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改什麼、怎麼改?

—— 來自四個省的實踐經驗

    核心要點:

    ■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部署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時,專門強調要抓好玉米收儲制度改革。當前,國內外糧食價差不斷加大,玉米庫存不斷增加,安全儲糧壓力較大。改革玉米收儲制度有利於調整優化種植結構,保證種糧農民收益和國家糧食安全,是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場硬仗。

    ■ 2012年至2016年,河南省從商品糧大省獎勵資金中拿出3.85億元,分6批對212個企業給予貸款貼息支援,全省主食産業化進程明顯加快。中央廚房、主食加工配送中心等應運而生,在國內大中城市建立銷售網路和直銷網點5000多個,初步形成了從原料生産到銷售終端的完整高效産業鏈條,極大地適應了市場需求,方便了群眾生活。

    ■ 山東通過對産業鏈、價值鏈、供應鏈的系統設計,推動多要素集聚、多産業疊加、多領域聯動、多環節增效。一是産業鏈相加。二是價值鏈相乘。三是供應鏈相通。

    ■ 為確保農村重大改革政策落地生效,讓農民儘快享受到改革釋放的紅利,激發農業農村活力,江西改革財政支農方式,按照“政府引導、市場運作、風險共擔、互惠共贏”的原則,設立“財政惠農信貸通”,變無償撥付使用為通過銀行付息借貸使用,以此保證了財政資金的使用效能,而且有力撬動了銀行信貸資金投入“三農”。

    ■ 把財政資金轉換為銀行資金,用銀行的錢辦自己的事,有助於農民增強市場意識、風險意識、信用意識,強化契約精神。一是實行貸前調查公示。二是加強貸後管理。三是建立誠信管理制度。

 

    今年中央一號文件再度聚焦“三農”問題,提出要把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為農業農村工作的主線。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究竟改哪些方面,應該如何推進?日前,本刊記者同黑龍江、河南、山東和江西四省有關負責同志進行了書面訪談,他們結合本省實踐談了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做法和經驗,對我們很有啟發。

    黑龍江:深化收儲制度改革,推進種植結構調整

    記者: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部署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時,專門強調要抓好玉米收儲制度改革。當前,國內外糧食價差不斷加大,玉米庫存不斷增加,安全儲糧壓力較大。改革玉米收儲制度有利於調整優化種植結構,保證種糧農民收益和國家糧食安全,是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場硬仗。近年來,黑龍江省在這方面進行了很多探索,取得了良好效果。你們是怎樣部署和組織這項改革的,採取了哪些具體措施?

    黃建盛(黑龍江省委副書記):在推進這項改革中,黑龍江堅持市場化取向,精心部署、科學組織、綜合施策、攻堅發力。一是加強宣傳引導。我們充分利用各種媒體宣傳改革,組織縣鄉村三級幹部進村入戶解讀政策,幫助農民掌握“市場化收購+補貼”的改革內涵,引導廣大農民調整種植結構。二是認真落實玉米生産者補貼政策。省政府下發了玉米生産者補貼實施方案,明確補貼對象、補貼範圍,嚴格補貼程式和市縣鄉村四級審核流程,確保補貼面積數據真實準確、操作程式公正透明。目前,中央財政下達的148億元補貼資金, 已全部發放到玉米生産者手中。三是著力解決玉米收購難題。省委省政府多次專題研究糧食收購問題,各級黨委政府落實主體責任,引導多元主體入市收購,設立10億元玉米收購貸款信用保證基金,對收購加工新産玉米的深加工企業給予每噸300元補貼,並協調鐵路部門加大運力支援,保證了有人收糧、有錢購糧、有車運糧。四是加快推進産銷對接。我們引導農民特別是農民合作社、家庭農場等新型經營主體,強化市場意識,做好“銷”的文章。舉辦秋季糧食交易會、合作社賣糧大會、優質農産品推介會等市場對接活動,大力推進“網際網路+”銷售模式,加快培育農民自己的行銷隊伍,促進了生産端和市場端的有效對接。

    記者:玉米收儲制度改革必然伴隨著農業種植結構的調整,黑龍江省如何在調整中增強農産品的有效供給,以適應玉米收儲制度改革的新形勢?

