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亮人類歷史前進方向的燈塔

——各國共産黨隆重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和《共産黨宣言》發表170週年

2018年04月08日 11:03:11
來源: 《紅旗文稿》2018/7 作者: 于海青

   2018年,是馬克思誕辰200週年,也是馬克思主義的第一部綱領性文獻——《共産黨宣言》出版170週年。最近一段時間,各國共産黨開展系列紀念活動,深刻闡釋《宣言》和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與理論貢獻,探討其對認識和分析當代資本主義新發展新變化的方法論價值,並從《宣言》和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出發,深入思考推動當前世界社會主義運動從低谷走向振興的戰略策略。

  一、《宣言》和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貢獻與理論價值

  2018年初以來,世界各國共産黨圍繞紀念《宣言》發表和馬克思誕辰舉行了形式多樣的活動,並以此為契機大力宣傳馬克思主義理論和主張。美國共産黨在其“人民世界”網站的“馬克思主義問答”欄目中圍繞《宣言》設置專題,以選擇題形式幫助人們更好地學習和理解《宣言》內容,同時還連續撰文對展現馬克思在19世紀40年代政治活動的電影“青年馬克思”進行介紹和評析,勾勒了《宣言》的寫作背景以及馬克思早期的思想發展軌跡。澳大利亞共産黨在其黨報《工人週報》上刊登德國詩人、共産黨人布萊希特在一百年前改編自《宣言》的詩作,並於2月22日在珀斯組織紀念《宣言》發表研討會。2月19日,法國共産黨《人道報》與“馬克思2018”在巴黎共同主辦“馬克思論壇”,超過2000人參加,熱烈討論歷史與現實中的“馬克思的思想”及其資本主義批判理論的當代價值。2月24-25日,葡萄牙共産黨在裏斯本以“遺産、干預和鬥爭——改造世界”為主題舉行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大會,圍繞經濟、社會、哲學、文化、政治等主題,對馬克思的理論著作、革命活動,特別是其思想遺産對實現當代社會轉型的重要意義進行了廣泛探討。2月26日,越南胡志明國家政治學院同越共中央宣教部、中央理論委員會、越南社會科學翰林院在河內聯合舉辦題為“《共産黨宣言》——當今時代的理論與實踐價值”國際研討會,越共、俄共和寮國人民革命黨重要領導人出席。3月14日,古巴召開“紀念馬克思逝世135週年”圓桌會議,古共中央第二書記何塞·拉蒙·馬查多主持。此外,也有不少共産黨組織發表長文,深入剖析《宣言》以及馬克思主義的歷史、理論與現實意義。

  總體而言,國外共産黨高度評價《宣言》和馬克思主義對推動人類歷史和國際共産主義運動發展的重要作用。美國共産黨指出,《宣言》是在世界上傳播最廣、譯本最多、最具影響力的政治文獻,“沒有哪一個宣稱對現代史有深入了解的人,敢説自己不熟悉這部影響深遠的革命著作”。《宣言》是科學共産主義和國際共産主義運動的“出生證”。烏克蘭共産黨認為,《宣言》運用極其簡潔但卻氣度恢弘的語言闡釋了科學共産主義的基本原理,運用唯物史觀分析了人類社會發展客觀規律,批判了資本主義制度,為正在興起的共産主義組織和政黨制定了鬥爭目標、任務和方法。摩爾多瓦共産黨人黨指出,《宣言》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思想,提出了歷史唯物主義基本主張、社會發展客觀規律以及從一種生産方式向另一種生産方式的過渡模式。

  英國共産黨總書記格裏菲斯深信,即使在今天看來,《宣言》也是極富價值的。而其重要價值之一就是為人類歷史提供了至關重要且意義深遠的分析,梳理了歷史發展脈絡,給我們當代實踐以啟迪。儘管自19世紀40年代以來世界變化巨大,但資本主義的基本發展規律並未改變。我們當前仍然面對一個階級分化的社會,一個財富和權力極端不平等的社會,這表明《宣言》在今天仍然具有重要指導意義。

