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責在身應知敬畏

2017年09月14日 09:41:53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袁華智

  心有所敬,才會行有所循;心有所畏,才會行有所止

  敬畏,《辭海》解釋為“既敬重又畏懼”;通俗講,就是“怕”。知道怕,就會自覺規範言行;有所怕,就會遵循規矩,不至於踩“紅線”、越底線。然而,在當前正風肅紀的高壓態勢下,仍有一些“老虎”“蒼蠅”刀懸頭而手不停,頂風違紀違法。如此膽大妄為,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不知敬畏。不知敬畏,才有放縱之舉;不知敬畏,才敢逆勢而行,最終受到法紀嚴懲。相反,心有所敬,才會行有所循;心有所畏,才會行有所止。

  知敬畏是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孔子説,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朱熹講,君子之心,常存敬畏,明君有畏、昏君無懼。曾國藩則有“三畏”之説,畏天命、畏人言、畏君父。知敬畏也是我黨我軍的優良作風。彭德懷總結自己有三怕:一怕出名,二怕言過其實,三怕脫離群眾。鄧小平也有一句名言,共産黨員謹小慎微不好,膽子太大了也不好。一怕黨,二怕群眾,三怕民主黨派,總是好一些。黨的十八大以來,面對“四大考驗”“四種危險”,習主席告誡全黨,領導幹部要心懷敬畏,不要心存僥倖。

  知敬畏首先體現在信仰上。信仰是一種唯一的排它的精神力量,對信仰的敬畏,突出表現在表裏如一、知行合一。對共産黨人而言,敬畏信仰最根本的就是要對黨絕對忠誠、堅定看齊追隨。那些學用“兩張皮”、臺上台下“兩種調”、人前人後“兩個樣”、執行命令“兩把尺”等現象,是對信仰缺乏敬畏的集中表現。信仰不僅體現在對黨的理論真學、真懂、真信上,而且要放到實踐中去檢驗。在當前,黨員幹部敬畏信仰,就是要説的和做的一個樣,嘴上講擔當,就要在工作中真擔當;嘴上講堅決服從,就要在遇到具體問題特別是涉及自身利益時,能夠堅決服從大局、服從組織,以實際行動彰顯忠誠品格。

  黨員幹部是組織的人,對組織就要始終心懷敬畏。無論黨齡多長、職務多高,都不能忘了入黨之初的誓言,丟掉黨員的本色,辜負組織的培養。時刻牢記共産黨員這個第一身份,從交黨費、學黨章黨規等具體事做起,在點滴浸潤中回歸本色、秉持初心;不斷強化黨性這個第一屬性,從過好雙重組織生活、開好民主生活會等黨內政治生活嚴起,在批評和自我批評中凈化思想、錘鍊黨性;主動前移黨內監督這個第一關口,“得意時不淩駕於組織之上,失意時不游離于組織之外”,自覺把黨內監督作為“護身符”,在組織面前做個坦蕩無私的“透明人”。

  為官從政,用權為要。權力是一種託付,權力意味著責任,黨員幹部特別是領導幹部權責在身,尤其要對權力多一分敬畏。要經常想一想權力是誰給的,別把自己能耐看得太大,正如賀龍元帥所講的“是因為有了120名戰士,需要建立一個連隊,才任命一個連長;絕不是因為你是一個連長的料,才給你招募120名戰士”。把自己太當回事,就會把組織、把官兵不當回事,幹出有損組織、危害官兵的事來。要經常想一想權力是用來幹什麼的,別把個人利益看得太重,為官做事要出自公心、用於公事、體現公正,否則“手中權”就會帶來“殺身禍”。要經常想一想權力是帶“刺”的,別自我感覺太好,時刻自警自省自律,常思貪慾之害,常棄非分之想。

  古人説,畏法度者最快樂。德國哲學家黑格爾也講,秩序是自由的第一條件。實踐告訴我們,守法紀,就是守幸福;對法紀心存敬畏,就能讓自己遠離違紀違法的深淵。黨員幹部要防止和克服“剎車踩不到底”的慣性思維、“走一步看一步”的觀望心態、“人家都這麼幹”的從眾心理、打“擦邊球”的心存僥倖,自覺養成“凡事不能太舒服”的習慣,要看到不太舒服才是基本要求,才是回歸正常,才能不出問題;養成“無死角受監督”的習慣,要想到背後時刻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任何時候都不能幹出格的事;養成“小事當作大事抓”的習慣,要認識到紀律面前無小事,問題再小也要深究徹查,不能打破政治生態“第一扇窗”。正風肅紀,黨委要擔起主體責任,紀委要擔當監督責任,人人要履行分內責任,抓緊抓實全面從嚴治黨,為黨的肌體健康守好“一方凈土”。

  (作者單位:91811部隊)

標簽 -
網站編輯 - 王潤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