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風問題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2017年10月11日 10:56:04
來源: 紅旗文稿 作者: 楊明偉

  如何形成和牢固樹立馬克思主義獨特的理論風格、獨特的文風,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當中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毛澤東在提出“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時特別指出,“使之在其每一表現中帶著必須有的中國的特性”,“按照中國的特點去應用它”,“以新鮮活潑的、為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去表達它。(《毛澤東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34頁)這就指明瞭樹立良好的馬克思主義的文風在實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中的重要地位和重大意義。這一方面,值得廣大理論工作者格外關注和深入探討。

  一、有了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才談得上中國化

  開創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先河的,當數毛澤東等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在論述和踐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時候,都特別強調文風問題的重要性。早在延安時期,我們黨就把整頓文風作為整風運動的一個主要內容,也即作為形成中國化馬克思主義風格的一個主要內容。毛澤東提出反對“黨八股”時,特別提到了八股文中“對事物不加分析,只是搬用一些革命的名詞和術語,言之無物,空話連篇”的特徵。他在講馬克思主義“民族化、科學化、大眾化”問題時,深刻闡述了“化”的內涵和如何“化”的途徑。他説:“‘化’者,徹頭徹尾徹裏徹外之謂也;有些人則連‘少許’還沒有實行,卻在那裏提倡‘化’呢!所以我勸這些同志先辦‘少許’,再去辦‘化’,不然,仍舊脫離不了教條主義和黨八股,這叫做眼高手低,志大才疏,沒有結果的。例如那些口講大眾化而實是小眾化的人,就很要當心,如果有一天大眾中間有一個什麼人在路上碰到他,對他説:‘先生,請你化一下給我看。’就會將起軍的。如果是不但口頭上提倡提倡而且自己真想實行大眾化的人,那就要實地跟老百姓去學,否則仍然‘化’不了的。”(《毛澤東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841頁)

  這就告訴我們,中國化首要的問題是大眾化,只有讓中國的大眾認可、認同了的馬克思主義,才是真正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否則就只是“小眾化”的東西,是應該被拋棄的“教條主義和黨八股”。拋棄“黨八股”,取而代之的就是馬克思主義的文風。正如毛澤東所説:“要使革命精神獲得發展,必須拋棄黨八股,採取生動活潑新鮮有力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文風。”(同上書,第840頁)

  毛澤東在談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問題的時候,往往是與“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文風”聯繫在一起的。早在抗戰初期的延安,毛澤東就明確提出:“對於中國共産黨説來,就是要學會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應用於中國的具體的環境。成為偉大中華民族的一部分而和這個民族血肉相連的共産黨員,離開中國特點來談馬克思主義,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馬克思主義。”由此,毛澤東提出了“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按照中國的特點去應用它”的重大歷史任務,認為這是“全黨亟待了解並亟須解決的問題”。他在提出“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的歷史任務時,還指出了一個具體的目標,即“洋八股必須廢止,空洞抽象的調頭必須少唱,教條主義必須休息,而代之以新鮮活潑的、為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毛澤東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34頁)他要求“在中國生活的共産黨員,必須聯繫中國的革命實際來研究馬克思主義。”(《毛澤東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844頁)

  在談到文風問題時,毛澤東常常提到馬克思、列寧等經典作家,常常以馬克思和列寧為例子,以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作為標桿,引導中國共産黨人向這些標桿看齊。翻開毛澤東的諸多著述可以看到,在革命和建設時期,只要講到馬克思主義的文風,他總要提醒大家去看看馬克思、列寧“怎樣做宣傳”、魯迅“怎樣寫文章”,等等,號召全黨向他們學習。同時,毛澤東也特別強調,不能固守這些經典作家不前進,還要超越他們。1958年5月,在中國共産黨召開的第八屆全國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期間,毛澤東作了四次講話,多次講到不能把馬克思主義當教條,提出既要學習馬克思,又要“破馬克思”,即根據中國實際超越馬克思;既要學列寧,又要“敢於標新立異”。

