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世界社會主義的光明前景

2018年03月08日 10:41:17
來源: 《紅旗文稿》2018/5 作者: 闞道遠

    黨的十九大作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重要政治論斷。這一論斷不僅具有中國價值、時代價值,亦蘊含世界價值、人類價值,為我們科學認識世界社會主義的現實和前途提供了極有意義的時代方位和歷史坐標,對我們展望世界社會主義的光明前景,堅定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注入了強大的信心和力量。

  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為世界社會主義開創了新局面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科學社會主義在中國的成功,對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的意義,對世界社會主義的意義,是十分重大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正成為21世紀科學社會主義發展的旗幟,成為振興世界社會主義的中流砥柱,我們黨有責任、有信心、有能力為科學社會主義新發展作出更大歷史貢獻。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展示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強大生命力。蘇東劇變之後,中國共産黨並沒有在多米諾骨牌效應中改旗易幟,而是頂住空前政治衝擊波,毫不動搖地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避免了世界社會主義實踐長期在黑暗中徘徊的結局。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歷史性發展成就舉世矚目,我國綜合國力不斷增強,國際地位實現前所未有的提升,國際影響力、感召力、塑造力進一步提高,為世界和平與發展作出新的重大貢獻。近年來,在全球經濟低迷、增長乏力的大環境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風景這邊獨好”,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中國引擎”,從世界經濟發展的參與者轉變成為全球經濟潮流的引領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巨大成功表明,社會主義沒有滅亡,也不會滅亡,而且煥發出蓬勃生機活力。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樹立了世界社會主義的嶄新標桿。經過長期艱辛探索出來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文化彌足珍貴,對於現代化進程中的廣大發展中國傢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和參考價值。越來越多原來照搬照抄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制度、模式的發展中國家發現,西方的制度、模式“不靠譜”,要想成功走向現代化,“還是要學習中國”。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國自身發展同世界各國的交融性、關聯性、互動性顯著增強,負責任的大國作用不斷彰顯,向全球提供越來越多打著“中國印記”的公共産品,取得了一系列開創性、引領性、機制性的成果。全球治理的中國方案堅持讓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不同階層共用全球治理的積極成果,充分彰顯了世界社會主義的人類價值和終極關懷。

  二、資本主義制度失靈、文化衰朽、治理危機,為世界社會主義創造新機遇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西方國家政治、經濟、社會危機頻現,一些西方專家學者認為“拯救資本主義”勢在必行。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制度失靈、運轉失效。經濟週期性停滯和經濟危機仍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無法解決的痼疾。普通勞動者、小企業的議價能力不斷下降,大資本家、金融高管們卻通過規則制定、暗箱操作攫取高額收益,貧困和受排斥群體比例大幅增加,超過3億人生活在相對貧困中,人們對經濟制度的信心急劇下滑。從2000年到2014年,美國持“大多數人能夠通過努力工作出人頭地”觀點的人數比例下降了14個百分點,長期維持資本主義社會運轉的契約精神和社會信任開始解體。“否決”政體的梗阻效應擴大,黨爭內耗、施政延迭大大增加了政治運作成本,以至於美國“預算難産”和“政府關門”變為畸形“新常態”。同時,片面強調人民主權和公投票決,簡單依靠“數人頭”來做決策,或是出現國家分裂的危險,或是産生經濟社會發展變軌的結局。執政黨缺乏政治擔當和戰略眼光,藉口“尊重民意”擺脫政治責任,把人民利益、國家未來異化為執政等價物和政治犧牲品。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文化衰朽、感召力下降。由於中下階層生存環境惡化和跨國難民問題涌現,不少西方國家極端主義思潮、排外情緒和孤立主義抬頭,相當數量的民眾對執政者充滿怨氣,63%的美國人認為大多數國會議員會為了獲得政治獻金出賣選民。佔領華爾街、黑夜站立等行動則形成獨特的抗爭文化景觀。在美國,拉美裔移民的涌入、次國家認同的強化以及多元文化主義的盛行導致新教文化的核心地位動搖,身份認同出現危機。同時,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表現搶眼,歐美老牌資本主義國家“風光不再”,世界權勢結構正在發生重大變革,越來越多發展中國家破除了對資本主義價值體系和意識形態的盲從偏信。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治理危機、頻現困局。由於經濟危機蔓延,社會治理凸顯“西方亂象”。近期,美國種族矛盾嚴重激化,白人至上主義者動輒挑動公眾敏感神經,有色人種奮起維護自身權益,暴力衝突事件時有發生,族群對立、社會撕裂呈現加劇之勢。不僅如此,槍擊事件涂炭生靈,公眾的控槍訴求不斷高漲,但是由於利益集團阻撓、政治領導人曖昧和制度設計缺陷,控槍法案屢屢夭折。還有一些西方國家恐怖襲擊事件發生頻率上升,搶劫、販毒等犯罪活動猖獗,公共安全淪為“奢侈品”。

