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牢把握新一輪工業革命的機遇

——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新工業革命的重要論述

2018年10月26日 10:30:00
來源: 《紅旗文稿》2018/20 作者: 黃晉鴻

  當前,一場以新科技革命和新産業變革為主要特徵的新工業革命正在全球範圍蓬勃興起。習近平總書記在一些重要講話中敏銳地意識到這場新工業革命即將産生的深遠影響,在國際國內發表了一系列重要講話,深刻地揭示了它的本質、內涵及其對人類經濟社會發展的深遠影響,並就我國如何迎接新工業革命進行了部署。認真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新工業革命的重要論述,對我們積極參與新一輪工業革命、加快推進新舊動能轉換,確保如期建成全面小康社會和開啟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新征程,具有重要意義。

  一、新一輪工業革命的本質特徵

  1.新一輪工業革命正在孕育興起。早在2013年 9月 30日主持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體學習時,習近平總書記就敏銳地指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正在孕育興起,一些重要科學問題和關鍵核心技術已經呈現出革命性突破的先兆。物質構造、意識本質、宇宙演化等基礎科學領域取得重大進展,資訊、生物、能源、材料和海洋、空間等應用科學領域不斷發展,帶動了關鍵技術交叉融合、群體躍進,變革突破的能量正在不斷積累。”此後,在多個國際國內重要場合,他反覆談到了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正在孕育興起、蓄勢待發的問題。2014年6月3日,在北京舉行的世界工程科技大會上,他指出:“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技術、新材料技術等交叉融合正在引發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革命。這將給人類社會發展帶來新的機遇。”2015年11月15日,在土耳其安塔利亞舉行的20國集團領導人第十次峰會上,他發表關於世界經濟形勢的看法,進一步指出:“新一輪科技和産業革命正在創造歷史性機遇,催生網際網路+、分享經濟、3D列印、智慧製造等新理念、新業態,其中蘊含著巨大商機,正在創造巨大需求,用新技術改造傳統産業的潛力也是巨大的。”

  在2016年9月杭州20國集團峰會的開幕辭和閉幕辭中,習近平總書記都提到“新工業革命”的概念,引起熱烈反響。在中國的大力倡導和推動下,這次峰會通過了《二十國集團新工業革命行動計劃》,以促進新工業革命發展並將其作為經濟發展主要動力。會議特別提出:“我們致力於按照行動計劃做出的承諾,加強新工業革命領域的溝通、協調及相關研究,促進中小企業從新工業革命中獲益,應對就業和勞動力技能領域的挑戰,鼓勵在標準、根據各方加入的多邊協議實現智慧財産權的充分有效保護以及新工業基礎設施等領域開展更多合作,並支援工業化發展。”

  2.新一輪工業革命將帶來社會生産力的革命性變革。人類社會的進步,歸根結底,取決於社會生産力的發展。每一次工業革命,都極大地推動社會生産力的發展,引發社會生産和生活方式的顛覆性變化。在2016年4 月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分析了新工業革命的深刻影響,“從社會發展史看,人類經歷了農業革命、工業革命,正在經歷資訊革命。農業革命增強了人類生存能力,使人類從採食捕獵走向栽種畜養,從野蠻時代走向文明社會。工業革命拓展了人類體力,以機器取代了人力,以大規模工廠化生産取代了個體工場手工生産。而資訊革命則增強了人類腦力,帶來生産力又一次質的飛躍,對國際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軍事等領域發展産生了深刻影響。”2016年1月,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班上,他進一步闡明新工業革命的內涵特徵:“當前,新一輪科技和産業革命蓄勢待發,其主要特點是重大顛覆性技術不斷涌現,科技成果轉化速度加快,産業組織形式和産業鏈條更具壟斷性。世界各主要國家紛紛出台新的創新戰略,加大投入,加強人才、專利、標準等戰略性創新資源的爭奪”。2017年1月17日,在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中,他再次指明,“與以往歷次工業革命相比,第四次工業革命是以指數級而非線性速度展開。”2018年7月26日,在南非召開的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次會晤上,他進一步指明:“如今,我們正在經歷一場更大範圍、更深層次的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大數據、人工智慧等前沿技術不斷取得突破,新技術、新業態、新産業層出不窮。”