  這就是説,對待馬克思、列寧這樣的經典作家,對待馬克思主義,既要堅持,又要創新;既要繼承,又要發展。毛澤東認為,我們在理論上不能沒有自信,不能在馬克思理論面前“怕馬克思”,也不能假想“馬克思住在很高的樓上,好像高不可攀,要搭很長的梯子才能上去”。他堅信中國共産黨人能夠超越馬克思,他説:“我們在樓下的人,不一定要怕樓上的人。我們讀一部分基本的東西就夠了。我們做的超過了馬克思,列寧説的做的都超過了馬克思,如帝國主義論。”毛澤東還以十月革命為例,闡述了馬克思主義者必須一方面承接繼承的責任,另一方面更要承接發展的任務,不能陷入教條主義和自我封閉。他認為,列寧就超越了馬克思,中國共産黨人也超越了馬克思。他説:“馬克思沒有做十月革命,列寧做了;馬克思沒有做中國這樣大的革命,我們的實踐超過了馬克思。實踐當中是要出道理的。馬克思革命沒有革成功,我們革成功了。這種革命的實踐,反映在意識形態上,就是理論。我們的理論水準可以提高,我們要努力。”所以,他不斷指出,我們對待馬克思主義,不能陷入教條主義,“馬克思、列寧都反對將他們的主義當教條”。(參看《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7卷,中央文獻出版社1992年版,第194-206頁)

  馬克思主義的文風,反映出馬克思主義的生命力,同時也代表著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方向。那些無實際內容、專講形式、玩弄文字的“土八股”“老八股”,那些脫離中國實際、把馬克思主義教條化的“洋八股”“黨八股”,那些讓群眾看不懂、讓大眾不理解的空洞文章、枯燥講演、抽象報告,等等,都是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背道而馳的,甚至是反馬克思主義的,也都是毛澤東所極力反對的。只有拋棄這些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格格不入的東西,真正樹立起具有中國作風、中國氣派的馬克思主義的文風,我們才能真正領悟馬克思主義的真諦,也才能實事求是地、自覺地去“化”馬克思主義。

  二、馬克思主義文風的主要特徵

  文風問題既然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如此重要,那麼馬克思主義文風到底是什麼樣的呢?在這個問題上,毛澤東為我們黨樹立了榜樣。從毛澤東的眾多論述中可以看出,他所倡導的馬克思主義文風至少包含有以下一些主要特徵。

  第一,馬克思主義文風是求真務實的,是講真理的,是與群眾平等交流的,而不是靠裝腔作勢來嚇人的。

  馬克思主義是主張求實求真的,提倡實,反對空;提倡真,反對假。反映在寫文章和作演説上,必須一切從實際出發講真理,而且要平等地與群眾、與讀者、與聽眾真誠交流,這是馬克思主義文風最突出的特點。毛澤東特別強調實事求是、不尚空談,反對空談馬克思主義。1942年3月,他為《解放日報》題詞,特別寫下了“深入群眾,不尚空談”八個字。空談馬克思主義,必然導致裝樣子嚇人。正像毛澤東指出的:“有些黨八股,不只是空話連篇,而且裝樣子故意嚇人,這裡麵包含著很壞的毒素。”“主觀主義和宗派主義的東西,表現在黨八股式的文章和演説裏面,卻生怕人家駁,非常膽怯,於是就靠裝樣子嚇人;以為這一嚇,人家就會閉口,自己就可以‘得勝回朝’了。這種裝腔作勢的東西,不能反映真理,而是妨害真理的。凡真理都不裝樣子嚇人,它只是老老實實地説下去和做下去。”(《毛澤東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834—835頁)

  毛澤東特別反感那種“裝腔作勢藉以嚇人”的文風,他嚴肅提出:“無論對什麼人,裝腔作勢藉以嚇人的方法,都是要不得的。”因為在毛澤東眼裏,嚇人戰術,是剝削階級以及流氓無産者所慣用的手段,“無産階級的最尖銳最有效的武器只有一個,那就是嚴肅的戰鬥的科學態度。共産黨不靠嚇人吃飯,而是靠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真理吃飯,靠實事求是吃飯,靠科學吃飯”。(同上書,第835—836頁)在我們黨取得全國政權作了執政黨以後,毛澤東還多次批評黨內一些人自以為高明,淩架于讀者和群眾之上,架子擺得很大,造成讀者和群眾反感等做法。他提醒黨內幹部:“不要老是想著‘我多麼高明’,而要採取和讀者處於完全平等地位的態度。”他告誡大家:“我們應該老老實實地辦事,對事物有分析,寫文章有説服力,不要靠裝腔作勢來嚇人。”(《毛澤東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77頁)

