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金融危機與國家壟斷資本主義新發展

    21世紀頭十年第一場全球金融與經濟危機的演變、蔓延已歷數年之久,但世界經濟的復蘇與增長仍一波三折,步履蹣跚。此次危機對資本主義生産方式和全球經濟産生了深遠影響,導致新自由主義徹底破産,也再次證明了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正確性和科學性。危機爆發後,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在慌亂中一夜之間復活了作為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理論基礎的凱恩斯主義,全球颳起了一股強勁的國家干預主義浪潮,伴隨資本主義國家政府的各種救市措施和對經濟的調控與干預,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獲得了進一步的發展和深化。事實再一次表明,壟斷資本主義的實質並沒有改變,列寧的帝國主義論並沒有過時。

    一、國際金融危機的根源與新自由主義的破産

    2008年金融與經濟危機是繼大蕭條之後資本主義最嚴重的經濟衰退,動搖了全球經濟體系。但是,如同20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一樣,西方經濟學家對此次金融與經濟危機的根源至今爭論不休,莫衷一是。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不難發現,雖然此次金融與經濟危機呈現出與以往危機不同的明顯特點,但根源仍然在於資本主義基本矛盾,是資本主義基本矛盾和各種社會矛盾集中激化和爆發的必然結果。

    自1825年資本主義世界爆發第一次週期性經濟危機以來,資本主義在19世紀每隔10年左右便爆發一次經濟危機。尤其是20世紀30年代席捲整個資本主義並波及全球的大蕭條徹底粉碎了古典經濟學“市場自動均衡自我修復”的神話,自由資本主義經濟徹底破産,整個世界經濟陷入嚴重衰退,凱恩斯主義經濟學應時而生。二戰後,發達國家政府普遍實施凱恩斯主義的需求管理政策,支撐了20世紀50至60年代的經濟增長。

    但是,凱恩斯經濟學及其政策主張具有與生俱來的通貨膨脹壓力。進入20世紀70年代,面對資本主義“滯脹”困局,凱恩斯經濟學束手無策,漸失主流經濟學尊嚴與地位。在此背景下,濫觴于二戰之前且被長期邊緣化的反對國家干預的新自由主義開始邁向歷史前台,成為國家壟斷資本的意識形態和新的主流經濟學。在新自由主義鼓噪的政策推動下,一方面,貨幣超長供給和低利率導致經濟虛擬化、泡沫化加劇,産業空心化盛行,經濟結構失衡,激化個別企業生産的有組織性與整個社會生産的無政府狀態的矛盾。另一方面,資産泡沫和信貸膨脹支撐下的借貸消費和華爾街的貪婪誘導實體經濟盲目發展和非理性繁榮,形成隱蔽性購買力不足和生産過剩,導致有支付能力的社會需求與社會供給錯位與脫節。這種金融驅動和信貸支撐型經濟具有極大的脆弱性,一遇房地産泡沫破裂和次級住房抵押貸款證券化市場崩盤,這些看似突發的事件必然引發和導致銀行貸款難以回收,信貸枯竭和流動性乾涸。這時,以銀行破産倒閉和整個金融體系幾近坍塌為主要表現的殃及全球的金融危機就必然地發生,繼而迅速從虛擬經濟蔓延到實體經濟,從發達國家傳導到發展中國家,形成幾乎席捲整個世界的經濟危機。至此,新自由主義鼓噪和極力推行的私有化、鬆弛市場管制、弱化金融監管的惡果,最終使資本主義基本矛盾激化並導致如此深重的經濟災難。

    面對危機及其蔓延,新自由主義無論在解釋危機的原因方面,還是克服危機、拯救資本主義的政策主張方面,都束手無策。主流經濟學就此陷入繼古典學派和凱恩斯主義危機之後的第三次危機,新自由主義的理論和治理範式徹底破産了。

