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踐中檢驗真理 在實踐中發展真理

——紀念“真理標準問題大討論”40週年

2018年06月04日 15:30:00
來源: 《紅旗文稿》2018/11 作者: 辛向陽

  1978年5月10日,中央黨校內部刊物《理論動態》發表經胡耀邦同志審定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文。5月11日,《光明日報》以特約評論員名義刊發了這篇文章,新華社向全國轉發,在廣大幹部群眾中引起強烈反響,引發了關於真理標準問題的討論。鄧小平同志明確指出了這場討論的重大意義。他説:“目前進行的關於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問題的討論,實際上也是要不要解放思想的爭論。大家認為進行這個爭論很有必要,意義很大。從爭論的情況來看,越看越重要。一個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果一切從本本出發,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進,它的生機就停止了,就要亡黨亡國。這是毛澤東同志在整風運動中反覆講過的。”他進一步強調:“關於真理標準問題的爭論,的確是個思想路線問題,是個政治問題,是個關係到黨和國家的前途和命運的問題。”今天,結合中國40年改革開放的實踐來看待這場關於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更加感覺鄧小平同志這一論斷的科學性、真理性,更加促使我們在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中堅持和發展好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

  一、實踐是檢驗認識真理性的客觀標準

  1.馬克思主義用實踐的觀點解決了人類思想上的一個重大難題,即真理性認識的標準問題。在馬克思主義誕生之前,關於真理標準問題一直眾説紛紜,特別是黑格爾的唯心辯證法把思維本身當作完全獨立的自主體,把思維進程當作現實事物的造物主。馬克思指出:“在黑格爾看來,思維進程就是現實事物的造物主。他甚至以理念的名義將思維進程轉變為一個自足的主體,而僅僅將現實東西刻畫為思維過程的外部表現。在我看來,恰恰相反,觀念的東西不外是移入人的頭腦並在人的頭腦中改造過的物質的東西而已。”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主義在人類思想史上第一次科學地解決了認識真理性的客觀標準問題。俄羅斯波羅的海通訊社網站2018年4月29日發表亞歷山大·熱列寧的文章,明確指出:“馬克思相信,如果理論與事實不符,就意味著理論有誤。真理不在某個聰明的腦袋裏,而在現實生活中。他認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事實就是如此。1845年,馬克思在《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中就明確指出:“人的思維是否具有客觀的真理性,這並不是一個理論的問題,而是一個實踐的問題。人應該在實踐中證明自己思維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維的現實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維的此岸性。關於思維——離開實踐的思維——的現實性或非現實性的爭論,是一個純粹經院哲學的問題。”馬克思在《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中提出的一系列真理性的認識被實踐檢驗的過程就證實了這一點。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明確指出:實踐的觀點、生活的觀點是馬克思主義認識論的基本觀點,實踐性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區別於其他理論的顯著特徵。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客觀性標準的確立在哲學史上具有重要現實意義,是人類思維的重大變革。

  2.真理是標誌主觀與客觀相符合的範疇,而要判明主觀是否符合客觀以及符合的程度,只靠主觀認識自身是無法解決問題的。能夠解決這一問題的就是把主觀與客觀聯繫在一起的人的社會實踐。社會實踐不僅有普遍性的優點,而且具有直接現實性的優點;社會實踐不僅具有主觀能動性的優點,而且具有客觀物質性的優點;社會實踐不僅具有個人創新性的優點,而且具有人民創造性的優點。這些優點使社會實踐成為檢驗認識真理性的根據。毛澤東指出:“實際的情形是這樣的,只有在社會實踐過程中(物質生産過程中,階級鬥爭過程中,科學實驗過程中),人們達到了思想中所預想的結果時,人們的認識才被證實了。”在物質生産過程中,錯誤的認識會被社會生産發展所甄別、淘汰,正確的認識會轉化為推動社會生産力發展的力量,例如,鄧小平關於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産力的論斷成為我國改革開放以來生産力大發展的強大力量。在階級鬥爭過程中,先進階級的正確認識會使這一階級成為領導歷史發展的力量,落後階級的錯誤觀念會被歷史所拋棄,例如法國大革命前代表“第三等級”利益的思想成為推動大革命的強大杠桿。在科學實驗過程中,真理性的理論和假設會被證明、證實,錯誤的理論和假設會被證偽,400年來,物理學已經從牛頓經典力學發展成為了量子力學。這些都説明,真理總是會被實踐所證明。