  第二,馬克思主義文風是建立在調查研究基礎上的,無論寫文章、作報告、作結論,如果不做調查、沒有研究,就沒有發言權。

  自毛澤東開創了中國共産黨人實事求是的優良作風以來,我們黨就樹立了一個基本的態度: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對一個問題如果沒有調查研究,也就沒有相應的決策權。毛澤東多次強調,一切結論産生於調查情況的末尾,而不是在它的先頭;只有從客觀存在的事實出發,才能找出正確的方針、政策、辦法來;離開實際調查就要産生唯心主義的階級估量和工作指導。文風問題也是如此,馬克思主義的文風,歷來是以調查研究為基礎和出發點的。早在延安時期,毛澤東就提醒過黨內同志,哪怕寫一個傳單,也要“和熟悉情況的同志商量”。(《毛澤東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842頁)新中國成立後,他還要求人們要注意“研究各地已經取得的豐富經驗”,“可用一個星期的時間將全國各省、市、縣見於報紙的經驗一齊找來仔細看一遍,邊看邊想,形成成套思想,然後下筆成文”。要寫一個東西,必須“要認真研究,下苦功鑽一下”。(《毛澤東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36頁)這裡講的就是調查研究對於“下筆成文”的重要性。

  第三,馬克思主義文風是透著問題意識的,總要提出問題、分析問題並解決問題。

  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無論寫文章、著書、寫報告,還是作演説,都有著極強的針對性,是針對存在的問題而作的。毛澤東經常強調,在文風上不要搞大大小小、層層疊疊的一二三四羅列,不能像“開中藥鋪”那樣;總要提出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要表示贊成什麼、反對什麼,有自己的觀點和見解。從問題出發,是馬克思主義文風的一個重要標識。毛澤東特別指出:“問題就是事物的矛盾。哪有沒有解決的矛盾,哪就有問題。既有問題,你總得贊成一方面,反對另一方面,你就得把問題提出來。”再往下,還要解決問題。不會提出問題,不算馬克思主義的文風;提出問題後不能解決問題,同樣不算馬克思主義的文風。毛澤東認為,那種沒有問題意識、不針對問題去的方法,是非馬克思主義的方法。他説:“這種幼稚的、低級的、庸俗的、不用腦筋的形式主義的方法,在我們黨內很流行,所以必須揭破它,才能使大家學會應用馬克思主義的方法去觀察問題、提出問題、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我們所辦的事才能辦好,我們的革命事業才能勝利。”(《毛澤東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839頁)

  第四,馬克思主義文風是用群眾看得懂、聽得懂的語言文字來表達的,是群眾喜聞樂見的。

  語言文字是思想的載體。如果不使用群眾聽得懂、看得懂、聽得慣、看得慣的語言文字,那麼思想肯定會變得空洞無趣、乾癟無味,最終無人搭理。所以,毛澤東特別強調,那些不符合中國大地上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形式的東西,人民群眾肯定是不喜歡的。他特別提醒中國共産黨人,要到人民群眾中去下苦功夫學習語言。他説:“一個人七歲入小學,十幾歲入中學,二十多歲在大學畢業,沒有和人民群眾接觸過,語言不豐富,單純得很,那是難怪的。但我們是革命黨,是為群眾辦事的,如果也不學群眾的語言,那就辦不好。”他批評一些做宣傳工作的同志,不學群眾語言而下去無的放矢地做所謂的宣傳,他們“乏味得很”,“他們的文章,就沒有多少人歡喜看;他們的演説,也沒有多少人歡喜聽”。什麼樣的語言群眾喜歡呢?毛澤東認為有三類語言值得學習:一是向本國人民群眾學習語言,二是從外國語言中吸收我們所需要的成分,三是從古人語言中學習有生命的東西。他特別強調:“語言這東西,不是隨便可以學好的,非下苦功不可。”(同上書,第837頁)

