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離中心怎能凝聚兵心

——激活基層內生動力大家談①

2018年05月16日 15:33:12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張順亮

  一艘艦船沒有航向,不管什麼風都是逆風。一名軍人不忙打仗,越是辛勞就越感迷茫。

  有人説,和平時期的軍人是尷尬的。話雖有失偏頗,但發人深思。不可否認,承平日久不僅讓社會對軍人的尊崇有所淡化,也容易使軍隊滋生各種各樣的“和平病”,沖淡主責主業,耗費時間精力,更會渙散軍心士氣。

  一份調查顯示,基層官兵最無奈的是屢禁不止、花樣迭出的“五多”現象,最厭倦的是朝令夕改、毫無意義的瞎折騰,最反感的是以打仗的標準幹與打仗無關的事。且不論這份調查有多大代表性,但有一點是不爭的事實:偏離中心的忙,是不得兵心的。

  “我想參加訓練,我想摸到裝備,我不想天天做這些無聊的事情!”一名學習平面設計的大學生士兵,被機關發現個人特長後,經常加班加點做展板、做PPT,有一次在朋友圈裏吐槽:這和我在學校時幹的活沒啥區別,我不知道這樣整天忙忙碌碌的意義是什麼。

  這雖然只是一個個例,但這種“偏離中心”的現象卻具有一定普遍性,在基層官兵中也有著比較強的共鳴:“計劃不如變化,變化不如電話”,抄筆記、補筆記、背題庫不堪重負,登記統計做得拿著放大鏡也挑不出毛病,“就算是縫紉機也忙不過來”,哪有精力刻苦訓練、提高能力?“沒有通知坐著等,有了通知加班幹”,會議一個接一個,檢查一波接一波,疲於寫方案、做計劃、製表格,“週六保證不休息,週日不保證休息”,哪有時間學習打仗、研究作戰?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其實,每一名熱血青年的心中都有一個倚馬仗劍、俠骨留香的英雄夢,軍旅生涯都想留下“馬踏三秋雪,鷹呼千里風”的豪邁記憶,都不懼怕“寒風裂征衣,飛雪裹戰袍”的艱苦生活。

  心中有夢,肩上有責;軍要務戰,兵要思練。正如有的戰士坦言:“我來當兵就是為了打仗。”“吃飽飯不訓練幹什麼。”某團官兵則誓言如鐵:一天不拼命訓練,一天就心裏不踏實。某部移防後雖然生活條件艱苦,官兵們卻紛紛表示:“打仗的事沒辦好,條件再好也睡不著;打仗的事先辦了,生活苦點也踏實!”

  我們也常説,軍人只有兩種狀態,打仗和準備打仗。可是,一旦有了第三種、第四種狀態,甚至第n種狀態時,中心不居中,重心不再重,看起來“天天忙得像打仗”,實則沒有“像打仗一樣天天忙”。這些胸懷報國之志、懷揣綠色夢想、肩扛強軍使命的鐵血軍人,將會是一種怎樣的體會與感受?一些戰士直言不諱地説,“不怕忙著練打仗,就怕忙了打亂仗”“寧願海上漂,也不願岸邊靠”“寧願訓練場上流血汗,也不願空調房裏補筆記”。

  這些也許是官兵的牢騷話,但應該是肺腑之言。可以理解,每個人都不是孫悟空,長不出三頭六臂,也不會七十二變。如果主要精力放在補本子、背考題、擦玻璃上,最終時間浪費了、精力耗費了、主業也荒廢了,那麼,平時靠什麼贏得全社會的尊崇?將來走上生死對決的血火戰場,拿什麼制勝強敵?

  一個人最大的焦慮與失落,莫過於夢想與現實産生距離,甚至越走越遠。俗話説,一個中心為“忠”,兩個中心為“患”。一旦“不是中心勝似中心”的現象時有發生,從早到晚“不明于急務,而從事于多務、他務、奇務”,必將貽害基層風氣,損害官兵士氣,影響部隊戰力。長此以往,兵心冷了,軍心散了,隊伍還怎麼帶,又怎能打勝仗?

  善除惡者察其本,善理疾者絕其源。上面“千條線”,基層“一根針”。“五多”在基層,根子在機關。儘管機關也有機關的難處,但無論主觀原因,還是客觀因素,能打勝仗是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時刻緊繃打仗這根弦,下發的每一個通知、每一份文電,都用打仗的尺規量一量,看看對戰鬥力提升有多大益處;走訪基層的每一次檢查、每一次調研,都用實戰的眼光審一審,想想會不會給基層添亂、給官兵添堵。如此這般,堅持不懈,久久為功,必將斬斷伸向基層的“五多”之手。

  一位企業創始人説:“不要以戰術上的勤奮,掩蓋戰略上的懶惰。”加班只是戰術,打仗才是戰略。從機關到基層,只要始終保持“戰略”上更加清醒,“戰術”上更加清晰,排除干擾、全力備戰,讓中心居中、重心更重,就一定能夠激活基層內生動力,激發官兵此身只為勝戰、何懼千難萬險的強軍豪情。

標簽 - 五多,打仗,戰術,戰略,吐槽
網站編輯 - 王潤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