    黃建盛:我們在深入調研基礎上,確定了“調減玉米、穩定水稻、增加大豆雜糧、擴大草蓿果蔬”的結構調整思路,並整合涉農資金22.17億元用於結構調整,重點支援青貯玉米、苜蓿飼草種植,以及食用菌和果蔬生産,開展米改豆、糧改飼和耕地輪作試點。一是調減玉米種植面積。重點壓減冷涼區和農牧交錯區的玉米麵積,引導玉米種植退出非優勢産區;因地制宜落實“旱改水、米改豆、米改麥、米改雜、米改經、米改飼”等“六改”措施,減少玉米種植面積。二是優化玉米品種結構。本著適區適種的原則,在松嫩平原等玉米優勢産區,重點發展高澱粉、高賴氨酸的加工型玉米;在農牧結合區,堅持種養結合,積極擴種青貯玉米;適應市場需求,鼓勵發展鮮食型玉米。去年全省加工型玉米9000萬畝、青貯玉米122.6萬畝、鮮食玉米46.4萬畝,打破了傳統籽粒玉米一統天下的格局。三是提升玉米品質和市場競爭力。全省有1000萬畝的玉米品種退回一個積溫帶,保證了提質降水、安全成熟。探索推廣減化肥、減農藥、減除草劑“三減”生産模式,積極發展綠色有機玉米種植。大力推廣玉米高標準生産模式,通過現場示範、田間觀摩等措施,加大農民培訓力度,讓農民真正掌握新技術,種出高標準,種出高效益。

    記者:在鞏固提升優質玉米産能的同時,黑龍江省如何延長玉米産業鏈,實現轉化增值?

    黃建盛:我們注重在過腹轉化和加工轉化上發力,延長玉米産業鏈,提升價值鏈。一方面,把發展畜牧業作為結構調整的重要抓手,出臺了一系列支援畜牧業發展的政策意見,啟動建設一批“兩牛一豬”標準化規模養殖基地,其中300頭以上規模奶牛場150個、肉牛場210個,3000頭以上規模豬場200個。引進和培育一批畜牧業龍頭企業,溫氏、伊利、雙胞胎等大型畜産品企業紛紛在我省投資佈局。畜牧業對糧食的轉化能力顯著提升,全年過腹轉化玉米300億斤。另一方面,按照習近平總書記在黑龍江考察時提出的關於抓好“糧頭食尾、農頭工尾”的要求,鼓勵原有加工企業擴大規模,引導收儲企業建設加工項目,多渠道擴大玉米加工轉化量。全省新上一批玉米澱粉、食用酒精等精深加工項目,全年精深加工玉米110億斤。

    河南:推進農産品加工轉化,做大做強“餐桌經濟”

    記者:近年來,我國一方面農産品面臨價格“天花板”和成本“地板”雙重擠壓,出現結構性過剩問題;另一方面人們消費檔次升級,對精深加工農産品的需求不斷增大,這為農産品加工業發展提供了廣闊空間。河南省立足農業大省、糧食大省的實際,曾于2011年在全國率先提出推進主食産業化,並制訂出臺了發展主食産業的指導意見和發展規劃,這項工作目前的進展情況如何?

    鄧凱(河南省委副書記):2012年至2016年,河南省從商品糧大省獎勵資金中拿出3.85億元,分6批對212個企業給予貸款貼息支援,全省主食産業化進程明顯加快。中央廚房、主食加工配送中心等應運而生,在國內大中城市建立銷售網路和直銷網點5000多個,初步形成了從原料生産到銷售終端的完整高效産業鏈條,極大地適應了市場需求,方便了群眾生活。截至2016年,全省主食産業化企業發展到869家,小麥粉、掛麵、速食麵年産量均佔全國1/3以上,速凍米麵食品産量佔全國的66.7%。主食加工重點企業共建立原料生産基地619萬畝,帶動154萬農戶增收致富。

    記者:河南省于2012年啟動實施特色農業産業化集群培育工程,提出發展深加工,讓餐桌更豐富,這方面的工作有什麼新的成效?

