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虛無主義的表現、本質及治理

2018年05月07日 16:30:00
來源: 《紅旗文稿》2018/9 作者: 孫麗珍 李澤泉

  近年來,在國內網路輿論場上,有一部分被網民稱作“公知”“大V”“美粉”“精日”的人物,總是挖空心思地製造話題,大肆潑投文化虛無主義的“迷魂湯”和“毒氣彈”,矮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質疑革命文化,消解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妄圖達到動搖中華文化立場、銷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兜售西方價值觀的目的。揭露文化虛無主義的險惡用心,尋求文化虛無主義的治理之道,有助於正本清源,引導人們樹立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和文化觀,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

  一、文化虛無主義的表現

  文化虛無主義是近代中國一種以徹底否定民族文化傳統、主張全盤西化為特徵的文化思潮,其主要表現為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對我國優秀傳統文化進行選擇性虛無,重點是對支撐我國文化自信、民族自信的史實、人物、事件進行歪曲宣傳。比如,認為傳統文化中的民族英雄岳飛、文天祥的行為不是愛國而是狹隘的漢民族主義,意在污衊歷史英雄人物,抹殺他們的歷史功績,抹黑他們的正面形象,從而誤導人們的歷史觀、價值觀、文化觀。在文化市場中,把歷史人物形象世俗化、戲謔化的低俗文化屢見不鮮,如宋代包拯在某話劇中被惡搞成了好色之徒;花木蘭成了捧著燒雞、滿嘴胡話的“大傻妞”;關羽在網路遊戲中竟成了性感女性等等。二是對革命文化的選擇性虛無。非議革命領袖、醜化黨的領導人、抹黑黨的形象。比如,藉口毛澤東晚年的錯誤,全盤抹殺毛澤東對中國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豐功偉績,從而否定中國走社會主義道路的正確性。通過侮辱、惡搞革命烈士,抹殺英勇無畏、艱苦奮鬥的革命精神,以消解國人的精神動力。如質疑黃繼光、劉胡蘭、邱少雲等革命烈士英勇事跡的真實性,造謠狼牙山五壯士偷老百姓的蘿蔔等,破壞革命英雄光輝形象,挑戰主流意識形態。三是對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選擇性虛無。“中國核潛艇之父”黃旭華院士在2018年央視春晚給全國人民送祝福之後,卻在微網志上遭到了無端詆毀。黃旭華院士為了大國重器,30年隱姓埋名,以身許國,是真正的國之棟樑、人民英雄和全國道德模範。對英雄、模範的肆意侮辱,就是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公然挑釁和蓄意背叛,這是文化虛無主義的慣常表現和真正意圖。

  值得高度警惕的是,在全球化、信息化、移動化的自媒體時代,文化虛無主義的傳播呈現出新形態、新趨勢、新特點:其一,傳播主體的高知性。文化虛無主義的很多文章有觀點、有數據、有分量,而且呈系列化,煽動性強,這絕不是一般網民所為,很多出自知名度高的網路“公知”“大V”“意見領袖”等。他們中不乏高級知識分子,具有一定的歷史知識儲備和學術能力,擁有一定數量的“粉絲”和受眾,其影響力不容低估。其二,傳播內容的碎片化。不同於傳統媒體時代的長篇大論和系統闡述,新媒體時代的文化虛無主義為迎合公眾閱讀習慣,往往通過一篇幾百字的所謂“解密”網文、一段三五分鐘的所謂“內幕”視頻、幾張PS過的或擺拍的圖片、甚或只有幾句簡短的“麻辣”點評、心情日誌等,碎片化地推銷其零散的錯誤觀點,將其不可示人的政治圖謀分散滲透到角角落落、點點滴滴。其三,傳播手段的即時性。文化虛無主義的思想觀點經常出沒于一些論壇、部落格、微網志、微信、客戶端以及視頻網站等,移動網際網路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散佈文化虛無主義的主要平台。其四,傳播觀點的迷惑性。文化虛無主義往往與新自由主義、西方憲政民主等沆瀣一氣、互為表裏,不惜喬裝打扮甚至改頭換面為自己披上“時尚”外衣,通過娛樂、惡搞等方式迎合大眾獵奇心理,採取迂迴隱蔽的策略掩蓋其用心,兜售似是而非的錯誤觀點,具有很大的欺騙性、隱蔽性、滲透性和腐蝕性。其五,傳播受眾的廣泛性。統計報告顯示,截止到2017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已達7.72億人,其中手機網民規模為7.53億人,使用手機上網的比例達97.5%。廣大網民尤其是青少年對網路的依賴性越來越強,相當一部分網民辨別是非的能力不強,耳濡目染中成為文化虛無主義的傳播和感染對象。總之,文化虛無主義在傳播方面出現了許多新變化新動向,增強了其滲透性和危害性,也加大了對其進行防範的廣度、深度和難度,需要密切關注和精準防範。