    二、後危機時代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新發展

    和任何社會經濟制度一樣,資本主義也是一個變動不居、不斷發展演變的制度型類。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的每一次激化和由此導致的週期性經濟危機在嚴重打擊和動搖資本主義制度的同時,也必然推動資本主義生産關係的嬗變與發展。如同20世紀30年代經濟大蕭條和隨後出現的“凱恩斯革命”和“羅斯福新政”使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獲得新發展一樣,2008年國際金融與經濟危機和隨後出現的凱恩斯主義復歸和“奧巴馬新政”使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生産關係在二戰後形成的基礎上獲得進一步的調整和發展。

    1、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理論基礎——凱恩斯主義的復歸

    眾所週知,作為壟斷資本主義生産關係調整和發展新階段的國家壟斷資本主義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就萌芽産生。“帝國主義戰爭大大加速和加劇了壟斷資本主義變為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過程。”(《列寧選集》第3卷第109頁)但是,只是在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後伴隨凱恩斯主義的橫空出世和資本主義國家對經濟生活的普遍干預,國家壟斷資本主義才獲得廣泛發展。這是因為,如同古典經濟學或新古典經濟學是自由競爭資本主義的理論基礎一樣,凱恩斯主義是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理論基礎。

    但是,作為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理論基礎的凱恩斯主義,其真正貢獻並不完全在於它醫治了20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其實,當凱恩斯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在1936年出版的時候,大蕭條最糟糕的階段已經渡過,凱恩斯主義對當時經濟復蘇所起的作用是有限的。成為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理論基礎的最關鍵的地方在於凱恩斯主義在承認市場經濟系統不完善性的同時沒有拋棄市場和市場機制,而是主張向市場系統輸入政府干預這一關鍵參數,對市場系統進行擾動,使市場運作趨於充分就業均衡。正是以這一理論創新為基礎和出發點,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在大蕭條演變、蔓延期間以及二戰後調節干預經濟的實踐中,在吸取前蘇聯計劃經濟經驗的基礎上,對壟斷資本主義生産關係進行大範圍的調整與變革,實現了政府調節和市場調節的有機結合,為科學技術和社會生産力的發展提供了較為廣闊的空間,緩和了資本主義基本矛盾,推動了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生産關係最終得以形成,資本主義經濟最終發展為混合經濟。如果沒有市場或者沒有政府,現代經濟運作就會孤掌難鳴。2008年國際金融與經濟危機的爆發和新自由主義的徹底破産從反面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以2008年國際金融與經濟危機爆發和新自由主義破産為標誌,發達國家的政治重新邁入另一個大的迴圈週期:凱恩斯主義和大政府時代。凱恩斯主義重拾官方經濟學地位,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理論基礎——凱恩斯主義的復歸,必然有利於資本主義國家政權和私人壟斷資本在新世紀的進一步融合發展。

    2、國家壟斷資本獲得明顯發展

    國有經濟不但是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經濟基礎或所有制基礎,而且本身就是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重要形式。縱觀19世紀末20世紀初以來的資本主義發展史,實行國有化措施是資本主義國家應對經濟危機,緩和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的重要手段和基本經驗。二戰後國家壟斷資本主義之所以獲得廣泛深入的發展,就在於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為了應對資本主義基本矛盾激化導致的大蕭條,掀起了廣泛持續的國有化浪潮,國有經濟幾乎在所有的經濟部門獲得空前發展,建構起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穩固的經濟基礎。進入20世紀80年代以來,隨著西方國家的私有化浪潮,國有經濟的比重雖有明顯下降,但並沒有改變和動搖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所有制基礎,私有化影響所及主要是一般工業部門中的國有企業的數量和比重。

    2008年國際金融和經濟危機爆發和蔓延以來,從發達國家應對危機和救市的實踐看,推行國有化仍然是重要的措施和手段之一。其實,“9.11”事件後,美國等發達國家出於經濟和社會安全考慮,國有經濟已經在悄然恢復當中。2008年以來,美、英、德等發達國家在對經濟進行救助和調控過程中,國有化的步伐明顯加快,國有經濟即國家壟斷資本獲得明顯發展,甚至有人認為西方國家掀起了新一輪國有化浪潮。此次發達國家國有化的一般做法和特點是,運用財政資金對瀕臨破産的金融機構和大型企業進行注資,購買其不良資産並對其債務提供擔保,換取這些金融機構和大型企業的優先股或普通股,實施國有化控股。例如,美國財政部通過向遭受重創的房地美和房利美注資,獲得了“兩房”各79.9%的股票;美國財政部、聯邦儲備委員會和聯邦存款保險公司通過向深陷危機災難的花旗集團注資,購買其優先股和普通股,美國政府最終持有花旗的權益提升至36%。通過這些措施,不但國有壟斷資本獲得明顯發展,而且國有壟斷資本與私人壟斷資本在企業和社會範圍的結合都得到了加強。英國和德國等發達國家在危機中國有化的途徑和美國的做法大體相似。