  3.馬克思主義的真理性就是在工人階級運動的實踐中得到充分檢驗的。恩格斯在1890年為《共産黨宣言》寫的序言中指出:“‘全世界無産者,聯合起來!’當42年前我們在巴黎革命即無産階級帶著自己的要求參加的第一次革命的前夜向世界上發出這個號召時,響應者還是寥寥無幾。可是,1864年9月28日,大多數西歐國家中的無産者已經聯合成為流芳百世的國際工人協會了。固然,國際本身只存在了九年,但它所創立的全世界無産者永久的聯合依然存在,並且比任何時候更加強固,而今天這個日子就是最好的證明。因為今天我寫這個序言的時候,歐美無産階級正在檢閱自己第一次動員起來的戰鬥力量,他們動員起來,組成一支大軍,在一個旗幟下,為了一個最近的目的,即早已由國際1866年日內瓦代表大會宣佈、後來又由1889年巴黎工人代表大會再度宣佈的在法律上確立八小時正常工作日。今天的情景定會使全世界的資本家和地主看到:全世界的無産者現在真正聯合起來了。”馬克思主義是在共産主義事業發展的偉大實踐中不斷被檢驗過的,是被無産階級革命實踐證明了的真理,因而具有巨大的現實指導作用。

  4.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實踐檢驗了馬克思主義的真理性,我們正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緊密結合中國國情和實踐要求,才推動了改革開放40年波瀾壯闊的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談到馬克思主義的真理性,他指出:“在人類思想史上,就科學性、真理性、影響力、傳播面而言,沒有一種思想理論能達到馬克思主義的高度,也沒有一種學説能像馬克思主義那樣對世界産生了如此巨大的影響。這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巨大真理威力和強大生命力,表明馬克思主義對人類認識世界、改造世界、推動社會進步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這種真理性、真理的威力鮮明地體現在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進程之中。改革開放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這是由社會基本矛盾運動決定的。馬克思主義認為,生産力和生産關係、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之間的矛盾是社會基本矛盾。生産力只要變化了,生産關係就要隨之調整,相應地,經濟基礎就要變化,同時就要引起上層建築的改革。我們以馬克思主義社會基本矛盾運動思想為指導,通過改革生産關係、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極大地促進了生産力的大發展。這是遵循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基礎上自覺地發展生産力。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中強調: “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産力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中國共産黨人接力探索、著力解決的重大問題。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在不到70年的時間內,我們黨帶領人民堅定不移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産力,走完了西方幾百年的發展歷程,推動我國快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們要勇於全面深化改革,自覺通過調整生産關係激發社會生産力發展活力,自覺通過完善上層建築適應經濟基礎發展要求,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更加符合規律地向前發展。”

  5.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實踐檢驗了科學社會主義的真理性,證明了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理的生命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在改革開放40年的偉大實踐中得來的,是在緊密結合中國國情和時代要求的基礎上,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一次又一次的中國化,把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要求轉化為實踐要求的結晶。近些年來,國內外有些輿論提出中國現在搞的究竟還是不是社會主義,有人説是“中國特色資本主義”,或者説是“資本社會主義”,還有人乾脆説是“國家資本主義”“新官僚資本主義”。為此,習近平指出:這些都是完全錯誤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社會主義而不是其他什麼主義,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不能丟,丟了就不是社會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邏輯和中國社會發展歷史邏輯的辯證統一,是根植于中國大地、反映中國人民意願、適應中國和時代發展進步要求的科學社會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成功就是科學社會主義的成功,科學社會主義在中國的成功,對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的意義,對世界社會主義的意義,是十分重大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意味著科學社會主義在21世紀的中國煥發出強大生機活力,因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是真正體現科學社會主義要求的。

  二、實踐是發展真理性認識的強大動力

  實踐往往不是一次完成的,經常是一個很長的歷史階段,而且會發生劇烈變動。由實踐證明了真理,會隨著實踐的深入、實踐的轉向、實踐的變動,逐漸變得更加全面、系統,真理性認識會隨著實踐的發展得到豐富和發展。

  1.社會實踐本身是一個發展的過程,社會實踐的深度和廣度不可能一下子就呈現在人們面前。以社會實踐為基礎的真理性認識必然伴隨著社會實踐的廣域化、深度化而豐富發展,任何真理性認識都不例外,馬克思主義同樣如此。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在被社會實踐不斷證明的同時,一些具體的論斷特別是在特殊歷史條件下具有真理性的認識,由於歷史條件的變化會失去其意義,會發生形式與內容的轉化。馬克思在《共産黨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談到了一個十分重要的觀點:《宣言》中闡述的一般原理是正確的,即使如此,站在25年後的角度看,某些地方本來可以作一些修改;基本原理要與具體歷史條件相結合,因此《宣言》第二章末尾提出的具體革命措施根本沒有特別的意義,如果是在1872年,這一段在許多方面都會有不同的寫法了;由於25年來大工業的巨大發展,這個綱領現在有些地方已經過時了,需要有更加符合實際的認識。由於工人運動實踐波瀾壯闊的發展,《宣言》中的某些地方要做修改,某些地方會有不同的寫法,有些地方已經過時。這些修改和變化是由實踐本身決定的。列寧在談到檢驗真理的實踐標準時指出:“這個標準也是這樣的‘不確定’,以便不使人的知識變成‘絕對’,同時它又是這樣的確定,以便同唯心主義和不可知論的一切變種進行無情的鬥爭。”這種確定和不確定,正是反映了實踐本身的變動性,更會深刻影響到真理性認識的發展。