  二、文化虛無主義的本質

  虛無主義代表著現代社會的悲觀與頹廢精神,是集懷疑主義、自由主義、解構主義與頹廢主義于一身的一種現代文明危機,把任何信仰、價值都看作可有可無,不僅貶損主流、權威等崇高價值,而且無視傳統精神價值和現代社會價值,最終導致價值無序、信仰危機、道德滑坡和思想迷茫。

  文化虛無主義把人的精神本能化、物欲化、個體化,否定崇高、正義、奉獻等先進價值觀念,使文化日益呈現出低俗化、媚俗化、庸俗化、惡俗化。這種思潮背後,是一些對中國別有用心的西方敵對勢力意識形態的滲透,其目的是通過文化入侵和圍剿,腐蝕我們的思想根基,摧毀我們的文化自信,進而動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道路自信,最終達到西化和分化中國的圖謀。

  在本體論方面,文化虛無主義是數典忘祖、妄自菲薄的思想逆流。他們不承認歷史文化的繼承性與連續性,無視文化發展的內在邏輯,隨意貶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質疑革命文化,消解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意欲抹殺國人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共同記憶,動搖中華文化立場,顛覆主流意識形態的文化信仰,架空中國夢的文化支撐,是“去思想化”“去價值化”“去中國化”“去主流化”“去歷史化”的文化自弱、文化自黑。他們否認世界各國文化發展和現代化道路的多樣性,把現代化等同於西化,極力追捧西方文化,推崇“西方文化中心論”。他們要虛無的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進文化,而他們所推崇和要張揚的則是西方文化、西方價值、西方理念。如果説文化虛無主義並非完全虛無,那麼“以洋為尊”“以洋為美”“唯洋是從”,就是它的文化本質。

  在方法論方面,文化虛無主義是無理取鬧、主觀唯心的形而上學。他們背離辯證法,背離唯物史觀,用孤立、片面、曲解的方法,以支流代替主流、以細節代替整體、以主觀代替客觀、以臆想代替史實,進而歪曲事實、抹黑革命、否定崇高。他們不顧主流、主線、主題,攻其一點、不及其餘,有的甚至達到了製造謠言、自我人格分裂的地步。他們竭盡攻擊、醜化、污衊之能事,嘲笑民族英雄、譏諷革命先烈、侮辱人民領袖、洗白反面人物,借機散播文化虛無主義以偏概全、混淆視聽的錯誤觀點。這種不顧客觀事實、任意歪曲篡改、粗暴拼湊解構的做法,讓文化淪為“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在價值觀方面,文化虛無主義是精神“貧血”、思想虛空。文化虛無主義者擺噱頭、賺眼球,片面追求所謂發行率、上座率、收視率、收聽率和點擊率,放棄甚至突破應有的價值操守和倫理底線,不惜以感官的刺激、眼球的驚悚、性感的暴露、隱私的曝光、誇張的炒作來吸引受眾,迎合受眾消遣、獵奇、尋求刺激的心理。理想主義、愛國主義、英雄主義、奉獻精神被戲謔、調侃、嘲諷和攻擊,“拜金風”“言情風”“打殺風”“戲説風”“奢華風”成了時尚、前衛、流行。在文化虛無主義肆虐下,價值取向由一元主導趨向多元並存,價值判斷由崇高先進趨向實用功利,傳統的價值標準、價值認定和價值排序遭到蔑視拋棄,是非、善惡、美醜、榮辱等基本價值觀變得模糊輕佻,最終帶來的是一個民族深層的精神貧血和價值扭曲。