  毫無疑問,以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為主要特徵的新工業革命,不再屬於傳統工業化的常規發展,它充分利用資訊通信技術和網路空間虛擬系統,建立起更高級的生産力、生産方式和經濟形態,將對人類社會産生深遠影響。正如2018年7月2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南非召開的金磚國家工商論壇上判斷的那樣:“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人工智慧、大數據、量子資訊、生物技術等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正在積聚力量,催生大量新産業、新業態、新模式,給全球發展和人類生産生活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二、新工業革命對我國發展的意義

  1.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性機遇。在工業革命發生前的幾千年時間裏,中國經濟、科技、文化一直走在世界的第一方陣之中。近代以後,中國的封建統治者夜郎自大、閉關鎖國,導致中國落後於時代發展步伐。在歐洲發生工業革命、世界發生深刻變革的時期,我們喪失了與世界同進步的歷史機遇,逐漸落到了被動挨打的境地。特別是鴉片戰爭之後,中華民族更是陷入積貧積弱、任人宰割的悲慘狀況。這一狀態持續了百餘年。這一深刻歷史教訓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兩院院士大會上所指出的那樣:“一個國家是否強大不能單就經濟總量大小而定,一個民族是否強盛也不能單憑人口規模、領土幅員多寡而定。近代史上,我國落後挨打的根子之一就是科技落後。”

  正是在對歷史的清醒認識下,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南非召開的金磚國家工商論壇上強調:“在新科技帶來的新機遇面前,每個國家都有平等發展權利。潮流來了,跟不上就會落後,就會被淘汰。”歷史的機遇往往稍縱即逝,我們正面臨新一輪工業革命的重要歷史機遇,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因此,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兩院院士大會上告誡全黨:“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動仗,對國家和民族具有重大戰略意義的科技決策,想好了、想定了就要決斷,不然就可能與歷史機遇失之交臂,甚至可能付出更大代價。”

  2.趕超世界強國的難得機遇。與前幾次工業革命相比,新一輪工業革命對人類文明的衝擊還未完全爆發,正處於“萌芽期”,真正能夠影響工業化發展方向和人類文明進程的新科技、新技術、新産品、新業態仍在逐漸形成中。進入新世紀以來,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群體性崛起,成為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新工業革命為新興國家趕超世界強國提供了難得的機遇。因此,2017年9月,在新興市場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對話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呼籲新興國家加強團結協作,共同把握世界經濟結構調整的歷史機遇。他明確指出:新一輪科技和工業革命催生新的發展動能,也帶來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抓住這個機遇,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就可能實現“彎道超車”。失去這個機遇,南北鴻溝、發展失衡將進一步擴大。正因如此,我們應該如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兩院院士大會上所明確提出的那樣,“要在新賽場建設之初就加入其中,甚至主導一些賽場建設,從而使我們成為新的競賽規則的重要制定者、新的競賽場地的重要主導者”。如果中國在這個時期積極參與、迅速開始相關“打基礎”“建賽場”的工作,就有可能成為新一輪工業革命的引領者。

  三、把握新一輪工業革命機遇的著力點

  1.加速推動新舊動能轉換。眾所週知,我國是在工業現代化尚未完全實現的時候迎來了這場新工業革命的。一方面,我國經濟依然大而不強,快而不優,主要依靠要素投入和規模擴張的粗放型發展方式不可持續;另一方面,我國的工業現代化意味著世界約20%人口的快速工業化,無疑面臨巨大的資源、環境等方面的挑戰。對此,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兩院院士大會上指出:“現在,世界發達水準人口全部加起來是10億人左右,而我國有13億多人,全部進入現代化,那就意味著世界發達水準人口要翻一番多。不能想像我們能夠以現有發達水準人口消耗資源的方式來生産生活,那全球現有資源都給我們也不夠用!”