  在講到掌握人民群眾的語言時,毛澤東特別指出:“有些天天喊大眾化的人,連三句老百姓的話都講不來,可見他就沒有下過決心跟老百姓學,實在他的意思仍是小眾化。”在講到文藝的大眾化時,他還説過:“許多同志愛説‘大眾化’,但是什麼叫做大眾化呢?就是我們的文藝工作者的思想感情和工農兵大眾的思想感情打成一片。而要打成一片,就應當認真學習群眾的語言。如果連群眾的語言都有許多不懂,還講什麼文藝創造呢?”他認為人民群眾中有“豐富的生動的語言”,如果不熟悉人民群眾的這些語言,文藝工作者的作品就會“不但顯得語言無味,而且裏面常常夾著一些生造出來的和人民的語言相對立的不三不四的詞句”。在講到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們用什麼樣的語言説話時,他還特別引用了共産國際領導人季米特洛夫的話説,要用群眾的語言來和群眾講話,“應當學會不用書本上的公式而用為群眾事業而奮鬥的戰士們的語言來和群眾講話,這些戰士們的每一句話,每一個思想,都反映出千百萬群眾的思想和情緒”。(同上書,第841、851頁)

  除了上面所列之外,毛澤東還提到過馬克思主義文風的其他一些特徵。比如,“有骨頭,有血肉”,“能動員群眾”,等等。講的是寫文章、文件和作講演等要有高度和力度。説到底就是要有唯物辯證法和馬克思主義的群眾觀。毛澤東特別強調:“共産黨員如果真想做宣傳,就要看對象,就要想一想自己的文章、演説、談話、寫字是給什麼人看、給什麼人聽的,否則就等於下決心不要人看,不要人聽。”(同上書,第836頁)這就是説,共産黨人面對的對像是人民群眾,要懂得並學會與群眾做朋友、交心。又比如,“到什麼山上唱什麼歌”等,講的是寫文章、作講演要有針對性,從當時當地的情況出發,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毛澤東欣賞“看菜吃飯,量體裁衣”的做法,認為“我們無論做什麼事都要看情形辦理,文章和演説也是這樣”。(同上書,第834頁)毛澤東在各個時期分別提到的馬克思主義文風的特徵還有許多。歸根結底,就是要一切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就是要一切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就是要敢於批評與自我批評,就是要始終遵循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論和辯證法。

  三、怎樣糾正不良文風、引領優良文風

  從歷史經驗中我們可以看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否落地、是否徹底,一個關鍵的環節,就是要看文風是否符合前面説的馬克思主義優良文風的特徵和要求。背離了這些基本的要求,不僅文風會出問題,其他方面的思想作風也同樣會出問題。文風所表現出來的思想和作風,反映出一個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黨風和社會風氣。如果文風出了問題,根子不在“文”上,根子在為文者的思想深處,在我們的黨風出了問題,尤其是黨的思想作風出了問題,它的根源是我們黨實事求是的作風和唯物辯證法的態度遭到了破壞。因此毛澤東早在延安時期就特別指出,“學風和文風也都是黨的作風,都是黨風”,“會影響全民族”。(同上書,第812頁)

  在我們黨的歷史上,曾經吃夠了文風問題的苦頭,從而也歷來高度重視文風建設。毛澤東對糾正黨記憶體在的不良文風,從而改進黨的作風,有著深刻的思考,提出過許多出路和辦法。他曾以列寧為例,稱讚列寧的著作“生動活潑”,“他説理,把心交給人,講真話,不吞吞吐吐”。毛澤東提倡的這種與群眾交心、與人民説真話,採取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方式等,就是解決文風問題的總出路。毛澤東不僅從政治高度和戰略層面提出過辦法,而且還有針對性地從戰術上和具體做法上提出過許多好的意見。

  針對“空話連篇,言之無物”的現象,毛澤東認為,這是一種眼中無群眾的文風。他特別反感那種“下筆千言、離題萬里”的文風,討厭其如“懶婆娘的裹腳,又長又臭”。在剖析“為什麼一定要寫得那麼長,又那麼空空洞洞”的原因時,認為“只有一種解釋,就是下決心不要群眾看”。(同上書,第834頁)因此,糾正這種文風,首先要從群眾觀點和群眾路線上解決問題。

  針對“裝腔作勢,藉以嚇人”的現象,毛澤東認為,這是一種不實事求是、反科學的文風。他批評這種文風“不但是幼稚,簡直是無賴”。他強調:“科學的東西,隨便什麼時候都是不怕人家批評的,因為科學是真理,決不怕人家駁。”毛澤東認為,那種靠裝腔作勢來獲得名譽和地位做法,“是卑劣的念頭”。(同上書,第835、836頁)因此,糾正這種文風,就要認真搞懂馬克思主義,真正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要有科學態度,尊重科學,掌握真理。

