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振興戰略需要堅持城鄉融合發展的方向

2018年09月28日 12:30:00
來源: 《紅旗文稿》2018/18 作者: 林志鵬

  黨的十九大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並強調:“要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按照産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進一步把堅持城鄉融合發展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基本原則之一。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體學習時,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我們應該通過振興鄉村,開啟城鄉融合發展和現代化建設新局面。這表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絕不允許出現一邊是繁榮的城市、一邊是蕭條的鄉村的兩極分化景象,只有堅持走城鄉融合發展道路才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正確方向。

  所謂城鄉融合發展,就是徹底打破傳統的城鄉二元機制,實現城市與鄉村的一體化聯動,一方面運用城市資源要素、産業輻射等帶動農村發展,引導公共與社會資源優先向農村投入、聚集;另一方面對標城市補齊農村短板,在諸如生態環境、宜居程度等領域激活農村的獨特吸引力。城鄉融合發展是中央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解決好“三農”問題所提出的新思維、新路徑、新方略,能夠有效解決制約鄉村發展的五個問題:

  1.産業。以往城鄉統籌未能解決城市與鄉村兩個空間平等發展的問題,農村土地資源優勢難以發揮,城鄉之間生産要素雙向對流無法實現,農民平等參與城鎮化的機制匱乏,農村産業發展受限。城鄉融合發展是在深刻認識城鄉關係、變化趨勢和城鄉發展規律的基礎上,改變農村發展只是農業發展、農村功能只是提供農産品的固有思維,樹立“城鄉協調”、“共存共榮”、“共建共用”的新理念,打破政府單一主體和城鄉二元結構,發展農村要素市場,進一步煥發鄉村産業價值。在城鄉融合發展背景下,鄉村産業興旺並不是對城市經濟發展模式的簡單模倣和複製,而是立足於土地“三權”(所有權、承包權與經營權)分置,實現土地資源的重新配置和城鄉之間土地、資本、勞動力等生産要素的互補融通。通過落實宅基地集體所有權,保障宅基地農戶資格權和農民房屋財産權,適度放活宅基地和農民房屋使用權,推進集體經營性資産股份合作制度改革,確保集體産業做大做強,集體經濟不斷壯大。通過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填補城鄉信息化鴻溝,吸引城市遊資下鄉,促進一二三産業的融合發展,激發農村經濟高品質發展潛力。通過深化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農村經濟轉型升級和農業産業空間重構,培育一批家庭工場、手工作坊、鄉村車間和環境友好型企業,拓展農民創業增收空間,讓農民合理分享全産業鏈增值收益。

  2.人才。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兩會期間參加廣東代表團審議時強調:“一方面要繼續推動城鎮化建設。另一方面,鄉村振興也需要有生力軍。要讓精英人才到鄉村的舞台上大施拳腳,讓農民企業家在農村壯大發展。城鎮化、逆城鎮化兩個方面都要致力推動。”只有強化鄉村振興人才支撐,打造一支強大的鄉村振興人才隊伍,才能在鄉村形成人才、土地、資金、産業匯聚的良性迴圈。走城鄉融合發展之路,要充分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發揮政府在規劃引導、政策支援、市場監管、法治保障等方面的積極作用,有效治理農村空心化、農業邊緣化、農民老齡化痼疾,扭轉農村人口以老、幼、婦、弱、殘為主的局面,激勵各類人才自由行走于城鄉之間,在“城鄉之際”的廣闊天地大施所能、大展才華、大顯身手,進一步提振鄉村人才價值。通過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加快促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保障農業轉移人口的城市居住權,讓農業轉移人口平等享有城鎮住房、醫療、教育資源。通過加快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發揮市場在人力資源配置中的決定作用,回引一大批以新資訊、新技術、新理念武裝頭腦的青年職業農民投身鄉村振興,吸引一大批眼界寬、思路活、資源廣、有一定資本的外出致富能人回村發展,讓擔任鄉村治理和産業振興重要角色的“新鄉賢”不斷涌現。同時,打造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三農”工作隊伍,讓願意留在鄉村、建設家鄉的人留得安心,讓願意上山下鄉、回報鄉村的人更有信心。