  老路走不通,新路在哪?就在新舊動能轉換,要把以要素驅動、投資規模驅動為主的發展舊動能,變為以創新驅動發展為主的新動能,從而大幅降低資源消耗水準,實現跨越式發展。

  在2016年9月杭州20國集團峰會上,習近平總書記作出了當今世界正在經歷新舊動能轉換的判斷,他認為:“當前,世界經濟在深度調整中曲折復蘇,正處於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時期。上一輪科技和産業革命提供的動能面臨消退,新一輪增長動能尚在孕育。”在2017年在廈門召開的金磚國家工商論壇上,他強調:“要把握新工業革命的機遇,以創新促增長、促轉型,積極投身智慧製造、網際網路+、數字經濟、共用經濟等帶來的創新發展浪潮,努力領風氣之先,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在2018年金磚國家領導人約翰內斯堡會議上,他作出“未來10年,將是世界經濟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10年”的深刻判斷,指出“我們要抓住這個重大機遇,推動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實現跨越式發展”,共同建設“新工業革命夥伴關係”。2018年3月7日,他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廣東代表團審議時特別強調:“中國如果不走創新驅動發展道路,新舊動能不能順利轉換,就不能真正強大起來”。

  2.加速推動科技創新。在新一輪工業革命大潮到來之際,世界主要經濟體無論是出於主動還是被動,都在積極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紛紛拿出了各自的應對之策。美國的“先進製造業國家戰略計劃”、德國的《2020高技術戰略》、日本的“科技工業聯盟”、英國的“工業2050戰略”,以及我國的“中國製造2025”等相繼推出。

  尚未完成工業現代化的中國,要把握住新一輪工業革命的契機,就必須加速科技創新,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緊補上工業現代化不足的“短板”。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把創新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高度重視科技創新,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論斷、新要求。2014年在上海考察時,他提出要“把科技創新真正落到産業發展上。”在2014年兩院院士大會上,他指出了中國兩千多年來科技一直領先、但從明末清初開始漸漸落伍的原因,“科學技術必須同社會發展相結合,學得再多,束之高閣,只是一種獵奇,只是一種雅興,甚至當作奇技淫巧,那就不可能對現實社會産生作用”。他強調,“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是一個系統工程。科技成果只有同國家需要、人民要求、市場需求相結合,完成從科學研究、實驗開發、推廣應用的三級跳,才能真正實現創新價值、實現創新驅動發展。”

  多年來我國存在著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産力轉化不力、不順、不暢的痼疾,這就必須深化科技體制改革。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兩院院士大會上所言,“如果把科技創新比作我國發展的新引擎,那麼改革就是點燃這個新引擎必不可少的點火係。”他要求採取更加有效的措施完善點火係,把創新驅動的新引擎全速發動起來。在十八屆五中全會二次會議上,他強調:“新一輪科技革命帶來的是更加激烈的科技競爭,如果科技創新搞不上去,發展動力就不可能實現轉換,我們在全球經濟競爭中就會處於下風。為此,我們必須把創新作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把人才作為支撐發展的第一資源,把創新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不斷推進理論創新、制度創新、科技創新、文化創新等各方面創新,讓創新貫穿黨和國家一切工作,讓創新在全社會蔚然成風。”

  新工業革命的浪潮已磅薄而來。歷史的機遇往往稍縱即逝,我們正面臨著推進科技創新的重要歷史機遇,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必須緊緊抓住。我們應該增強主動意識和緊迫感,加速創新驅動發展,努力參與和推進新科技革命和新産業變革,爭取在新一輪工業革命中走在前列。

  (作者:山東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生,山東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責任編輯:狄英娜 李民聖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