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之本 係乎民心

    解放戰爭開始前,國共兩黨軍隊無論在人數上還是在裝備上,實力差距都極為懸殊。然而僅僅3年時間,形勢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人民軍隊以摧枯拉朽之勢奪取三大戰役勝利,將鮮紅的旗幟插遍神州大地,讓古老的中國由此掀開新的篇章。在那波瀾壯闊、席捲雲天的戰場背後,到底是什麼在左右著戰爭結局?那至今難以忘記的小推車、門板等,又在告訴我們什麼?這場戰爭的勝負,其實在打響之前就已成定局。

    1945年抗戰結束後,蔣介石擁有裝備精良的正規軍達到空前規模的430多萬。此時,中國共産黨領導的人民軍隊即使算上剛在東北發展的幾萬人,總計也不過127萬。其中不少部隊屬於民兵性質,武器依舊是大刀長矛;即使屬於正規軍的主力部隊,也是輕武器十分簡陋,重武器嚴重匱乏。而且,這是一支純粹的陸軍部隊,絕大部分官兵甚至沒有見過軍艦和戰機。

    解放戰爭爆發于1946年6月26日。

    中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的時間是1949年4月23日。

    僅僅3年時間,究竟是什麼導致了解放戰爭的最終結局?

    抗戰勝利後,國民黨軍政高官忙著進城“接收”財産,而此時在延安聽到的最多的一個詞,就是“人民”

    隨著抗戰勝利,“接收”成為國民黨政權所構建的官僚階層重新掌權的核心內容。空前的資財侵佔和侵吞由此開始——“接收成了搶奪戰利品的一場混戰,所有政府的不同機構都被賦予了沒有中央監督的接收敵方財産的權力,他們的行為猶如對人民的侵略。”抗戰期間出任中國戰區參謀長的魏德邁,于1946年7月受杜魯門總統委託再次來到中國考察,為美國政府是否繼續援助國民黨政權提供決策依據。魏德邁離開中國前的演講讓國民黨高官目瞪口呆:“……我發現不少政府官員將他們的兄弟子侄安置於政府,任職于國營或私營公司之中,利用職權不顧國家與人民的福利而謀取巨利……”魏德邁對國民黨政府官員作出的評語是:“大多數人的品行是特別表現出貪婪、無能昭著,或者二者俱全。”

    而共産黨人及其所領導的軍隊,則是一群具有特殊信仰和品格的理想主義者。1946年3月,美國總統特使馬歇爾訪問延安,他的隨行記者這樣描述了共産黨的政治中樞:“在延安,黨的幹部工作時間很長,吃得又很差,冬天還減為一日兩餐,吃的主要是小米和青菜。他們在窯洞裏,坐在木椅或木凳上,在小油燈的暗淡燈光下進行工作。然而看起來他們並不感到疲勞,甚至在敵人即將大舉侵犯時也如此……他們已經檢驗了他們的全部理論並使之適用於原始的中國農村以及農民的日常生活,他們感到在人民家裏就像在自己家裏一樣無憂無慮。在延安聽到的最多的一個詞,就是‘人民’……中國人民如何,世界人民如何。‘到人民中去’‘向人民學習’,這些都是口號,但又包含著比口號更深的涵義,代表著一種極深的感情,一種最終的信念。”

    對於一個社會來講,公平永遠是百姓衡量政權合理與否的基本尺度。中國共産黨人的政治理想,正是近代以來中國的仁人志士所追求的,即創立民主、自由、公平的新中國。因此,共産黨人提出的為“最大多數人謀利益”的政治訴求,得到了中國人數最多的社會階層的認可和擁護。

    對於苦難的中國來講,最大多數的人是誰?

    是佔總人口三分之二以上的農民。

    就在國民黨的軍政高官忙著進城“接收”財産的時候,共産黨人提出的口號是“一切可能下鄉的幹部要統統到農村中去”。歷史事實也證明,共産黨人自東北地區開始的大規模土改對解放戰爭的勝利起到了決定作用。1947年,人民軍隊的攻擊目標對準了山西運城,8縱和2縱在長達半年的時間裏不斷發起強攻打援,而運城周邊的百姓負責運送糧食、轉運傷員。當聽説攻城部隊需要木料時,家家戶戶都把門板卸下來送上戰場。戰後統計,百姓前後送來的門板竟有17萬塊!門板沒有了,還叫家嗎?但是,百姓心甘情願!

