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戰化練兵,越是艱險越向前

2018年04月16日 18:02:55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張運廣

  前不久,中國空軍出動轟-6K、蘇-30等多型多駕戰機飛越宮古海峽,成體系前出西太平洋開展實戰化軍事訓練;同時組織轟-6K、蘇-30等多型多駕戰機飛赴南海,實施聯合戰鬥巡航。這是空軍開展實戰化練兵的又一次務實行動。

  強軍必興訓,興訓必實訓。實戰化訓練是未來戰爭的預演,是最直接的軍事鬥爭準備,必須具備“越是艱險越向前”的血性膽氣,書寫好全面提升備戰打仗能力的時代答卷。誠如參加前出島鏈遠洋訓練的空軍航空兵某團團長陳亮所言:“無論訓練環境多麼複雜,訓練區域多麼陌生,飛行員們都勇往直前,一直保持臨戰的思想、迎戰的姿態、實戰的標準,錘鍊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血性膽魄,提升了備戰打仗、能打勝仗的本領。”

  的確,實戰化訓練要求“全疆域到達、全時空突擊、全方位打擊”,始終與危險相伴。如果不設險局困局,總是風平浪靜,那還叫實戰化訓練嗎?

  “聽蝲蝲蛄叫,還能不種莊稼?”訓練越向遠洋深海,就越會有潛在對手的伴隨、干擾和偵察。蝲蝲蛄叫得越兇,越要把自家的莊稼侍弄好;對手越是在意,越要大力提升我軍實戰化訓練水準。我們把訓練搞強了,有了足夠實力,才能形成威懾能力,有效塑造態勢、管控危機。

  訓練越接近實戰,越需要應對風險和挑戰。近年來,無論是轟-6K第一次戰巡南海,還是運-9第一次飛向南海某島礁,抑或是中國空軍編隊首次飛越對馬海峽,都面臨著氣象、水文、地理、環境等方面的諸多考驗。唯有科學施訓、大膽前行,趟過去、戰勝之,才能積累經驗,提高新時代打贏能力。倘若不能有效抵達,靠什麼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可以説,只有飛機飛過、戰艦駛過,我們才能談得上有力捍衛!

  戰場有傷亡,實戰化訓練也會有危險。空軍“金孔雀”余旭、海軍“飛鯊”張超在訓練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他們是中國軍隊實戰化訓練的先行者,他們的犧牲必將激勵更多的中國軍人投身實戰化訓練,用青春和熱血鍛造有我無敵的實戰能力。

  縱覽戰爭史,不難發現,凡是能打仗、打勝仗的軍隊,從來都不會背離實戰化訓練,也從來不會畏懼訓練的艱苦和風險。

  岳家軍能打吧?殊不知,岳飛帶兵一向從嚴,“滂沱雨、大雪降、狂風怒之日,正是練兵之時;崎嶇路、河溪溝、荊棘處,正是練兵之地”。

  解放戰爭後期,我軍所向披靡、戰無不勝。其榮耀的背後,離不開刻苦練兵、實戰練兵。無論是奪取大城市,還是飛越長江天險,抑或是打贏“一江山島戰役”,哪一次不是經過嚴格的戰前訓練、反覆推演,才最終一舉定乾坤。倘若沒有實戰化訓練,沒有一遍又一遍的演習訓練,要想取得勝利,那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

  俗話説,一流軍隊設計戰爭。今天,實戰化訓練被賦予了設計戰爭的目的。設計戰爭靠什麼?唯有靠實戰化訓練。如果沒有反覆的實戰化訓練,沒有一次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艱險探索,我們怎能探索出新的戰法訓法?又怎能設計好戰爭、陷敵于死亡之地?

  現在有少數單位,有一種不好的現象,就是練兵面前,安全第一。當然,練兵要講安全,但不是安全第一,而是打贏能力第一。一味消極保安全,就難以提升安全防護能力,更不可能提高練兵備戰能力。只有不懼風險,把兵練強練硬,具備過硬的抗風險能力,才能既保打贏,又保安全。那些只想保安全,不敢涉險涉難訓練的單位,一旦上了戰場,只會造成更大的不安全。

  “不能打仗,國家要咱幹什麼?不打勝仗,人民養咱幹什麼?”應對未來戰爭,我軍要全面提高基於網路資訊體系的聯合作戰能力、全域作戰能力。這“兩大”能力,都是嶄新課題,亟須儘快解決。只有迎難而上,艱辛探索,多到大洋大漠、遠海遠洋、高原高空開展實戰化訓練,全方位多領域錘鍊體系作戰硬功,練出以命相搏的殺氣、敢打必勝的膽氣、知己知彼的底氣、礪劍亮劍的霸氣,才能有效履行黨和人民賦予的新時代使命任務。

  (作者單位:鄭州聯勤保障中心)

標簽 - 實戰化,一江山島戰役,金孔雀,我軍,備戰
網站編輯 - 王潤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