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令出征,哪敢怠訓忘戰

——任務部隊和平積弊減少的啟示⑥

2018年06月13日 09:01:28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黃長平

  前不久,陸軍組織練兵備戰及轉型建設集訓,近400名將校軍官圍繞備戰打仗重大問題,推演未來戰爭、體驗戰場環境、融入戰鬥生活。有一種理念始終縈繞在大家腦際:只有按戰爭節奏和戰鬥作風參訓,才能握好未來戰場上的“指揮棒”。

  “從裏到外充滿硝煙味!”走進國際維和、聯合軍演、邊境管控、海上維權、大洋護航等任務部隊,一線指揮員保持警惕、高度戒備,洞察戰爭、研究打仗,唯恐缺少主動意識、缺少制勝砝碼。

  “況夫為將之道,疆場之安危,三軍之死生係焉。”任務部隊的指揮員用行動告訴我們:帶領官兵走上一線,戰鬥隨時打響,天天臨陣對敵,備戰緊而又緊,只能一門心思鑽訓研戰,誰也不敢怠訓忘戰,自然不會有這樣那樣的“和平病”。

  兵隨將轉。打仗,就是打將。戰將的性格、作風、能力等,往往是部隊的一面旗幟。有什麼樣的指揮員,就會帶出什麼風格的部隊。指揮員鑽訓研戰,部隊就會大興實戰化之風;指揮員身上沒有“和平作派”,部隊就不會有“和平套路”。相反,一名指揮員身上的和平積弊多了,就會嚴重影響一支部隊的戰爭準備、戰鬥作風、作戰能力。一旦有事,不僅自身會“露出原形”,也會讓一支部隊不堪一擊。正所謂:“將不精微,則三軍失其機;將不常戒,則三軍失其備;將不強力,則三軍失其職。”

  然而,我軍少數指揮員身上還存在這樣那樣的“和平病”,突出表現為勝戰本領不足,“和平功夫”有餘。比如,有的做“八股文”下功夫很大,潛心於“造新詞”“摳文字”,但進了指揮位置不會提建議、不會擬文書;有的在迎來送往上絞盡腦汁、費盡心力,各種招待預案想得很精細,擬製作戰方案卻大而化之、搞概略瞄準;有的對股票投資很關注,對古玩字畫很內行,問到部隊情況卻吃不準,對軍兵種構成、兵力配置運用基本原則更是知之甚少。諸如此類的問題不解決,“五個不會”就會越嚴重,就不可能獲得統領千軍萬馬的“資格證”。

  和平是一支軍隊最大的腐蝕劑。沉溺在和平積弊中的指揮員則是一支部隊最大的“反拉力”。蘇聯衛國戰爭時期的作戰部長什捷緬科大將説過一句話:“戰爭到來,首先要淘汰一批和平時期的將帥。”的確,戰爭會撕去一切假面。蘇軍著名戰將巴甫洛夫,曾紅極一時。但由於看不到戰爭威脅,看不清戰爭形態演變,提出撤銷坦克部隊,導致對德作戰初期,他所統率的部隊30多萬人被俘,整個西方面軍覆滅。血的教訓警示我們:指揮員一旦怠訓忘戰,不但“指揮棒”舉不起來,對國家和民族的傷害更是無法彌補。

  兵者,國之大事,存亡之道,命在於將。一位沙場老兵曾感慨道:“戰爭年代跟著能打仗的將軍,那是福氣。東南西北,跟著甩開膀子打就是了,打勝仗、少流血,還能學到許多本事。”我們可以肯定,如果今天上戰場,官兵可以選擇的話,都會追隨能打勝仗的戰將,誰也不願意跟著那些身患“和平病”的指揮員。

  粟裕就是這樣一位能讓官兵“願意跟著”的將軍。解放上海後,他陪夫人楚青在繁華的街道散步,忽然大聲説:“這家咖啡廳很不錯。”楚青很是驚奇,這個從不喝咖啡的“武將”怎麼突然變得有情調了。果然,粟裕嚴肅地説:“如果在這個咖啡廳上架幾挺機槍,可以封鎖整個街道。”這樣終身不善棋弈、牌局、跳舞,只對打仗如癡如醉的指揮員,焉能不贏得戰場勝利、贏得官兵信任?

  這本事那本事,會領兵打仗才是真本事。提高新時代備戰打仗能力,領導幹部必須走在前列、標準更高。要時刻保持臨戰姿態,始終盯著天下之變、戰爭之變、對手之變、技術之變,真想打仗的事情,真謀打仗的問題,真抓打仗的準備。悟透信息化戰爭制勝機理,把握現代軍事指揮規律,才能成為現代戰爭的明白人,帶領官兵制勝於未來戰場。

  “除了勝利,我們無路可走。”每名指揮員都應謹記:戰場自古係安危,戰將從來要擔當,只能以勝戰體現為民服務,以打贏彰顯對黨忠誠。

  (作者單位:96711部隊)

標簽 - 陸軍組織練兵備戰,轉型建設,將校軍官
網站編輯 - 張芯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