  2.社會實踐的發展推動著人們對於自然科學認識的深化,使技術革命、産業革命日新月異。社會實踐的需要會引起科學技術革命、産業革命,引起人們對於自然科學真理性認識的深化。當今世界,由於經濟社會實踐的要求,新一輪科技革命曙光初現,物質結構、宇宙演化、生命起源、意識本質等一些重大科學問題的原創性突破正在開闢新前沿新方向,一些重大顛覆性技術創新正在創造新産業新業態,信息技術、生物技術、製造技術、新材料技術、新能源技術廣泛滲透到幾乎所有領域,大數據、智慧終端、移動網際網路、雲計算等新信息技術同機器人和智慧製造技術相互融合步伐加快。人們對於自然科學的真理性認識隨著社會生産實踐要求日益旺盛而更加豐富。人口老齡化趨勢,形成了對生物技術進步的巨大需求,促使這一領域的研究水準不斷提高。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7月17日在中國科學院視察工作時曾經指出:“還比如,人造生命。這幾年,這個領域的研究發展很快。二〇一〇年第一個人造細菌細胞誕生,打破了生命和非生命的界限,為在實驗室研究生命起源開闢了新途徑。有的科學家認為,未來五至十年人造生命將創造出新的生命繁衍方式。這些不僅對人類認識生命本質具有重要意義,而且在醫藥、能源、材料、農業、環境等方面展現出巨大潛力和應用前景,也將給生命倫理帶來全新挑戰。”人造生命、生命新的繁衍方式以及生命倫理都是需要我們進一步加深認識的領域。

  3.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日新月異的實踐發展推動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不斷完善。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形成的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等理論創新無一不是建立在實踐基礎之上的。鄧小平理論是在我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實踐中,在總結我國社會主義勝利和挫折的歷史經驗並借鑒其他社會主義國家興衰成敗歷史經驗的基礎上,逐步形成和發展起來的,它是改革開放新時期實踐的産物。“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既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又不從書本、概念和抽象的原則出發,而是一切從實際出發,深刻總結實踐創造的新鮮經驗並上升到理論,在推動馬克思主義的發展中卓有成效地堅持了馬克思主義,它是世紀之交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實踐的産物。科學發展觀是馬克思主義同當代中國實際和時代特徵相結合的産物,是馬克思主義關於發展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的集中體現,把我們黨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規律的認識提高到新的水準,它是新世紀新階段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實踐的産物。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堅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為指導,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求真務實,堅持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緊密結合新的時代條件和實踐要求,以全新的視野深化對共産黨執政規律、社會主義建設規律、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認識,它是新時代中國經濟社會歷史性變革實踐的産物。

  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中不斷開闢著馬克思主義發展的新境界

  2013年1月5日,習近平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上發表重要講話,指出:“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篇大文章,鄧小平同志為它確定了基本思路和基本原則,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在這篇大文章上都寫下了精彩的篇章。現在,我們這一代共産黨人的任務,就是繼續把這篇大文章寫下去。”

  1.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篇大文章在今天就是要從理論和實踐結合上系統回答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麼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2013年8月19日,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這就是:我們中國共産黨人能不能打仗,新中國的成立已經説明瞭;我們中國共産黨人能不能搞建設搞發展,改革開放的推進也已經説明瞭;但是,我們中國共産黨人能不能在日益複雜的國際國內環境下堅持住黨的領導,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還需要我們一代一代共産黨人繼續作出回答。”對於這一問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給出了精彩的回答。這就是系統回答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麼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一重大時代課題是對“什麼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建設什麼樣的黨、怎樣建設黨”“實現什麼樣的發展、怎樣發展”等時代課題更加豐富的回答,更是對新時代歷史問題的科學解決。這一重大時代課題不僅回答了兩大基本問題即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總目標、總任務、總體佈局、戰略佈局和發展方向、發展方式、發展動力、戰略步驟、外部條件、政治保證等,而且回答了經濟、政治、法治、科技、文化、教育、民生、民族、宗教、社會、生態文明、國家安全、國防和軍隊、“一國兩制”和祖國統一、統一戰線、外交、黨的建設等十七個具體問題。

