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在胸才能勝利在握

    波瀾壯闊的解放戰爭,是中國現代史上兩個命運、兩種前途之間的生死對決。中國的山川將會怎樣排列?中華民族的命運又將如何改變?

    棋局早已終了,勝負已經判定。今天我們還原當年的黑白對弈,仍然可以感受到那佈局的奇妙莫測,感受到那每一顆落子的雷霆萬鈞之力。

    毛澤東同志曾説:“沒有全局在胸,是投不下一著好棋的。”指揮員的戰略眼光和駕馭複雜局面的能力,主要體現在及時掌握全局並科學預見趨勢上,體現在結合實際情況作出正確決策上,而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從抽調主力部隊晝夜兼程入東北到劉鄧大軍千里躍進大別山,從主動放棄延安到發動三大戰役,毛澤東和麾下將帥統攬全局、運籌帷幄,敢於排除一切困難,積極捕捉有利戰機,以接連的勝利扭轉乾坤。

    沒有全局在胸,就不會有科學的預見。當年,師哲問毛澤東:“可否設法保住延安而不撤退?”毛澤東笑答,蔣介石阿Q精神十足,佔領了延安,就以為自己勝利了。但實際上只要他一佔領延安,就輸掉了一切。首先全國人民都知道他背信棄義,破壞和平;其次,延安是一個世界名城,也是一個沉重的包袱。他既然要背這個包袱,那就讓他背上吧。毛澤東還耐心地給指戰員講,我們打仗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於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果然,一年零一個多月後,我軍就收復了延安。

    指揮員正確的部署來源於正確的決心,正確的決心來源於正確的判斷。三大戰役,是我軍在總體兵力、裝備上還遜於國民黨軍隊時發動的。沒有大智大勇,不敢下這樣的決心,也抓不住稍縱即逝的戰機。在戰役指揮上,我軍指揮員全局在胸、舉重若輕,遼沈戰役採取“關門打狗”的方針,平津戰役“隔而不圍、圍而不打”,淮海戰役則是“吃一個挾一個看一個”。相反,國民黨軍隊在作戰指揮上缺乏章法和主動,對戰場局勢缺乏分析和預見,往往一開始倉促無措,妄求“決戰”;繼而決心動搖,束手無策;最後兵敗如山倒,只能“懇求上帝默佑”。劉峙在《我的回憶》中檢討淮海戰役中的表現:“戰略之失敗多於戰術,戰術之失敗多於戰鬥。”

    軍事上的勝利從來不是單靠軍隊來實現的。民心向背決定戰爭勝負。只有全局在胸,才能領略“兵民是勝利之本”的奧秘。解放戰爭之所以呈現摧枯拉朽之勢,很快能夠“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一個根本原因是我軍得到民眾的全力支援。當時的中國,“沉默的大多數”是貧苦農民。“誰解決了土地革命,誰就贏得了農民,誰贏得了農民,誰就贏得了中國。”我們黨和軍隊堅決站在最大多數受壓迫的群眾一邊,領導農民成功進行了土地制度改革。著名的“中國通”拉鐵摩爾看到了土地改革對戰局發展的決定性作用:農民“一向都是持鋤的人,但現在卻變為持槍的人了……中共由於滿足了農民的需要,在內戰中業已獲勝。”

    不審天下之勢,難應天下之務。今天,不論是抓建設、搞改革還是謀打贏,領導幹部只有胸中裝著“全局的圖畫”,對大局了然于胸、對大勢洞幽燭微、對大事鐵畫銀鉤,才能做到因勢而謀、應勢而動、順勢而為。

標 簽:
( 網站編輯:王潤斌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