  針對“語言無味,像個癟三”的現象,毛澤東認為,這是一種語言無味無趣的文風。他特別提倡良好的文風要有生動活潑的語言形式,認為那些堆滿了形容詞的文章誰也看不懂、誰也不願意看。因此,糾正這種文風,就要向群眾學習,向實際學習,向活生生的社會生活學習。

  針對“用字太硬,用語太直,形容詞太兇”的現象,毛澤東認為,這是一種語言生硬、態度蠻橫的文風。他批評這種人不懂得語言之美,尤其是不懂得人民群眾中創造出來的語言的豐富優美。因此,糾正這種文風,就要學會放下架子,老老實實地到群眾中學習語言、到古代文學中去學習語言、到外國文學中去學習語言。

  針對“不調查,不研究,提起筆來‘硬寫’”的現象,毛澤東認為,這是一種“不負責任的態度”。(同上書,第844頁)不做深入細緻的反覆調查研究,就是不負責任,就拿不出精品。因此,糾正這種文風,就要預先作調查研究,預先準備材料;文章寫好之後,要像洗臉之後再照鏡子一樣多照幾遍,多看幾遍,再拿去發表。

  另外,在文章的具體寫作上,毛澤東也有針對性地提出過一些指導意見。比如,對如何處理引述的問題,即如何處理自己觀點和他人觀點的問題,毛澤東就提出,“要學會用自己話的寫文章”。對如何處理自己動手還是別人代勞的問題,毛澤東在上世紀60年代曾對一些省委領導説過:“有的人,自己不寫東西,要秘書代勞。我寫文章從來不叫別人代勞,有了病不能寫就用嘴説嘛!”對如何寫發言稿的問題,毛澤東提倡:“發言要精,要生動,要多種多樣,要短,要有內容,要有表揚,有批評,有成績,也有缺點,要有解決問題的辦法,不要千篇一律。”對如何減少報刊上眾多的“令人頭痛的黨八股”類的文章,毛澤東提出:“這就要求我們的報紙和刊物的編輯同志向作者提出寫生動和通順的文章的要求,並且自己動手幫作者修改文章。”

  從毛澤東到習近平,在革命、建設、改革的各個歷史時期,為從根本上解決黨風文風問題,我們黨付出過巨大的代價;為使黨風文風不斷改進、進一步好轉,我們黨也付出過艱辛的努力。正因為文風體現著黨風,所以習近平同志曾專門提醒過黨的幹部:“文風不是小事。”他還從梳理中國共産黨人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歷史進程的視角,專門總結了我們黨各個歷史時期在文風問題上的主張和做法。(習近平:《努力克服不良文風,積極倡導優良文風》,《求是》2010年第10期)在倡導和引領馬克思主義優良文風方面,習近平同志也提出了一系列具有深遠意義的舉措。除了提倡大家牢固樹立馬克思主義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外,他還特別提倡要形成“短、實、新”的文風,摒除“長、空、假”的文風,主張用盡可能少的篇幅,把問題説清、説深、説透,表達出豐富而深刻的思想內容。他多次重提毛澤東等老一輩革命家關於優良文風的主張,強調“最要反對的是空話連篇、言之無物的八股文”,要防止和克服那種穿靴戴帽、空泛議論、堆砌材料、套話成串、大而全、小而全等弊病。

  當然,也要看到,從根本上説,文風的好轉,是隨著黨風的根本好轉而向健康方向發展的,同時也是隨著社會風氣的好轉而好轉的。正如習近平同志所説:“黨風決定著文風,文風體現出黨風。人們從文風狀況中可以判斷黨的作風,評價黨的形象,進而觀察黨的宗旨的貫徹落實情況。”因此他提出:“大力糾正不良文風,積極倡導優良文風,已成為新形勢下加強和改進黨的作風建設一項重要任務。” (同上)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全面從嚴治黨的戰略部署下,高度重視進一步改進文風問題。中共中央政治局作出的《關於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繫群眾的八項規定》中,特別提出“切實改進會風”“切實改進文風”的要求。在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又提出“教育引導黨員、幹部改進學風文風會風,改進工作作風”等要求。在這些有效的措施下,全黨全社會在摒除不良文風、進一步形成優良文風方面,取得了明顯成績。隨著黨中央堅定不移地推進全面從嚴治黨戰略部署的深入展開,黨風包括文風還會取得更加顯著的變化。

  (作者: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第一編研部主任、研究員)

責任編輯:尹 霞 馬建輝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