  西班牙共産黨將《宣言》比喻為透視當代資本主義的“X光”,強調《宣言》至少有兩大理論貢獻:一是其寬廣的視野。早在資本主義一路凱歌前行的發展之初,《宣言》就敏銳地看到資本主義生産方式的非持久性、不穩定性;二是對資本主義長期歷史趨勢的精準預測。從21世紀以來尤其是當前經濟危機的發展看,《宣言》對在當時看來遙不可及的全球化資本主義的準確預測令人不可思議,這是自19世紀40年代以來沒有任何文獻能夠做到的事情。西共進而將《宣言》的理論價值歸結為四個關鍵方面:其一,資本主義是歷史的、具體的,是人類歷史進程中的一個階段,而非“歷史的終結”;其二,《宣言》揭示了資本主義發展的長期性歷史趨勢,這是我們分析資本主義具體歷史階段的基本線索。其三,很少有文獻擁有《宣言》那般的“語言震撼力”,原因在於《宣言》不是“為自我”而作,而是為新的政治主體——無産階級而作的政治宣言。它是體現明確立場和支援傾向的著作,蘊含著“作者為其所支援的事業而鬥爭的全部力量”。其四,從社會分裂為兩個對立階級的理論中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政治是《宣言》討論的核心要素。歷史性變革是人們在構建自己的歷史過程中實現的,通過革命實踐和集體行動實現歷史性變革是《宣言》的主要觀點,這將馬克思主義與無政府主義、烏托邦社會主義區別開來。

  巴西共産黨強調《宣言》的方法論價值,認為其在當代作為一種方法並沒有喪失其重要性。170年來,《宣言》是科學社會主義最主要的宣傳綱領,對青年人、知識分子和工人群眾産生了巨大影響,推動了眾多工人黨和共産黨的發展。同時,在《宣言》出版數十年後,資本主義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帝國主義階段,特別是隨著貨幣資本以及後來金融資本的不斷擴張,所有“社會整合”的重要因素被掠奪性自噬,家庭關係、民族性、文化、習慣被改變,最終資本主義陷入週期性經濟危機。在這一過程中,《宣言》關於資本主義生産方式的具體分析仍然能夠對這些變化做出回應。

  葡萄牙共産黨引用已故總書記庫尼亞爾在1998年紀念《宣言》發表150年時的講話指出,《宣言》實現了兩個基本目標:解釋世界以及闡明如何改變世界。而在後一方面,《宣言》提出的道路就是“為解決工人階級和工人群眾的當前問題,即工資、就業、工作時間和環境、住房、醫療而鬥爭,並將這一斗爭與革命推翻資本主義以及構建一個新的沒有剝削、沒有壓迫的新社會——社會主義社會結合起來。這不是一個烏托邦式的理論宣言,而是如果《宣言》所提出的主客觀條件實現將會達到的目標”。

  塞普勒斯勞動人民進步黨撰文提出,馬克思的思想和觀點已經並將繼續對當代世界發展産生積極影響。馬克思主義的生命力在於以辯證分析方法為基礎,同時其哲學體系保持著“正反合”永恒運動的開放性。馬克思主義之所以能夠保持其當代價值,是因為它不僅能夠在客觀分析基礎上解釋社會發展問題,而且能夠提供解決、克服這些問題的方法。尤其主要提出了工人階級是實現社會進步的主體,也只有工人階級能夠將社會從資本主義剝削的野蠻狀態下解放出來。馬克思主義歷經時間檢驗,已證明其長久生命力,必將繼續在世界工人運動的實踐中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

  二、《宣言》和馬克思主義的當代價值與指導意義

  170年來,詆毀《宣言》和馬克思主義過時,以及試圖證明其已經不再反映當代世界發展趨勢的論調不絕於耳,但這些都不能掩蓋這部偉大著作以及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劃時代價值與影響。《宣言》和馬克思主義的諸多重要論斷摸準了資本主義的“命脈”。縱然當代資本主義發展千變萬化,但萬變不離其宗,而《宣言》和馬克思主義正是幫助我們認識和把握其本質屬性和發展趨勢的“鑰匙”。一些國外共産黨結合當代世界和本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實際,深刻闡釋了《宣言》及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的現實相關性與指導意義。

  首先,《宣言》的重要內容是研究資本主義制度的特徵,強調資本主義通過長期發展成為現代國家的絕對統治力量,“現代的國家政權不過是管理整個資産階級的共同事務的委員會罷了”等論斷當前仍然有效。因為除中國、越南、古巴等少數社會主義國家外,資産階級現在仍然是其他國家的真正掌權者,掌控著政治和經濟管理杠桿,確立了文化和意識形態霸權。