    鄧凱:幾年來,我們規劃培育“全鏈條、全迴圈、高品質、高效益”農業産業集群542個,建設以農副産品加工、食品製造為主導的産業集聚區73個,重點發展米(面)品、肉品、乳品、果蔬、油脂等精深加工,新建和續建了一批高起點、外向型的深加工和綜合利用項目,研製開發了一批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的拳頭産品,不僅拉長了産品鏈條、提高了農業附加值,而且豐富了城鄉居民的餐桌供應。培育壯大農産品加工龍頭企業,加快上下游企業的兼併重組,形成了農業産業化發展的良好態勢。省財政每年安排2億元專項資金進行貼息補助,吸引中糧、伊利、蒙牛等知名企業到河南投資興業,近4年成功對接銀企合作項目5568個,簽約額1520億元。省級以上農業産業化龍頭企業發展到821家。有21個農産品品牌被命名為“中國名牌”,47個農産品商標被認定為中國馳名商標,食品行業成為河南擁有馳名商標最多的行業。農産品加工業的發展,有力帶動了農民就地轉移就業和持續增收。2016年,全省規模以上農産品加工企業吸納勞動力230萬人,提供勞動報酬超過550億元,通過“企業+基地+合作社+農戶”等利益聯結機制帶動農戶1330萬戶,佔農村總戶數的50%以上。

    記者:“餐桌經濟”直接關係到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如何做到餐桌更安全、百姓更放心、消費更方便?

    鄧凱:河南實施食品安全戰略,加強農産品産前、産中、産後監管,著力構建從田間到餐桌的全過程食品安全監管體系,先後在乳製品、食用油、白酒等重點産品生産企業推行品質安全追溯體系,實現産品品質安全順向可追蹤、逆向可溯源、風險可管控、責任可追究,全面實施市場準入制度,農産品食品品質安全水準不斷提升。圍繞減少流通環節、降低安全風險,積極推進産銷對接、農超對接、農校對接。2016年,我們組織100多家大型連鎖超市、農産品批發企業參加農産品産銷對接及採購項目簽約專項活動,達成合作意向142項、貿易總額62億元;組織參加全國2016年夏秋季農産品網上購銷對接會,成交金額5.7億元,位居全國前列。積極發展電子結算、倉儲物流、冷鏈運輸、加工配送等現代流通方式,支援大型電商平臺企業開展農村電商服務,初步形成了農産品銷售線上線下融合發展的新格局。鼓勵支援農産品加工企業開拓國際市場,出口農産品由原材料、半成品向精深加工産品轉變,目前已形成幹鮮蔬菜、活豬及鮮凍豬肉、果汁、調味品、食用菌等具有比較優勢的出口品牌,2016年全省農産品年出口額達到19.5億美元,“河南造”食品在“世界餐桌”上的分量越來越重。

    山東:推動三産深度融合,開拓農民增收途徑

    記者:推進農村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是拓寬農民增收渠道、構建現代農業産業體系的重要舉措,是加快轉變農業發展方式、探索中國特色農業現代化道路的必然選擇。近年來,山東省為了促進農業增效和農民增收,在推進“三鏈重構”方面做了許多成功嘗試,具體做法有哪些?

    龔正(山東省委副書記):山東通過對産業鏈、價值鏈、供應鏈的系統設計,推動多要素集聚、多産業疊加、多領域聯動、多環節增效。一是産業鏈相加。第一産業突出改造升級,編制實施49種主要農産品轉型升級方案;第二産業突出精深加工,培育壯大龍頭企業;第三産業突出創新拉動,實施農業科技、農産品流通、農業金融等8大服務工程,逐步形成三次産業相互融合的發展態勢。二是價值鏈相乘。推動一二三次産業各環節增值,産生了乘數效應。如我省沾化冬棗,通過技術改良,畝收入由原來的7000元提高到4萬元;再經過深加工做成飲料等系列産品,實現2倍增值;還發展了採摘體驗、休閒旅遊等,使農民獲得3倍效益。三是供應鏈相通。産銷直接對接,減少流通環節,節約流通成本,增加農民收入。我省設立4.55億元的省級農産品流通産業引導基金,發展交易額過億元的農産品市場149個,建設改造農家店7.8萬個,打造物流配送中心300多處,覆蓋所有鄉鎮和80%以上的行政村。

    記者:推動農村一二三産業深度融合,在“全環節升級、全鏈條升值”這個關鍵點上,山東省是怎樣發力的?