    3、宏觀調控和微觀規制獲得空前加強和發展

    面對資本主義近百年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就連信奉新自由主義教義的布希政府也不能袖手旁觀,早在2008年2月就實施1680億美元減稅方案,緊接著10月份又批准《2008年緊急經濟穩定法案》,推出7000億美元的救援計劃。危機蔓延到歐洲以後,為了挽救歐元區國家經濟,歐盟緊急拿出總額達7500億歐元進行救助,這是歐洲有史以來最大規模救助計劃。

    奧巴馬政府上台以後,面對嚴峻的經濟形勢,美國政府、財政部和美聯儲更是聯手推出美國自二戰以來力度最大的金融救助和財政刺激計劃。奧巴馬政府通過《美國復蘇與重建法案》,實施7870億美元經濟刺激計劃,資金總額中三分之二用於公共開支和投資,三分之一用於減稅,刺激內容幾乎涵蓋美國所有經濟領域。在貨幣政策方面,為了增加流動性,降低利息率,刺激投資和消費,美聯儲多次下調基準利率,實行非常規即超寬鬆的貨幣政策,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美聯儲連續三輪實行的以鄰為壑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長時間維持近乎于零的利率水準。

    美國政府在對經濟加強宏觀調控的同時,還一反危機爆發之前放鬆金融等領域進行監管的做法,全面恢復和加強對金融的監管,2009年6月奧巴馬政府公佈《金融監管改革:新基礎》,就此開啟了自大蕭條以來最大規模的金融監管改革。美國政府還加快推進醫療保險制度改革步伐;面對美國經濟的頹勢和新興經濟體的挑戰,抓緊實施新能源計劃和“再工業化”戰略,對經濟的監管和干預超過二戰以來任何時期。

    資本主義國家的宏觀調節和微觀規制是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重要形式。2008年國際金融與經濟危機爆發以來西方國家對經濟的調節、干預和監管的恢復加強,直接推動了國家資本主義的發展和深化。

    三、列寧的帝國主義論仍然是認識當代資本主義的基石

    當代資本主義處於什麼樣的發展階段,一直是國內外學術界熱烈討論的焦點問題。有學者研究發現,20年來國內外學者關於當代資本主義所處的發展階段竟有10種觀點之多。這些觀點雖然差異很大,但一個明顯共同點是都承認當代資本主義在二戰後尤其是20世紀八九十年代以來發生了一系列深刻的變化。如生産社會化和資本社會化更高程度的發展;經濟全球背景下跨國公司和資本國際化的迅猛發展;資本主義國際體系和國際調節機制日趨成熟等。但是從總體上看,當代資本主義的發展演變並沒有超越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框架和階段,當代資本主義仍處於國家壟斷資本主義階段,壟斷資本主義的本質並沒有改變。新自由主義的理論和治理範式的徹底破産充分證明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非但沒有過時,而且仍然是認識當代資本主義各種複雜現象及其發展階段的基石。

    顯然,國家壟斷資本主義不會也不可能窮盡資本主義的發展。在新科技革命推動和資本主義基本矛盾作用下,西方發達國家應對本次金融與經濟危機的實踐也表明,資本主義生産關係仍然處在發展演變當中,未來資本主義的生産力和生産關係必然會繼續朝著更高程度的社會化方向發展。

    (本文係國家社科基金項目[12XJL002]的階段性成果)

    (作者:西安交通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責任編輯:狄英娜 李民聖

    

 
標 簽:
( 網站編輯:張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