  三、文化虛無主義的治理對策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歷史和現實都表明,一個拋棄了或者背叛了自己歷史文化的民族,不僅不可能發展起來,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場歷史悲劇。”面對文化虛無主義的肆虐,我們必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武器,予以堅決回擊和抵制。

  首先,要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我們要從5000多年中華民族文明史、從170多年近代鬥爭史、從90多年黨的奮鬥史、從近70年新中國發展史、從40年改革史,吸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自信的豐富滋養,增強抵制文化虛無主義的戰略定力。堅定文化自信要謀求文化自強,激發全民族文化創新力,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要加強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建設,堅決防止馬克思主義被邊緣化、空泛化、標簽化,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闡述好中國特色,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堅定文化自信還要增強文化自覺,提高識別文化虛無主義的洞察力。文化虛無主義不會自貼標簽,要練就辨別“妖魔鬼怪”的“火眼金睛”。要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發揮其價值引領作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當代中國精神的集中體現,凝結著全體人民共同的價值追求。要通過教育引導、輿論宣傳、文化熏陶、實踐養成 、制度保障等,使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轉化為人們的情感認同和行為習慣。要堅持唯物辯證法基本原則,掌握正確的思想武器,以客觀、全面、聯繫、發展的觀點認識研究文化問題,實事求是,揭露本質,廓清文化虛無主義的迷霧。

  其次,加強網路文化建設,營造風清氣正的網路空間。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依法加強網路空間治理,加強網路內容建設,做強網上正面宣傳,培育積極健康、向上向善的網路文化”。網際網路成為當今社會資訊交流、文化建設的大平台,也是文化虛無主義者兜售其觀點的主渠道。沒有網路安全就沒有文化安全;過不了網際網路這一關,就戰勝不了文化虛無主義。要把握好網上輿論引導的時、度、效,使網路空間持續清朗起來。“時”就是要針對文化虛無主義的錯誤言論,快速及時反擊,防止錯誤思潮被過度熱炒,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度”就是要加大對文化虛無主義的防範、研究、反擊的力度,加大對公民特別是青少年宣傳引導的力度,使文化虛無主義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效”就是要針對文化虛無主義的錯誤言論,澄清事實,揭露本質,批判錯誤,達到解疑釋惑、正本清源、引導群眾的良好效果,牢牢掌握網上輿論的主動權、主導權和話語權。

  第三,加強文藝精品的創作,以優秀作品啟迪人。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最能代表一個時代的風貌,最能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魯迅先生曾説,要改造國人的精神世界,首推文藝。習近平總書記也説,“古今往來,世界各民族無一例外受到其在各個歷史發展階段上産生的文藝精品和文藝巨匠的深刻影響” 。文化虛無主義之所以能氾濫,與文藝界出現低俗、庸俗、媚俗、惡俗作品不無關係。要按照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倡導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的要求,引導文藝工作者堅持思想精深、藝術精湛、製作精良相統一,創作經典作品,打造高雅藝術;弘揚愛國主義主旋律,傳播正能量,追求真善美,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在深入生活、紮根人民中進行無愧於時代的文藝創作;追求德藝雙馨,堅守職業道德和價值操守,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近年來我國文藝界出現了《人民的名義》《戰狼2》《紅海行動》《厲害了我的國》等一大批優秀影視作品,它們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兼顧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凸顯了文藝價值引導、精神引領、審美啟迪和振奮人心的精神力量。當一大批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的精品力作“萬紫千紅總是春”的時候,也就是文化虛無主義失去市場、遭唾棄的時候。

  (作者單位:浙江科技學院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研究中心)

責任編輯:尹 霞

標簽 -
網站編輯 - 趙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