    龔正:一是做大鄉村旅遊和農村電商“兩個重點”。省財政每年設立2億元專項資金,用於鄉村旅遊發展。目前,我省已建成60個縣級電子商務公共服務中心、2000個村級服務站。2016年,全省農産品電商交易額420多億元,增長40%以上。二是做強龍頭企業、農民合作社、家庭農場“三大主體”。引導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發揮帶農促農作用,通過溢價收購、利潤返還、股份分紅等多種形式,帶動農民共同致富。全省家庭農場發展到4.8萬家,農民合作社17.5萬家,農業龍頭企業9400家,與龍頭企業建立對接關係的農民合作社1.2萬家。參與産業化經營的農戶超過1800萬戶,戶均增收2974元,超過農民家庭經營收入的60%。三是做優特色小鎮、美麗鄉村、農業園區“三類載體”。山東加快特色小鎮、美麗鄉村建設,為“新六産”集聚了要素,提供了支撐。堅持農業園區化發展,黃河三角洲農業高新技術産業示範區上升為國家戰略,全省建成農業高新技術産業園區81個,縣級以上各類園區3300多處,園區內農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超出全省平均水準12%以上。

    記者:農業生産方式、經營方式轉變的任務之一,是打造農民增收的新業態。山東省在這方面有什麼亮點?

    龔正:我們努力打造“新六産”四種業態,拓寬增收渠道。一是打造終端型業態。從農産品終端消費開始,逆向推動産業融合,構建農産品從田頭到餐桌、從初級産品到終端消費無縫對接的産業體系。二是打造體驗型業態。推進農業與旅遊、教育、文化、健康養老等産業深度融合,發展農家樂、採摘園、開心農場、葡萄酒莊、海洋牧場、垂釣中心等體驗型業態。三是打造迴圈型業態。建立“資源—産品—廢棄物—再生資源”生物産業鏈,達到節能減排、生態保護與經濟效益的多重效果。四是打造智慧型業態。把現代信息技術引入農業生産、加工、銷售各環節,實現産業智慧化、智慧産業化。

    記者:用地、融資、人才、基礎設施等,是制約農村經濟發展的瓶頸,山東省採取什麼辦法突破束縛、增添動力?

    龔正:一是深化農村産權制度改革。全省7.4萬個村完成確權登記頒證,佔總數的95.9%;土地流轉面積2746.4萬畝,佔家庭承包面積的29.3%,土地經營規模化率40%以上。1.34萬個村完成集體資産股份制改革,佔村莊總數的16.2%,量化集體資産746.8億元,累計股金分紅21.6億元。二是探索土地託管服務。支援供銷、郵政、農機系統開展土地託管,建設為農服務中心,託管面積3000萬畝以上,每畝節本增效400—800元。三是實施農業科技展翅行動。建設26個現代農業産業技術體系創新團隊,凝聚各類專家400多名,還選派科技特派員4823名,實現主要農産品和主産區域全覆蓋。全省累計研發推廣新技術、新品種、新産品120多項,實現經濟效益100億元。

    江西:創新財政支農機制,確保信貸投入“三農”

    記者:隨著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農業發展方式正在發生深刻變化,農業的規模化、産業化、融合化發展,使得農業資金的需求量和需求結構發生變化。適應新形勢,財政支農方式需要由直接補貼向更多利用財稅政策引導和撬動金融資本、社會資本加大對農業投入轉變。實現這個目標,首要環節是確保信貸資金“籌得到”,江西省在這方面有什麼好方法?