  三、新技術發展、生産力革命為世界社會主義提供新動力

  馬克思認為,社會主義社會的前提條件和物質基礎是大工業的充分發展和發達的社會生産力。網際網路是目前最先進、最前沿、最發達的生産力的集中體現,資訊社會複合了新技術形態,是社會主義在資訊時代發展的必然趨勢。

  網路信息化有助於社會主義實現“趕超”發展。蘇東劇變之後,西方學者宣揚社會主義與信息化“衝突論”,認為社會主義必將被信息化浪潮淘汰出局。進入21世紀,西方政要聲稱“有了網際網路,對付中國就有了辦法”,“社會主義國家投入西方懷抱,將從網際網路開始”。的確,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佔得網際網路發展先機,在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等方面取得了長足進展,並利用技術優勢和網路戰略,向社會主義國家施加意識形態安全和文化安全威脅。但與此同時,網路信息化帶來了社會主義國家生産力發展的新契機,生産要素發生了重大變化,資訊數據成為推動生産力發展的“金山銀礦”,網路信息技術迭代更新使得“彎道超車”的可能性大大增加。社會主義一旦“觸網”,插上信息化的翅膀,就會給經濟社會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正在由網路大國向網路強國邁進,實現了網際網路經濟蓬勃發展和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網際網路發展總體指數位居世界前五位。這表明“資訊悖論”能夠被社會主義優越性所克服,資訊時代的社會主義相對於資訊時代的資本主義更能彰顯制度優勢。

  網路信息化加速現代社會向社會主義方向演化的趨勢。網路信息化在生産領域呈現出的“大規模社會協同”效應向政治領域、生活領域、文化領域的全面輻射,原先由大資本主導的社會資源分配體系和價值觀念傳播模式,受到極大衝擊和影響,資本主義的權力宰制將難以為繼。“網際網路技術革命推動了世界變平的過程”,給弱勢群體和邊緣群體賦予了全新能力,促使更加平等、自由、和諧、共用的組織形態和生存狀態出現。而這些與社會主義關注“眾微個體”的主張存在本質相通之處,不斷解構和消解著資本主義的權力體系,加速現代社會向社會主義方向演化的趨勢。

  四、人類命運共同體、全球治理新體系為世界社會主義構建新格局

  現行全球治理體系具有濃厚的西方中心主義色彩和突出的資本主義全球統治功能,凸顯為發達國家的“有治無理”和廣大發展中國家的“有理無治”。這一局面無助於全球性問題的解決,世界進入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

  一方面,全球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治理赤字積重難返、負面清單“爆表”。冷戰結束以來,全球範圍衝突頻繁,尤其是反恐戰爭和顏色革命將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等國拖入經年累月的戰火。宗教衝突、種族衝突、資源爭奪訴諸武力,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疊加影響,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借機興風作浪,世界和平遭到重大威脅。相當數量發展中國家處於國際分工價值鏈底端, 8億人生活在極端貧困中。環境污染、疫病傳播、毒品走私、恐怖襲擊嚴重威脅普通民眾的生命財産安全。一些發展中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極其落後,困于“窮、亂、戰”的惡性封閉迴圈。