  2.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為我們發展21世紀馬克思主義、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現實動力。解放和發展生産力,這是馬克思主義創始人始終強調的基本原則。如何解放和發展生産力?這是改革開放後擺在共産黨人面前的一道難題。我們不斷在實踐中探索,從最初的“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到有計劃的商品經濟,再到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在社會主義條件下發展市場經濟,是我們黨的一個偉大創舉。我國經濟發展獲得巨大成功的一個關鍵因素,就是我們既發揮了市場經濟的長處,又發揮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我們是在中國共産黨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的大前提下發展市場經濟,就是要堅持我們的制度優越性,有效防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弊端,我們在社會主義基本制度與市場經濟的結合上狠下功夫,把兩方面優勢都發揮好,既要“有效的市場”,也要“有為的政府”,在實踐中基本上破解了這道經濟學上的世界性難題。

  我們不僅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還要解決好黨與市場的關係,因為一方面黨面臨的四大考驗中很重要的一個考驗就是市場經濟的考驗,另外一個方面黨的執政能力建設中很重要的內容就是黨駕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能力。如何經受住考驗、如何駕馭住市場經濟?改革開放的實踐為我們提供了極為豐富的認識:第一,要尊崇黨章,維護黨章,履行黨章,嚴格執行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增強黨內政治生活的政治性、時代性、原則性、戰鬥性,自覺抵制商品交換原則對黨內生活的侵蝕,營造風清氣正的良好政治生態。要通過制度的防火牆切斷商品交換原則對黨內生活侵蝕的通道。第二,堅決防止黨內形成利益集團。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黨除了工人階級和最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沒有自己特殊的利益。如果有了自己的私利,那就什麼事情都能幹出來。黨內不能存在形形色色的政治利益集團,也不能存在黨內同黨外相互勾結、權錢交易的政治利益集團。”有了政治利益集團,黨就會喪失先進性,就會發生政治蛻變。第三,領導幹部要嚴格自律,防止被利益集團圍獵。2017年2月13日,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十八屆六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領導幹部嚴格自律,要注重防範被利益集團“圍獵”,堅持公正用權、謹慎用權、依法用權,堅持交往有原則、有界限、有規矩。要解決“被圍獵”問題,就要增強領導幹部的信仰定力和道德定力,防止形成“圈子文化”。

  3.人民群眾波瀾壯闊的偉大實踐是我們黨發展馬克思主義生生不息的強勁動力。黨的十九大提出社會主要矛盾發生了歷史性轉化,這是對馬克思主義矛盾學説的創新性發展。這種發展的一個重要依據就是對人民群眾需要變化實踐的深刻把握。首先,人民群眾基本的物質文化需要在很大程度上已經得到解決。“有沒有”的問題40年中在一代代人手中得到解決,20世紀80年代先是解決自行車、縫紉機的問題,90年代解決了電視機、電冰箱的問題,21世紀第一個十年初步解決了房子、小汽車等問題,現在逐漸進入個性化、多樣化、小批量的需求階段。其次,人民群眾物質文化需要的內涵和領域不斷擴大,從基本物質文化需要向多樣化需要擴展。例如,養老服務就是一個新需求。近幾年我國人口結構發生重大變化,老年人口比重上升,再加上隨著人們預期壽命的提高,對養老的需求呈幾何級數增長。為此,要加快推進養老服務業改革,保障基本需求,繁榮養老市場,提升服務品質,讓廣大老年群體享受優質養老服務,讓所有老年人都能老有所養、老有所依、老有所樂、老有所安。再次,人民群眾需要的品質在提升,從數量要求向品質要求轉變。過去,我們要解決的是“有沒有”的問題,現在是要解決“好不好”的問題。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人民群眾“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穩定的工作、更滿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會保障、更高水準的醫療衛生服務、更舒適的居住條件、更優美的環境、更豐富的精神文化生活。”這八個“更”字,每一個方面都包含著品質的要求。第四,人民群眾的需要不斷升級而且呈現出個性化的特點。例如,在人民群眾的多方面需要中,對良好生態環境的需要越來越突顯。正因為生態環境需要越來越重要,所以,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我們要建設的現代化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既要創造更多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産品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這四個方面需求的變化就反映了人民群眾需要已經不是過去的僅僅是物質文化的需要,還包括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多方面的需要。這些變化推動了我們對於社會主要矛盾認識的深化。

  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中國共産黨領導我們完成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實現了中華民族從東亞病夫到站起來的偉大飛躍;中國共産黨領導我們進行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的偉大實踐,使中國大踏步趕上了時代,實現了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到富起來的偉大飛躍;中國共産黨領導我們在新時代推動黨和國家事業取得全方位、開創性歷史成就,發生深層次、根本性歷史變革,中華民族迎來了從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每一次偉大飛躍都會産生偉大的思想,三次偉大飛躍産生了毛澤東思想以及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從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中,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必將成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更加精彩的新篇章。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資訊情報研究院副院長、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員)

  責任編輯:狄英娜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