    姚增科(江西省委副書記):為確保農村重大改革政策落地生效,讓農民儘快享受到改革釋放的紅利,激發農業農村活力,江西改革財政支農方式,按照“政府引導、市場運作、風險共擔、互惠共贏”的原則,設立“財政惠農信貸通”,變無償撥付使用為通過銀行付息借貸使用,以此保證了財政資金的使用效能,而且有力撬動了銀行信貸資金投入“三農”。“財政惠農信貸通”實施兩年來,全省每年籌集15億元財政風險補償金,累計撬動銀行貸款251億元,帶動農民和社會投入600億元,6.4萬個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從中受益,可謂一舉多得。具體做法:一是建立財政風險補償金制度。省市縣三級財政按2:1:2的比例,籌集風險補償金,分級存入當地合作銀行。二是建立合作銀行放貸機制。與農村信用社、農業銀行、郵儲銀行等7家合作銀行簽訂協議,由合作銀行按照約定不低於風險補償金的8倍發放貸款,向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提供1—3年期專項貸款,貸款實際執行利率不得超過同期銀行貸款基準利率的120%。三是建立封閉運作機制。“財政惠農信貸通”以縣為單位獨立運作,在縣域內封閉運作。省市縣財政根據縣級年度計劃貸款規模,配比出資風險補償金,對本縣産生的貸款風險承擔補償責任,結余的風險補償金自動滾入下一年度,各縣之間不承擔風險連帶責任。

    記者:在確保財政支農信貸“籌得到”之後,如何確保信貸資金“貸得出”?

    姚增科:我們為此建立了由省委農工部牽頭,政府職能部門與合作銀行共同參與的“三合一”工作機制。一是實行工作小組例會制度。由省委農工部牽頭,財政、農業、林業、人民銀行和各合作銀行共同參與,定期召開例會,主要研究重大政策制定,部署整體工作推進。二是部門各司其職又緊密合作。農工部負責統籌協調部門之間的工作,會同財政、人民銀行制定年度信貸計劃,監督信貸計劃的落實,協調解決重大問題;財政部門負責風險補償金的籌集和監管,監控風險補償金的運作;農業和林業部門負責提出重點扶持産業及方向建議,協助合作銀行開展個體授信、貸後管理和欠款追償等工作。三是合作銀行擇優放貸。在不改變金融機構貸款規則的前提下,合作銀行以市場為導向,優化工作流程,對主管部門推薦的農業經營主體擇優篩選,確定貸款對象。

    記者:財政支農信貸資金不僅要籌得到、貸得出,還要確保這些資金“用得好”,這方面江西省有什麼好經驗?

    姚增科:按照江西省委“穩糧、優供、增效”的總要求,我們從培育壯大農業經營主體這一端精準發力,引導銀行投入信貸資金,優化農業産業結構,推動適銷對路産業加速發展,為市場提供有效供給。一是扶持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將符合當地産業發展規劃的農民合作社、種養大戶、家庭農場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作為信貸資金重點扶持對象,其中農民合作社1年期最高授信額度為300萬元,家庭農場、種養大戶1年期最高授信額度為200萬元。二是扶持農業新型業態。適應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新趨勢,大力發展農業新産業新業態新模式,將休閒農業、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納入支援對象。明確信貸資金必須用於農業生産經營,引導農民積極參與土地流轉規模經營、農業社會化服務和農業“走出去”項目,先後帶動126萬多名農民創業就業。

    記者:嚴控金融風險,確保信貸資金“還得起”,也是創新財政支農投入機制的重要環節。統計資料顯示,“財政惠農信貸通”實施兩年來,不良貸款率只有1.08%,在這方面江西省採取了哪些有效措施?

    姚增科:把財政資金轉換為銀行資金,用銀行的錢辦自己的事,有助於農民增強市場意識、風險意識、信用意識,強化契約精神。一是實行貸前調查公示。農業、林業等縣級主管部門分別會同合作銀行,對本縣符合基本條件並有融資意願的農業經營主體進行資信等要件調查,確定授信對象,並進行公示。沒有經過公示或公示未通過的,不能獲得貸款。二是加強貸後管理。合作銀行會同縣級主管部門定期開展貸後檢查,重點監督貸款使用方向,全面掌握受貸主體生産經營情況,及時發現並幫助化解生産經營中的困難和風險。三是建立誠信管理制度。對超過合同還款期限1個月未歸還貸款的,或貸款用於非農領域的農業經營主體,在媒體上曝光,並將其納入全省銀行徵信系統黑名單。對講誠信、真履約的,在以後年度優先支援。不少地方還開展評選信用鄉鎮、信用村、信用農戶活動,起到了良好示範帶動作用。

    (本刊記者:王兆斌 吳曉迪)

 

    

 
標 簽:
( 網站編輯:喬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