  另一方面,資本主義全球治理體系遭遇重大挫折。美國力不從心、趨於“內向”發展,國家信譽和全球擔當大打折扣。特朗普政府的“美國優先”政策和民粹主義傾向將美國的自私自利和以鄰為壑暴露無遺,不僅使國際社會在諸如氣候變化、經濟發展、國際安全等重大治理問題上出現深深裂痕,甚至在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集團內部也産生強烈分歧。在歐洲多國舉行的選舉中,“反歐”“疑歐”民粹政黨強勢崛起,逆全球化浪潮暴露了西方國家社會矛盾不斷加劇的現實以及西方民主政治的種種弊端。與此同時,西方國家卻以民主、人權為幌子大肆干涉發展中國家內政,不惜通過武裝干涉大搞民主輸出和制度輸出,引發顏色革命、政權更疊和政局動蕩,造成一些國家和地區安全惡化、民生凋敝,難民成潮。以資本主義跨國剝削、政治滲透、軍事強權和文化擴張建構起來的全球治理體系難以為繼。習近平主席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和全球治理新體系的倡議,獲得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同。這一主張更加珍視廣大發展中國家權益,更加倡導國際關係民主化和發展模式多樣化,更加注重均衡發展和利益共用,必將推動人類社會向著普遍繁榮和可持續發展的更高層次邁進。

  五、“新時代”的科學論斷為認識世界社會主義提供了新視角

  “辨方位而正則”。從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當代資本主義新變化的視角,認識世界社會主義的歷史必然性和科學真理性,我們要形成這樣的理論自覺和思想自覺。

  一是世界社會主義誕生了新思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以全新的視野深化對共産黨執政規律、社會主義建設規律、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認識,極大地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不僅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指明瞭方向,也成為世界社會主義運動史上寶貴的精神財富,既富有中國特色,又極具世界意義。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堅持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方法論,深入思考“世界怎麼了,我們怎麼辦”這一根本問題,蘊含著強大的真理力量,充滿著閃光的實踐價值,既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行動指南,又是世界社會主義發展的思想指引。

  二是世界社會主義贏得了新追隨。蘇東劇變之後,社會主義一度被“污名化”,多國共産黨喪失執政地位,很多發展中國家被迫走上了照搬西方制度模式的道路。但是,社會主義代表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趨勢和美好未來,其對資本主義全球宰制的理性批判和重建價值難以抹殺。據統計,目前世界上約有100多個國家中130多個政黨仍保持共産黨名稱或堅持馬克思主義性質。尤其是伴隨著2008年以來西方多國中産階級加速“再貧困化”和階級矛盾激化,全球範圍出現一股“馬克思主義熱”,越來越多的青年學生、知識分子、工人群體和底層群眾成為倡導消除階級壓迫、跨國剝削和實現“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主張的 “鐵桿粉絲”,在全球範圍內控訴和抵抗資本主義生産體系和價值體系。

  三是世界社會主義出現了新起點。蘇東劇變以來的20餘年是世界社會主義運動遭遇重大挫折、進入低谷的“短週期”。如今,新時代的要素變化、力量對比和科學論斷告訴我們,這個“短週期”正在進入尾聲,世界社會主義和全球進步力量元氣恢復、信心增長。同時,全球資本主義體系在20世紀90年代以來短暫的“迴光返照”之後陷入了更深層次危機和“加速衰落”的“歷史長波”中。我們有理由相信,世界社會主義正在走出低谷,“兩制”關係結構性變化的新的歷史轉捩點勢必來臨。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儘管我們所處的時代同馬克思所處的時代相比發生了巨大而深刻的變化,但從世界社會主義500年的大視野來看,我們依然處在馬克思主義所指明的歷史時代。這是我們對馬克思主義保持堅定信心、對社會主義保持必勝信念的科學根據。歷史和現實都告訴我們,一場社會革命要取得最終勝利,往往需要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只有回看走過的路、比較別人的路、遠眺前行的路,弄清楚我們從哪兒來、往哪兒去,很多問題才能看得深、把得準。我們要善用歷史思維、辯證思維、戰略思維、前瞻思維,既尊重人類社會發展一般規律,又積極發揮能動性和創造性,在不斷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接續奮鬥中迎來世界社會主義新時代。

  (作者:國家稅務總局黨校教研三部副主任、副教授、博士)

  責任編輯:尹 霞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