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合人情不可為

2018年01月12日 11:02:39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邵天江

  “力田不如逢年,善仕不如遇合。”明君賢臣,應時相遇,是古代士人的理想追求。若是劍在匣中鳴,未露頭角之時,能適時適當地展露自己的才華和天賦,也不失為一種明智之舉。只是,自薦之要在於“務合人情”。

  伊尹為拜謁成湯,甘願成為有莘氏的陪嫁人員,借機陳説治國之道;姜太公屠牛于朝歌,垂釣于渭水之畔為文王所識,一躍而成天子師;毛遂為展鴻圖,借錐自喻薦于平原君,終遊説楚王出兵。這些人皆是才智超群之人,又通過睿智的策略和巧妙的方法推銷展示自己,最終建功立業,青史留名。

  “寧在直中取,莫向曲中求。”自古至今,為官處事都有一個基本的、約定俗成的事理標準,需要符合人的正常感情付出原則。“務合人情”是道德底線、心理基礎,一旦背離,便要出格出醜出事。“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自我薦舉,以求富貴,乃人之常情,但一些人欲達目的不擇手段。有的縱然得到了顯赫地位,最終也因背離常理而遭人唾棄。

  《史記·齊太公世家》記載,管仲病危之時,齊桓公向其詢問誰可以接任相國一位。管仲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桓公有何考慮。桓公推薦了易牙、開方和豎刀,結果被管仲當場否定,理由只有一個:“非人情。”

  這是為何?

  易牙為了桓公無意中“不知人肉何滋味”的慨嘆殺了自己的兒子,做成下酒菜。桓公深受感動:易牙對我真好啊,愛我勝過愛自己的親骨肉。

  開方本是衛國的太子,兵敗齊國後前去求和,並捨棄儲君之位而侍奉桓公15年。桓公深以為然:開方對我忠心耿耿,對我的孝心超過了自己的父母。

  而豎刀為了能得到桓公的歡心,不惜揮刀自宮,做了歷史上第一個主動閹割自己的人。桓公十分感慨:豎刀為了能侍奉我,愛我勝過愛自己的身體。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管仲認為,連自己的孩子都不愛的人怎麼會愛國君?連自己的父母都不盡孝的人怎麼會忠於國家?對自己的身體都很殘忍的人怎麼會對百姓仁慈?因此勸誡桓公:殺子、背親、自宮都是“非人情”的行為,其中必定隱藏著野心與陰謀。

  只可惜,齊桓公從這三人違背常理的行為中,得到的是唯我獨尊的滿足,並沒有從中看到“不正常”,還是重用了三人。結果,三人專權,齊國內亂,一代霸主齊桓公只落得“屍在床上六十七日,屍蟲出於戶”的悲慘下場。

  齊桓公帶著悔心離去了,但易牙、開方和豎刀的後繼者們依然前赴後繼地活躍在歷史舞臺上。唐玄宗時的重臣王毛仲,平亂有功,志得而驕,雖已位極人臣,仍“自薦”兵部尚書一職,併為襁褓中的幼子索要品級,最終“及永州而縊之”。罪莫大於可欲,禍莫大於不知足。只要“若使一月殺一個,還要做他”的官癖不戒,“不知為己累也,唯恐其不積”的貪慾不除,不合人情的求官之道就難以禁絕。

  毛遂自薦,要求進步,既是人之常情,也是時代發展的動力。凡事有一個度,只要是務合人情、符合程式的自我推薦,就不會偏離正道。糖衣炮彈雖然甜美,但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餡餅背後往往都有陷阱。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求官之人不合人情不可用,而握有生殺與升降大權的要員,胸懷天下為公之心,練就撥雲見日之功,才是杜絕“不合人情”行為的根本所在。

  時至今日,打虎拍蠅雷霆萬鈞,正風肅紀馳而不息,選人用人導向鮮明,“殺子”“背親”“自宮”這樣的行為斷然不會出現,但“暗度陳倉”的現象依然難絕。自以為幹得不錯,生怕業績變“啞巴”,挖空心思來“顯擺”者有之。一時慢了一兩步,便抱怨“馮公豈不偉,白首不見招”,主動出擊、人身依附者有之。信奉“生命在於運動,當官在於活動”那一套“秘訣”,不惜買官鬻爵、私相授受者有之。凡此種種,皆有違黨規黨紀,有悖人情常理,必須警醒之、細察之、力戒之。

  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只要擺正位置、端正心態,勇於擔當、積極向上,不圖地位高低,只圖事業有成,靠實績進步,憑本色做人,不怨“巷子深”,爭做“千里馬”,何愁水到渠不成、伯樂難垂青?

標簽 - 有莘氏,自宮,齊桓公,易牙,殺子
網站編輯 - 王潤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