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強國強軍需要作為科研初心

2018年01月12日 11:02:39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桑林峰

  科學家從來是和愛國者緊密聯繫在一起的。

  1月8日,又有兩位科學家、中國工程院院士王澤山和侯雲德共同榮獲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他們的一生,科技報國、矢志不渝,都把強國強軍需要作為科研初心,這也是他們事業成功的根本所在。

  “國家需要就是我研究的方向。”這是“火炸藥王”王澤山的人生信念。火炸藥專業,研究領域狹窄、危險性高,被人們視作“一輩子也出不了名”的專業,然而它同時也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幾乎所有戰略、戰術武器系統都不可或缺,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一個國家的武器裝備水準。“大家都不去考慮這些比較邊角的專業,但我想既然是設立的重要專業,國家需要的就都需要人去做。”於是,王澤山選擇了這個專業,並視為一種國家使命,後來的很多研究成果達到國際領先水準。

  “願將此一生,貢獻四化業。”這是中國“干擾素之父”侯雲德的人生抉擇。如果將病毒比作危害人類健康的魔鬼,那麼侯雲德就是當代人間降魔捉鬼的“鍾馗”。從消除“非典”到禽流感,從防治艾滋病到攻克病毒性肝炎,哪需要,他就堅持鬥爭在最前沿,最終取得一個又一個勝利。

  王澤山、侯雲德、程開甲、王選、于敏、孫家棟、王小謨、黃旭華、林俊德……人們讀到這些科學家的先進事跡時,總會感動得熱淚盈眶,毫不吝嗇地奉上“大國脊梁”“時代先鋒”的稱謂。他們之所以幹出驚天偉業,取得不世功名,最根本的是有一顆愛國心、強軍心,一輩子把強國強軍需要作為奮鬥的動力、前行的核能、價值的追求。

  “科學無國界,科學家有祖國。”新中國成立後,很多海外英才集體回國,他們認為:“回國不需要理由,不回國才需要理由。”憑著這樣的家國大義、愛國情懷,很多人選擇“深潛的人生”,甘心做“沉默的砥柱”,為共和國撐起了“兩彈一星”偉業。心有大我,至誠報國。今天,我們要全面推進科技強國、科技興軍戰略,更離不開科學家們“祖國高於一切”的初心、“為國家爭氣爭光”的志向。

  科技創新是一項艱苦的工程,需要付出超出常人百倍千倍的努力,沒有崇高理想和堅定信念的支撐是很難完成的。獨創獨有是一項開拓的事業,走前人走過的路不行,只有獨闢蹊徑走自己的路,才能牢牢握住國家安全的命脈,創造出引領世界的偉大成果。科研攻關是一項寂寞的職業,沒有“板凳甘坐十年冷”的恒心和毅力,沒有“為伊消得人憔悴”的堅守和奉獻,很難迎來開花結果的日子。那些偉大的科學家能忍常人不能忍,做常人不能做,成常人不能成,最強大的引擎就是愛國力量。

  如果沒有一顆愛國心,黃旭華怎能做到獨守荒島30年,為核潛艇事業讓自己的“血一滴一滴慢慢流”。

  如果沒有一顆強軍心,林俊德怎會把自己變成一棵馬蘭花,紮根大漠52年,為國防事業時刻保持衝鋒姿態。

  如果沒有強國強軍的價值追求,黃大年、羅陽也不會在科研的黃金時期就累倒在工作一線,給生命留下了永遠的絕唱!

  風骨堅韌,不失本色。王選説過:“一個人如果把自己的工作和國家的前途命運聯繫在一起,很有可能創造出更大的價值。”于敏也説過:“一個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沒有的,能把微薄的力量融進祖國的強盛之中,便聊以自慰了。” 把國家利益作為最高利益,視強國強軍事業比天還高,還有什麼難題攻不破,還有什麼創新搞不成,還有什麼對手不能超越?這就是愛國科學家們生命不止、奮鬥不息的厚重人生帶給我們的深刻啟示。

  當今世界,大國比拼,強軍較量,最關鍵的要看高端人才、看科技創新、看顛覆性技術。我們堅信,只要軍隊廣大科技工作者像愛國科學家那樣不忘初心、不改初衷,把職業當事業,把重任當信任,把要求當追求,讓奉獻燃燒生命,用青春托舉使命,就一定能鍛造出更多大國重器,創造出更多原創性成果,助推國家和軍隊在眾多領域成為領跑者。

標簽 - 愛國者,初心,鍾馗,時代先鋒,兩彈一星
網站編輯 - 王潤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