    曾經佔領的城市先後失守,人民軍隊為何如此“鎮靜”?戰爭的進程與結局遠非通常的軍事理論可以解釋

    解放戰爭爆發後,蔣介石在戰略上別無選擇,從國家政權的象徵意義上考量,他必須全面佔據大中城市和交通幹線。在這一階段,人民軍隊佔領過的城市,像晉察冀解放區首府張家口、華中解放區首府淮陰、山東解放區首府臨沂,乃至共産黨的中樞延安都先後失守。然而,毛澤東“對城市的丟失表現得很鎮靜”,毛澤東認為蔣介石佔領大城市的結果,僅僅是得到了一些“空蕩蕩的大樓和美國的大號新聞標題”,最重要的是國民黨軍因此“損失了有生力量”。

    為佔領大中城市和交通幹線,用美式裝備武裝起來的國民黨軍主力大部分變成了守備部隊。以至於在戰爭中後期,幾乎所有的戰鬥都圍繞著一個目標進行:國民黨軍死守不動,直到所有的城市都被圍成孤城,所有的交通幹線都被割裂成段落,最後被迫突圍時陷入包圍被殲滅。從機動條件上講,擁有大量機械化裝備並佔據著主要交通幹線的國民黨軍應有更高的機動性,但事實相反,守備大中城市的國民黨軍部隊不敢邁出堡壘一步,一旦他們試圖出城就會嘗到挨打的滋味。而他們佔據的交通幹線也十分脆弱,共産黨人根本無需動用正規部隊,一聲令下後民兵和老鄉便可在一個晚上把數十公里鐵路線上的所有枕木卸光。所以,“不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在運動戰中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這一戰略原則在解放戰爭中被人民軍隊演繹得極其生動。

    與此同時,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軍事指揮上,蔣介石從來沒有真正統一過他的陸海空軍。國民黨軍內部的派系林立是軍閥割據時代遺留的現狀。在解放戰爭中,無論是戰略決戰,還是局部作戰,蔣介石制定的任何方略無一不受到國民黨軍中的政治和軍事派系的掣肘。

    派系林立的結果是:對己保存實力,對他見死不救。

    派系是什麼?是私利集團!

    人民軍隊沒有私利可言,只有解放全中國的共同目標。

    因此,當戰場局勢要求兵力並不強大的中原野戰軍單獨殲滅實力雄厚的黃維兵團時,鄧小平説,就是把中原野戰軍打光了,其他的野戰軍照樣可以渡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值得!

    是什麼“推翻了正統軍事公式的因素”

    解放戰爭中,被蔣介石認為“有史以來前所未有的奇恥大辱”的,是那些畢業于黃埔、參加過抗戰、將他尊稱為校長的前線將領一一被俘,而他們的部隊一旦投降就是幾萬人。遼沈戰役俘虜國民黨正規軍305600人,沒有足夠的時間進行甄別,解放軍乾脆在曠野中用樹榦搭起一座門,名為“解放門”。願意參加解放軍的基層軍官和士兵,只要從門下走過就算是被解放了,立即成為戰友受到歡迎繼而投身於人民解放的事業中去。在解放戰爭中,以軍、師規模起義投誠的國民黨軍部隊,經過政治教育和意志磨煉,大部分成為解放軍的主力部隊,以致到戰爭後期被稱為“解放戰士”的士兵在解放軍的一些部隊中達到令人難以相信的比例,有的甚至達到百分之八十左右。

    在解放戰爭中,國民黨軍的後勤補給,到戰爭的後期基本上是依靠空投,這種耗費巨大財力的補給行為效果甚微。而在同一個戰場上,共産黨軍隊卻是另外一番景象。1948年10月,東北野戰軍10縱在黑山一線阻擊廖耀湘兵團,3天之內戰場周圍的百姓不分男女老幼往返陣地900多次,送上去的乾糧達2000多斤,戰後統計僅下灣村犧牲的百姓就有400多人,他們和那些犧牲在陣地上的解放軍官兵葬在了一起。整個淮海戰役,近60萬作戰官兵的身後是500多萬支前百姓,戰場上幾乎每一顆子彈、每一發炮彈、每一粒糧食都來自百姓日夜不斷地運送;而所有的作戰官兵都知道,一旦他們負傷乃至犧牲,百姓會將他們轉運下戰場,把自家的被子蓋在他們身上。

    民心所向,共産黨人的這一優勢,被外國記者認為“大大抵消了”國民黨軍在戰爭初期的裝備優勢,甚至“推翻了正統軍事公式的因素”成為“軍事公式裏巨大的未知數”。

    民心所向是什麼?

    是代表著人民的利益,為人民的利益而奮鬥。

    人民心裏有桿秤。

    在解放戰爭中犧牲的幾十萬官兵,在戰爭中前赴後繼支前的上千萬百姓,為了夢想中的新中國,他們情願走向戰場,情願衝鋒陷陣,哪怕粉身碎骨!

    新中國是什麼樣子?

    一位人民軍隊的將領在寫給女兒的信中説:“讓爸爸們,把新民主的地基鏟得平平的,讓你們後代,能夠在我們的國土上建築起一個自由、快樂、文明、進步、莊嚴、華麗的世界。”

    軍史顧問: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和百科研究部 彭玉龍 李 赟

標 簽:
( 網站編輯:王潤斌 )
  •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 社 會
  • 黨 建
  • 生 態
  • 國 際