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儉于己必妄取於人

2018年05月16日 15:33:12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李真

  清人魏禧説過:“凡不能儉于己者,必妄取於人。”可以想見,一個為官之人不能儉于己,則開支變大、浪費增多,一旦捉襟見肘、入不敷出時,便會另謀生財之道。如果覓而不得,則可能萌生貪腐之念,最終走上不歸路。

  從這個意義上講,從“不儉于己”到“妄取於人”,就是從儉到奢再到貪的蛻變過程。故此,從古至今,從家庭到邦國,無不把“儉”奉為傳家之寶、修身之本。《尚書》教誨“克勤於邦,克儉于家”,《左傳》訓誡“儉,德之共也;侈,惡之大也”,墨子斷定“儉節則昌,淫佚則亡”,諸葛亮崇尚“靜以修身,儉以養德”,李商隱咏嘆“歷覽前賢國與家,成由勤儉敗由奢”。

  “堤潰蟻孔,氣泄針芒。”沒有誰天生就是敗家子,不儉于己往往是從一個個量變開始的。勤儉不興,貪慾不止。一旦放棄了對“儉”的堅守,奢華的潘多拉盒子就會打開,慾望的多米諾效應就會顯現。《韓非子·喻老》中載:貴為一國之君的紂王做了一雙象牙筷子,竟讓太師箕子感到恐懼。其實,箕子憂慮的不是象箸本身,而是其背後衍生的奢靡享樂之風。“畏其卒,怖其始”,從象牙筷子,到犀玉之杯、旌象豹胎,再到錦衣九重、廣室高台,欲海無邊、無限膨脹,必然一步步滑向罪惡的深淵。果不其然,“居五年,紂為肉圃,設炮烙,登糟丘,臨酒池,紂遂以亡”。

  無數這樣的教訓證明,“居官之所恃者,在廉;其所以能廉者,在儉”。勤儉和廉潔如同一對孿生兄弟,想做一個清廉之官,就要從“儉于己”開始。儉則智榮,奢則愚恥。勤儉節約可以降低人的物質慾望,減少外物的刺激誘惑,通過淡泊節制來修身養性,培養人的品德、磨礪人的意志,提升內在的道德修養。為政者把勤儉作為一種境界去修養、作為一種品格去堅守,方能自由行走在清正的大道上。

  《世説新語》記載,殷仲堪做荊州刺史時,正趕上水澇歉收,每餐“常五碗盤,外無余肴”,飯粒掉在桌上,總要撿起來吃掉。他還常告誡子弟們,不要以為我出任一州長官,就會丟掉平素的意願操守,清貧是讀書人的本分,不能“登枝而捐其本”。殷仲堪的可貴之處,就在於深知“儉”的重要性,權重不棄操守,官高不忘本初。

  誠然,窮當克儉、窮且益堅是一種美德,但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富而不捨、富而思儉,則是自我檢束、主動而為,是一種修養和品德。此時“儉于己”,並不是刻意要過節衣縮食的苦日子、粗茶淡飯的窮日子,而是對文明的體認、對進步的嚮往,是為了強化艱苦奮鬥的意識,牢記逸豫亡身的憂患,養成崇勤尚儉的作風。正所謂:“國家欲安黎庶,莫先於厚風俗;厚風俗,莫要于崇節儉。”

  清朝湯斌任江寧巡撫時,安於清貧,一日三餐常以豆腐湯佐食,人稱“三湯巡撫”。後來,儘管官越做越大,他依然保持簡樸的作風,因衣著樸素又被稱為“羊裘尚書”。湯斌缺衣少食嗎?顯然不是。如此清心寡欲、控欲節用,目的是要率先垂范、帶頭節儉,教化人心、敦風化俗,養成一種良好習慣、倡導一種社會風氣。

  大道至簡,知易行難。“奢者狼藉儉者安,一兇一吉在眼前。”這個道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悟得透、做得到。奢靡之始,危亡之漸。奢靡享樂是慾望膨脹的開始,是走向腐化墮落的第一步。“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妄取於人的最終結果,就是欲壑難填而自取滅亡。

  元代任仁發有《二馬圖》,畫中一瘦一肥兩匹馬,瘦馬韁繩套在馬頸上,意味自我約束、勤政廉明,“瘠一身而肥一國”;而肥馬的韁繩是鬆開的,意味恣意妄為、貪婪無度,“肥一己而瘠萬民”。是做一匹“肥馬”,生活奢靡,貪圖享樂;還是做一匹“瘦馬”,崇儉抑奢、勤政為民,考驗每一名黨員幹部的人品官德、思想境界和黨性原則。

  方志敏曾寫道:“清貧、潔白、樸素的生活,正是我們革命者能夠戰勝許多困難的地方。”如今,人們物質生活極大豐富,但中華民族的復興之路不會一馬平川、一帆風順。儉以養德、儉以勵志,方能永葆進取不息的志氣、奮發有為的銳氣,推動“中華號”巨輪劈波斬浪、揚帆遠航,勝利駛向充滿希望的明天。

  (作者單位:鄭州聯勤保障中心)

標簽 - 儉以養德,尚書,儉,左傳,世説新語
網站編輯 - 王潤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