶”“政府+專業合作社+貧困戶”兩種方式。“政府+貧困戶”這種形式主要是由基層政府根據農村貧困戶的實際情況,提供農業養殖方面的專用資金、幼苗、技術等,引導這些貧困戶自力更生,奮鬥致富。如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立足於本縣資源特徵,探索出了通過發展養蠶特色産業脫貧致富形式。“政府+專業合作社+貧困戶”是白沙和樂東等地“內生造血型”扶貧的主要形式。位於海南省樂東黎族自治縣西南部的佛羅鎮,全鎮管轄16個村委會、1個居委會,126個村民小組,建檔立卡的貧困戶359戶1593人,佔全鎮人口的4.1%。該鎮基於調查研究,根據建檔立卡貧困戶致貧原因的分析研判,確定符合精準扶貧要求的合作社,推進丹村共富黃牛養殖合作社、新坡山羊養殖合作社、佛南山雞和黃牛養殖合作社、福塘“方老三”西甜瓜種植專業合作社與建檔立卡貧困戶建立緊密的勞務聯繫並形成利益共同體,有效解決了當地建檔立卡貧困戶勞動力就業問題,推動了該鎮扶貧産業經濟的長效發展。

    二、從資源開發扶貧向以生態生産扶貧為主轉變

    海南省需要扶貧的人主要集中在5個國家級貧困縣,其中白沙、瓊中、五指山、保亭4個少數民族縣市在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範圍內。其餘部分主要集中在與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相鄰的有著各級自然保護區的樂東黎族自治縣、昌江黎族自治縣、陵水黎族自治縣、屯昌縣、儋州市等。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和自然保護區屬限制開發區域,要求轉移居民的生産生活空間。海南在加大生態補償力度的同時,探索出通過生態移民將資源開發扶貧逐漸向以生態生産扶貧為主轉變。資源開發扶貧主要表現為“靠山吃山”。只要能上一個資源開發性項目,特別是房地産、生態旅遊項目,就可以富甲一方。但“生態紅線”的硬約束性使得生活在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內的生態核心區村民,在繼續以既有資源開發方式脫貧無望時,生態移民扶貧就勢在必行。

    海南生態移民扶貧具有鮮明的地方特色,不像中西部地區的許多地方,是因自然生活環境惡劣,而海南則是由於自然生活環境太好。這使生活在海南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內特別是生態核心區內的農民並不都願意移民。因此,海南生態移民扶貧需要基層政府做很精細的工作,關鍵在精準選擇安置點和脫貧産業支撐方面,既要考慮生態移民的生活習慣和生産生活水準的提高,還要保障其長遠發展利益。以海南典型貧困縣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為例。瓊中全境屬於限制開發區域,需要從生態核心區轉移出産業和部分人口。在保護生態和精準扶貧的雙重要求下,瓊中計劃將處於偏遠地區生態核心區的紅毛鎮合老村以及營根鎮百花村整體易地搬遷。合老村有50戶村民,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3戶。其易地搬遷是按照“美麗鄉村”創建標準建設合老新村,每戶免費提供民居一套,並通過發展集種養業、休閒農業、鄉村旅遊為一體的綠色産業鏈支撐長效脫貧。百花村的整體搬遷情況也大致如此。

    三、從政府幫扶型扶貧逐步向社會保障型扶貧轉變

    由於海南的貧困人口大多屬於相對貧困,只要有堅定的脫貧意志並掌握一技之長,海南豐富的自然資源足夠使貧困者擺脫貧困現狀。也正因為如此,海南制定了“三年脫貧攻堅,兩年鞏固提升”的目標,到2018年基本實現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有保障,到2020年“一個都不能少”全面進入小康社會。在“十三五”開局之年,海南精準扶貧初見成效。2016年海南全省脫貧人數20.07萬人,完成年度減貧計劃的106.51%;貧困縣農民收入明顯提高,5個國定貧困縣農民年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從2010年3420元增加到2016年的1萬多元。儘管海南在精準扶貧方面成效顯著,但在具體工作中還存有諸如極個別扶貧對象不精準、“扶志”“扶智”不到位、産業扶貧特色不突出、農村富餘勞動力就地轉化困難,各種保障性機制還不健全等問題。這些都表明扶貧模式需要轉變,政府幫扶型扶貧必須逐步向培根固本的社會保障型扶貧轉變。社會保障型扶貧不能僅僅理解為以“低保”“五保”等方式解決貧困問題,還要明確只有穩定的就業才是大多數貧困農民脫貧且不再返貧的最終保障。海南省把就業納入社會保障,創新了社會保障兜底扶貧方式。

    《海南省大力開展就業扶貧實施方案》要求加快貧困地區勞務輸出服務體系建設,完善勞務輸出對接和協作機制,解決貧困家庭勞動力實際困難,保護其合法權益。落實各項扶持政策,鼓勵貧困家庭勞動力就近就地轉移就業,通過確保貧困家庭至少有一人實現有“五險一金”的充分就業來實現“托住底線”目標。貧困人口數量最多的儋州市還根據境內普遍適合種植三葉梅的實際情況,引進了全國龍頭花卉企業之一的深圳鐵漢生態環境股份有限公司,通過政府出資與該公司合作,要求該公司負責幫扶5000貧困人口脫貧和帶領所有種植三葉梅的農民共同致富,並確保貧困對象年每人平均增收不少於3500元。同時,儋州市還為118名貧困人口提供了保潔員、保安、資訊錄入員、資訊採集員工作崗位;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內的4個縣市從中央政府生態補償資金中為貧困戶提供了196個護林員崗位。各市縣的主動作為,有力地推進了海南精準扶貧任務的完成和向培根固本的社會保障扶貧轉型。

    (執筆:王明初 王增智)

    責任編輯:包俊洪

   

 
標 簽:
( 網站編輯:喬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