  其次,《宣言》的另一重要論斷,即資本主義的發展特徵與不可或缺的條件是不斷擴張同樣是正確的。俄共副主席諾維科夫指出,從人類歷史進程看,到20世紀初時,資本主義已將整個世界納于其統治之下,進入了列寧準確且深刻揭示的帝國主義階段。然而,十月革命攻破了資本主義的堡壘,在世界1/6的土地上建立起無産階級和勞苦大眾的政權。二戰後,世界社會主義體系形成,佔世界1/3的人口和40%的工業生産。這雖然有力遏制了資本的瘋狂掠奪,但資本的本性並未發生根本變化。蘇聯解體、東歐國家劇變,使得資本主義擴張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在蘇東多數國家,資産階級代理人上台執政。他們馴服於大企業家的意願,與西方國家建立起密切聯繫,導致國家走上去工業化以及依附性經濟模式。前社會主義國家變成原料産地和初級産品市場。外資在關鍵産業佔據主導地位,對外出口成為重要利潤來源,民族經濟不斷“失血”,找不到發展方向。時至今日,俄羅斯經濟發展模式嚴重依賴原材料開採和對外出口,資本外流日益嚴重。

  再次,《宣言》和馬克思主義關於資本主義財富集中等論斷,也在不斷被21世紀以來的發展所佐證。比利時工人黨批判追捧亞當·斯密的過時理論、相信資本家和市場看不見的手能夠解決一切的自由派,指出這種運作機制導致的直接後果就是當今世界最富有8個家庭所擁有的財富超過35億最貧困家庭。而正是馬克思揭穿了自由派的憑空捏造,深刻揭露了資本的貪婪本性,提出工作産生的附加值被少數人所竊取。智利共産黨通過分析當前發達資本主義世界以及智利本國懸殊的貧富差距,得出勞資矛盾仍然是資本主義發展模式主要矛盾的結論。智共認為,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勞資矛盾是永遠存在的。資産階級不可能通過所謂民主方式解決這一矛盾。而當工人意識到其階級角色及其政治變革能力的時候,資産階級就會進行武力反撲。20世紀以及近年來在南美和智利持續不斷發生的政變,入侵、干涉他國以及實施各種蠱惑煽動政策等就是其主要表現。

  最後,《宣言》關於週期性商業危機是資本主義總危機的主要表現,及其根源在於生産力與生産關係之間矛盾等論斷仍然具有現實意義。諾維科夫指出,馬克思主義的這一觀點經常招致攻擊和責難。批評者以資本主義迄今並未消亡、仍然存在為由來證偽《宣言》的論斷。但他們忽略了《宣言》中的另一觀點,即資本主義通過“奪取新的市場,更加徹底地利用舊的市場”來維持其霸權,但資産階級也經由這種方式為自己準備了“更猛烈的”危機。20世紀初,資本主義完成了對世界的瓜分,耗盡了繼續進行領土擴張的可能性。資本主義制度深陷危機旋渦,發生兩次世界大戰、法西斯興起、大蕭條,尤其是由十月革命開啟的系列社會主義革命。在這一條件下,資産階級展現出特殊的靈活性,實行了有利於工人階級的部分利潤再分配。但資本主義對外擴張的本性沒有改變。20世紀80年代末,前蘇東國家成為資産階級再次推遲其死亡的“新市場”。同時,對“舊市場”的剝削也日漸加重。美歐等國社會不平等不斷擴大,“福利國家”迅速弱化。資本主義積累規律——資本積累的對面是勞動貧困的積累,在世界各地仍然起著作用。

  三、《宣言》和馬克思主義為人類社會發展指明瞭方向

  《宣言》和馬克思主義的價值與生命力不僅在於對資本主義的深刻剖析,更在於為國際共産主義運動提供了強大的理論支撐,為世界各社會主義國家的建設提供了行動指南,為人類社會發展指明瞭正確方向。越南共産黨政治局委員武文賞高度讚揚《宣言》對共産主義運動和國際工人運動乃至世界的發展和人類進步的巨大理論和實踐價值,認為《宣言》問世是國際共産主義運動和工人運動發展的決定性轉捩點,標誌著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的形成。在《宣言》的引導下,從19世紀末到20世紀80年代,無産階級革命經歷了風風雨雨,但仍取得巨大勝利,為國際共産主義運動和工人運動留下寶貴的經驗教訓。他強調,在過去的88年間,正是在《宣言》、馬列主義和胡志明思想指導下,越共克服了諸多困難和挑戰,取得了社會主義建設的輝煌成就。而紀念《宣言》發表170週年也正是重新認識《宣言》的思想價值和生命力的機會,是進一步豐富發展《宣言》以使其與當前形勢相適應的機會。寮國人民革命黨中央委員、國家政治行政學院院長通沙立·蒙諾梅也指出,寮國一直遵循《宣言》精神,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本國發展實際結合起來,《宣言》作為一種科學基礎在寮國社會的意識形態體系中一直髮揮著重要作用。