  3.文化。文化興國家興,文化強民族強。廣袤的鄉村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沃土,積澱著中華民族5000多年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華民族“根”與“魂”的守望者,蘊含著中華文化復興的微觀密碼。中國傳統文化中仁、義、禮、智、信、忠、孝、廉、恥等理念,尤其是儒家所倡導的仁愛、孝悌、謙讓、“和合”等觀念,在當代中國鄉村仍有一定的公信力和影響力。走城鄉融合發展之路,有利於突破以往“三農”工作就經濟談經濟的狹隘格局,有效提升農民在鄉村建設中的主體地位和思想境界,重新發掘鄉土中國的精神價值和文化價值,實現“農民-國民”的品格重塑和鄉村文化提升。通過發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適合現代社會的合情、合理、合法的文化元素和文化因子,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維繫鄉村社會和諧穩定,進一步引導鄉村傳統文化資源向經濟與社會效益轉化。同時,城鄉融合發展新模式有利於鄉村立足文化傳統和現實需求,探索具有鄉村特色、鄉村屬性、鄉村風格的發展路徑,平等汲取城市在知識、技術、資訊等方面的資源要素,更好地適應當前經濟全球化、市場化和信息化需求。城鄉融合發展促使城鄉文化深度交融,城市“大傳統”與鄉村“小傳統”和諧交響,發揮文明鄉風、良好家風、淳樸民風澄清社會風氣的作用,更好地保持社會主義文化自覺與文化自信。

  4.生態。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推動鄉村生態振興,堅持綠色發展,打造農民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良好的生態環境是農村相對於城市的最大優勢和寶貴財富。田園風光、詩意山水、與自然生命和諧相處的鄉村生活,越來越成為一種難得的稀缺資源。當今愈演愈烈的城市生態環境問題更加凸顯鄉村生態價值的重要意義。以往“三農”政策偏重以城市文明統領鄉村文明,導致單向度的“城鎮化”思維,對農村生態保護和生態建設重視不夠。城鄉融合發展模式強調建立雙向對流、互補均衡的城鄉關係,貫穿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綠水青山能夠變成金山銀山”的發展理念,注重加強城市與鄉村、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融。城鄉融合有利於建立城鄉融資機制,將鄉村資源優勢、生態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發展優勢,推進農業由增産導向轉向提質導向,增加優質農産品的供給和服務,走一條綠色可持續的高品質發展道路。在鄉村振興過程中,要注意保留村莊原始風貌,慎砍樹、不填湖、少拆房,盡可能在原有鄉村形態上改善居民生活條件。通過建設美麗鄉村、發展鄉村旅遊、打造田園綜合體,做好鄉村生態環境整治和修復,持續提升農村生態品質,實現百姓富、生態美的統一,讓既有“金山銀山”內涵又有“綠水青山”顏值的美麗鄉村不斷涌現。

  5.組織。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推動鄉村組織振興,打造千千萬萬個堅強的農村基層黨組織,培養千千萬萬名優秀的農村基層黨組織書記。在鄉村振興的背景下,農村基層黨組織能以更加先進的理念和更為公開、公正、公平的方式,推動鄉村自治、法治、德治有機結合,引導、帶領群眾投身鄉村振興偉業,通過為民服務來贏得信任、取得支援,真正成為群眾的當家人。從鄉村社會治理的角度看,調動農民群眾的積極性、主動性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關鍵所在,而發揮農村基層黨組織的核心作用至關重要。走城鄉融合發展之路,能夠有效健全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現代鄉村社會治理體制,保障鄉村社會健康活力、安定有序,切實提升農村基層黨組織的領導力、凝聚力和戰鬥力。農村基層黨組織力量將會前所未有地壯大,基層黨組織的戰鬥堡壘作用將會得到有力發揮。

  鄉村産出的産品既包括商品,又包括公共物品。生活居住、農産品生産屬於商品性功能,而生態環境保護、自然景觀形成、傳統文化傳承、基層組織建設等屬於非商品性功能。城鄉融合發展本質上是解決鄉村發展中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間的矛盾的最新方案,必將彰顯並提升嶄新、多維的新時代鄉村價值,成為推動鄉村振興的強大引擎。

  (作者:廣東省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科技與社會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責任編輯:狄英娜 李民聖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