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研究對未來戰爭形態影響深遠

2018年10月11日 09:03:53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陳松海

  隨著戰爭形態的發展變化,一些軍事愛好者,甚至是軍事理論研究人員都在思考,信息化戰爭之後的戰爭形態將會是什麼?根據戰爭形態發展演進的過程可以推斷,在信息化武器裝備發展運用成熟之後,必然將有一種或一套新的科學技術發展運用到作戰對抗之中,使作戰對抗的主導要素産生新的質變,並最終代替資訊力成為作戰對抗的主導要素,進而推動新的戰爭形態形成和發展。

  古往今來的戰爭實踐證明,戰爭無不是採用各種對抗手段,圍繞摧毀敵方的抵抗意志,使之屈從於己方意志,達到己方預定的政治目的而展開的。不同的歷史時期,通過各種作戰手段的綜合運用,破壞、摧毀敵賴以對抗的物質基礎,迫敵放棄抵抗行動是可能且可行的,但降低或摧毀敵抵抗意志通常是有限的。這也是歷史上交戰雙方勝負已決,但依然保持敵對狀態,進而醞釀新的對抗的原因。辯證唯物主義認為,意志是人類意識基本結構的一個重要內容。“研究人腦産生意識的神經生理基礎以及物理、化學的過程,有助於理解意識是人腦這種高度嚴密複雜的特殊物質的活動機能和意識的本質。”2013年以來,全世界圍繞人腦佈局的科學研究明顯增多,揭開了大腦研究參與未來戰爭序幕。據報道,美國在這一研究領域已取得了相應成果,美國研究人員在國內實驗室,通過腦機介面技術可以控制遠在日本實驗室裏猴子的行為。“腦計劃”無疑將推動技術的進一步發展,或將使我們迎來又一次新的技術革命,如果這些研究成果被運用於軍事目的,將可能帶來作戰對抗活動的革命性變革。

  戰爭歷史告訴我們,凡作戰問題都離不開人的籌劃和具體實施,是否作戰、為什麼作戰、怎樣作戰都是人對作戰對抗問題的認知活動。“不戰而屈人之兵”是作戰對抗的最高理想追求,但這並不等於敵對雙方消除了對抗,而是體現了更高層次的對抗活動,即認知對抗。以往的認知對抗活動,主要是通過實施心理戰等手段使敵産生錯誤的認知,做出錯誤的判斷。技術手段只是為增強敵錯誤認知服務,通過物質技術手段直接干預敵方生命意識使敵失去抵抗意志,在以往也是難以做到的。但是“腦計劃”的研究成果,一旦從技術上揭示出人腦的活動機能和意識的物質本質,那麼未來研發直接針對干預敵方生命意識,挫敗敵抵抗意志以及保護己方意志不受侵犯的技術裝備和手段將成為可能。通過這些新型技術裝備和手段的運用,將可以直接達成使敵方喪失抵抗意志,屈從於己方意志的終極目的,“不戰而屈人之兵”將可能不再遙不可及。如此,作戰雙方將展開以認知對抗為主要內容的作戰對抗活動,認知力將可能上升為未來作戰對抗的主導要素,戰爭形態也將發展成為以干預敵方生命意識的武器裝備系統為主要標誌的表現形式和狀態。也就是説,大腦研究的深入發展,將可能使認知戰爭成為現實,併發展成為未來可能的戰爭形態。

標簽 - 作戰,形態形成,資訊力,大腦,未來戰爭
網站編輯 - 張芯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