  21世紀尤其是國際金融危機以來,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機遇與挑戰並存。國外一些共産黨從《宣言》和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出發,在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低潮中積極探尋推進運動發展的戰略策略。

  第一,堅守共産黨人的歷史使命和責任擔當。國際共産主義運動必須由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共産黨來領導,這是一個半多世紀共産主義運動發展的重要經驗。一些國外共産黨重申《宣言》對共産黨人特殊性的總結,即“他們沒有任何同整個無産階級的利益不同的利益”“總是代表整個運動的利益”等,強調這些論斷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確切和重要。俄共主張,在當前勞資矛盾日益尖銳的俄羅斯社會,只有共産黨才能保護工人階級的利益,而俄共也一直以此為己任,重視加強黨作為工人階級先鋒隊的作用,體現俄共作為工人階級政黨的特徵,呼籲“為工人階級利益而鬥爭”。南非共産黨指出,《宣言》提出了孕育于舊社會母胎中的新社會生長前景及其可能性,而共産黨人的責任就是繼承《宣言》的思想和革命精神,為推動南非和世界各國的社會經濟轉型,為建立社會主義的新型社會制度而鬥爭。

  第二,建立工人階級聯盟的必要性和可能性。西班牙共産黨從《宣言》關於兩大階級對立的觀點出發,闡釋了馬克思從抽象到具體的社會階級分析框架,強調在兩大基本社會階級之外,《宣言》也曾運用“階層”等術語深刻探討了封建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中諸組織化群體的社會地位。西共認為,爭取這些“中間階層”的支援對於21世紀共産黨人反資本主義的鬥爭具有重要意義。而分析其發展演進,則是當前構建工人階級聯盟政策的關鍵因素。

  第三,加強左翼和社會主義運動的聯合與協調行動。《宣言》的一個重要思想是強調共産黨人必須避免宗派主義,“共産黨人到處都努力爭取全世界民主政黨之間的團結和協調”,其主要任務就是在總的民主綱領基礎上將各民主力量聯合起來。以此為出發點,基於義大利共産主義運動的碎片化、分散化的現實,義大利共産黨提出構建廣泛反資本主義左翼陣線——“權力屬於人民”的重要性,強調在南美以及法國、葡萄牙等國的左翼聯合實踐都是對新自由主義統治秩序最有效的回應。俄共則呼籲不能忘卻《宣言》關於共産黨人在聯盟中不能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尤其是將所有制問題作為運動基本問題的告誡,認為在當前共産黨與各左翼力量的廣泛聯盟中,這些思想具有突出重要性。也正是基於此,俄共在2018年俄羅斯總統選舉中首先提出的就是國有化問題。

  第四,反對教條化對待馬克思主義。國外共産黨堅信《宣言》關於“兩個必然”的重要結論,但同時也強調馬克思主義不是教條。唯物辯證法反對存在適用於一切國家的普遍模式,因此並不存在通往社會主義的單一道路。俄共認為,在《宣言》提出的最終目標,即推翻資本主義不變的前提下,形勢的改變要求共産黨進行政治和意識形態創新,尋求新的鬥爭方法,選擇適應現實條件的最優的行動路線。葡萄牙共産黨強調,馬克思主義並不是一種預言性的學説,而是本質上與實踐緊密聯繫的理論,必須依據新的實際與科學知識的進步而不斷發展、豐富。塞普勒斯勞動人民進步黨提出,馬克思主義既不是絕對化的,也不是靜止不變的,需要在不斷變化的客觀現實基礎上發展與創新。巴西共産黨則明確指出,對待《宣言》的正確態度,不是將其奉為可以生搬硬套的神聖指南,甚至是消除一切罪惡和災難的萬應靈藥,而是在不違背和歪曲《宣言》基本思想的前提下,依據歷史矛盾的變化,進行批判性反思,深化研究併發展能夠解釋當前現實的新的理論。

  (本文係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建設與理論研究工程後期資助項目“歐洲激進左翼政黨的演進與發展趨勢研究”[2015mgchq015]的階段性成果)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研究員)

  責任編輯:狄英娜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